歡迎來到 醉小說無彈窗全文免費閱讀網
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總裁大人萌萌寵 > 065心比6天高

065心比6天高

作者:睡睡有今朝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zuixs.net/book/129810/33430747.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今天早上導演和他交代的時候,他也是嚇了一跳的。35xs

    “嗯?”袁超這么說,安米蘇就有些奇怪。

    “還有我拍不好的戲份嗎?”

    說著她就翻開了劇本,開始看那戲份。

    劇情和之前她知道的,并沒有做任何的改動,或者是刪減。

    唯一不同的是,女配的飾演者換成了安如珠。

    在安米蘇的臉上,看不到什么明顯的表情。

    袁超就說:“聽說這個演員是你的妹妹。”

    “但是今天的戲份,基本上都是拍你打她的鏡頭。”

    “所以我就擔心,你會有點放不開。”

    安米蘇是一個很在乎家人的人。

    就從她那么盡心竭力的保護安樂,就能夠看得出來。

    只是袁超的擔心,反倒讓安米蘇忍不住笑。

    然后說:“放心吧,我沒有什么放不開的。”

    打安如珠這種事情,她不會覺得放不開,只會求之不得。

    畢竟她動安樂的事情,她的氣還沒有消呢。

    “那就好,那你慢慢看吧,我去那邊忙了。”

    見安米蘇這么說,好像真的沒有為難的樣子。

    袁超就放了心,然后離開了。

    倒是安米蘇看著劇本,就勾起嘴角笑。

    語氣也冷了幾分:“安如珠你也有落到我安米蘇手上的時候!”

    “啪,啪,啪。”

    在熱火朝天的片場。

    一個又一個響亮的耳光聲,就那么傳了過來。

    打了這么多次,安米蘇的手都有些麻了。

    安如珠卻依舊做不到導演滿意的程度。

    氣得導演大罵:“安如珠你搞什么搞啊?”

    “你那眼神不對,神情不對,表情也不對。”

    “你到底會不會拍戲啊?”

    他不知道制作方,為什么非要安排個這種女演員過來。

    一點基本的要求都達不到,還當什么演員?

    被導演罵了的安如珠,捂著幾乎已經被安米蘇打腫的臉。

    就那么咬牙切齒的看著她:“安米蘇你給我記著!”

    “今天這仇,我安如珠早晚一天會報的!”

    這幾場耳光戲,本來說好要借位的。

    為了這個,她可給了副導演他們不少的錢。

    可是結果臨了了,安米蘇這個小賤人卻不肯借位。

    挨了這么多耳光,她咽不下這口惡氣!

    “哦,是嗎?那我等著,你不要忘記了才好。”

    不管安如珠有多么恨她。

    安米蘇都是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

    安如珠嚇她,她才不會怕呢。

    就憑她們之間的恩恩怨怨,就算安如珠不找她,她也未必會放過她們母女。

    所以說完了這話,安米蘇就回過頭對導演講。

    “導演再試幾遍吧,我先和我妹妹溝通溝通。”

    既然打都打了,那她今天可就豁出去了。

    “行行行,那就多試幾遍吧。”

    安米蘇都這么說了,導演也只能給她面子。

    畢竟安米蘇一直以來的表現,導演是十分滿意的。

    看到導演又回到了監視器前。

    安米蘇一邊揉了揉自己的手指,又活動了自己的脖子。

    才冷笑著說:“安如珠你要一直演不好,你那小臉被打開花了,可怨不得我!”

    反正打的是安如珠,她的力氣可是足的很。

    “你……”看出來安米蘇是故意為難她的。

    安如珠氣得,眼淚都到眼眶邊上了。

    她就知道她來給安米蘇當配角,一定會被她欺負。

    沒想到她堂堂安氏的千金,居然會淪落到這一步。

    而就在這個時候,場務就喊。

    “《傾城傳》劇情第一千三百五十次action!”

    “啪!”安米蘇站在安如珠的面前,幾乎都毫不猶豫。

    對著鏡頭,一耳光狠狠的就摔在了安如珠的臉上。

    那個狠勁和干脆利落。

    看得監視器前的導演,都有點熱血沸騰。

    安米蘇看起來很柔美,卻沒想到也有很辣勁兒。

    “你……”被打了無數次的安如珠。

    捂著臉一個勁兒的落淚。35xs

    嘴里面也是念著委屈不得了的臺詞。

    好在這一次導演終于滿意。

    喊了“卡,”之后,就沒有再讓重拍了。

    安米蘇一邊揉了揉手麻的手。

    然后挑釁的看了安如珠一眼,直接轉身就走。

    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呢。

    劇本她可是看得很清楚。

    安如珠這打啊,怕是得挨到殺青去了。

    只不過安如珠看著安米蘇的背影,卻咬牙切齒的。

    “安米蘇你個小賤人你給我等著!”

    “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知道,惹到我安如珠是個什么下場!”

    這一天的戲份拍下來。

    雖然很耗費體力,安米蘇的心情卻很好。

    所以即便到了最后,許鈞陽打電話說公司有事情忙不能來接她。

    她也一點都不失落。

    直接讓許鈞陽的司機把她送回了家。

    打扮了一番之后,沈逸生的車就來接她了。

    “你今晚上很漂亮,衣服很適合你。”

    在安米蘇別墅的樓下。

    沈逸生穿著一身黑色西裝,戴著一副金邊眼鏡。

    看起來溫文儒雅,如同一個謙謙鈞子。

    而安米蘇腦中浮現的卻是:“斯文敗類,”幾個大字。

    “謝謝沈總夸獎,”對于沈逸生的夸贊。

    安米蘇淡淡的笑了笑,一如既往沒什么太大的反應。

    “那上車吧,宴會就要開始了。”

    看著穿著天藍色抹胸經典禮服裙。

    走起路來搖曳生姿,出塵脫俗的安米蘇。

    沈逸生的心里,不知不覺就劃出一片漣漪。

    所以親自替她打開車門,特別溫柔的看著她。

    “謝謝,”聽了沈逸生的話,安米蘇依舊笑得疏離。

    然后直接走過去就上車,一點沒客氣的意思。

    只不過當她的背影,落在沈逸生的眼里,卻讓他渾身都一震。

    “安小姐后背的紋身真漂亮,不知道是什么圖案。”

    驅車趕往宴會場地的時候。

    和安米蘇同坐在車后座的沈逸生,突然就開口。

    這實在是太巧合了!

    安米蘇背后那個印記,怎么會和她的一模一樣?

    她們長得像就算了,會怎么連這個都一樣?

    沈逸生這么一說,安米蘇就一愣。

    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背的胎記。

    然后才說:“沈總誤解了。”

    “這并不是什么紋身,而是我的胎記。”

    說著安米蘇就回過頭,十分認真的看著他。

    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怎么沈總,很喜歡看女孩子的胎記嗎?”

    她對沈逸生的,只有越發深沉的厭惡。

    不管他表現得,多么像個貼心的老板。

    安米蘇看他的眼神,居然帶著一絲絲不屑。

    沈逸生以為她是覺得他猥瑣。

    就解釋:“抱歉,我不是故意要看安小姐的。”

    “我剛才只是一時不察,才注意到的。”

    她的那個胎記,長在后背的肩胛處。

    并不是很私密的位置。

    安米蘇會這么說,看來是真的討厭他了。

    也心想: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為什么她好像不認識他,又好像知道點什么的樣子?

    這一來二去的,他真的糊涂了。

    “哦,是嗎?”對于沈逸生的解釋,安米蘇不以為然。

    然后冷冷的笑了笑,再沒和他說話。

    等他們的車開到宴會舉辦地點的時候。

    已經是十多分鐘之后了。

    沈逸生站在宴會廳門口,曲了曲自己的手臂。

    然后就看向了安米蘇。

    意思非常明顯,讓安米蘇挽著他的胳膊。

    “呵呵,”不過對于沈逸生的暗示,安米蘇就像沒看到。

    都沒有理他,直接昂首挺胸的進了宴會廳。

    參加這樣的公眾場合,她會挽的就只有許鈞陽的手。

    至于沈逸生,那還是算了吧。

    “哎……”沒想到安米蘇連挽他手都不愿意。

    沈逸生失落的嘆了口氣,然后才直接走進去。35xs

    寸步不離的,跟在安米蘇的身邊。

    一一的和她介紹,各位參加宴會的熟人。

    “累死我了,”兩個小時之后。

    陪著沈逸生在宴會廳逛了無數圈的安米蘇。

    找了個沙發坐下。

    一邊揉著自己發酸的腳踝,一邊嘀咕著。

    只不過她剛坐下,一個戲謔的聲音,一下子就在她的身后響起。

    “呦呵,這不是賴皮草嗎?你怎么在這里啊?”

    同樣身處娛樂圈。

    在這種場合卻穿的很有個性的許鈞心。

    不知道從哪兒,突然就冒了出來。

    看了眼她的裝扮,安米蘇沒什么話說。

    只是講:“跟我老板來拓展人脈的。”

    “你呢,和我一樣?”

    回來之前她就看過報紙了。

    昆都許家的二小姐,不愛紅妝愛武裝。

    偏偏迷上了唱搖滾。

    在搖滾界,也算是突然殺出的黑馬了。

    “呵,我許鈞心還用得著結交人脈嗎?”

    安米蘇這么一說,許鈞心不客氣的冷笑起來。

    自來就只有人巴結他們許家的。

    哪有她許鈞心,跑去巴結別人的道理?

    “也對,”聽她這么說,安米蘇就點了點頭。

    對于她身上那種許家人那種得天獨厚的驕傲,沒有什么反應。

    “你爸媽那么疼你,你想要什么都能給你,確實用不著自己出來闖蕩。”

    雖然她和許鈞心,也算是一起長大的。

    可是許鈞心不喜歡她,就像秦婉清一樣。

    所以安米蘇沒打算和她多聊,站起來就準備走。

    可她沒走出兩步,卻被許鈞心叫住。

    不太客氣的講:“這就打算走了?”

    “安米蘇你最近把我們家可鬧的夠嗆啊。”

    “所以今天這么遇見了,你就想這么走了?”

    安米蘇大學畢業,到許鈞陽身邊工作的時候。

    那會兒許鈞心正在上高中。

    因為總是喜歡和混混在一起,打架斗毆也是常事。

    她總是會被許鈞心拖著,冒充她嫂子去學校挨訓。

    所以許鈞心的脾氣,安米蘇是很了解的。

    見路被她攔住,冷冰冰的說:“你想怎么樣?”

    雖然許家不和不是她鬧的,卻是因她而起。

    憑許鈞心的脾氣,和她解釋是沒有用的。

    “你就是比喬熙那個女人上道,這點我最喜歡了。”

    和安米蘇說話不累,許鈞心瞬間就樂了。

    瞧著她就說:“今天和你一起來的那個男人,就是你老板啊?”

    “是啊,有問題嗎?”

    許鈞心居然對沈逸生感興趣?安米蘇皺眉。

    她該不會是被他那具有欺騙性的外表,給迷了眼吧?

    “咳咳,”被安米蘇這么看著。

    好像從來都天不怕地不怕的許鈞心。

    突然就假裝咳嗽了兩下。

    然后壓低聲音說:“我看上他了,你幫我泡他!”

    這女人為了當上她的嫂子,肯定會幫她的吧。

    就像以前她上學的時候,無數次幫她一樣。

    “泡他?”許鈞心這話實在是太直白。

    安米蘇聽了,就有些接受無能。

    直接就講:“他人品不好,不適合你。”

    “鈞心你年紀還小,不要胡鬧。”

    沈逸生是個什么人?

    是在昆都商界那種人吃人的地方,能夠踩著別人的尸首往上爬的人!

    許鈞心雖然外表看著強悍,但絕對不是他對手。

    “怎么就不合適了?”看安米蘇不愿意幫她,許鈞心就有些急。

    “你眼里,什么樣子的人適合我許鈞心啊?”

    “總之我不管,你必須把我介紹給他!”

    她剛才在旁邊看著。

    在人群當中,一眼就看到了那個男人。

    那種心動,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不過即便許鈞心這么說,安米蘇還是無動于衷。

    只是說:“這件事情我沒辦法答應你。”

    “如果你非要纏著我鬧,那我就告訴你哥。”

    想必不止她這么想。

    許鈞陽若是知道了,肯定也不會讓她和沈逸生有接觸。

    “你……”安米蘇這個丫頭,又拿她哥來壓她。

    這讓許鈞心聽了,臉色都有些變。

    咬著牙說:“安米蘇,你還真以為自己是我嫂子是不是?”

    “我告訴你,我媽要是不松口的話,你休想和我哥在一起!”

    “所以你最好幫著我,我還能幫你說幾句好話!”

    安米蘇這個女人,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嗎?

    還真的以為,綁住了她哥的心,就萬事大吉了是不是?

    只不過她的話,聽著安米蘇發笑。

    就說:“不好意思,我對你說的一點興趣都沒有。”

    “你慢慢玩吧,我先走了。”

    她本來就沒想要嫁去許家的事情。

    許鈞心還想用這個做要挾,實在是好笑。

    所以安米蘇一邊說著這話,一邊繞過她就要走。

    “我不許你走!”安米蘇居然不怕。

    許鈞陽瞬間就沒辦法了,只能攔住她。

    幼稚的像個孩子:“你今天不答應我,我就不讓你走了。”

    小時候她和安米蘇就合不來。

    主要是有安米蘇在的時候,他哥哥總會護著安米蘇。

    護著護著,連她都懷疑誰是他的親妹妹了?

    結果安米蘇這個死丫頭,小時候搶了她的哥哥。

    現在長大了,讓她介紹個人認識作為彌補都不肯。

    “你們在干什么?”

    她這么被許鈞心擋著,安米蘇的臉色剛剛陰沉下來。

    沈逸生的聲音,突然就傳了過來。

    許鈞心沒想到她耍賴的樣子,會被沈逸生給撞到,臉一下子就紅了。

    倒是安米蘇,看著他冷冰冰的。

    “沒干什么,時間也不早了,回去吧。”

    沈逸生這個人,為了搭上盛許不擇手段。

    如果他知道鈞心對他有意思,絕對會對鈞心下手。

    像他這樣心機深沉的人,絕非是許鈞心的良人。

    所以就算看在許鈞陽的面子。

    她也不會任其發展。

    “你……”這人都過來了,安米蘇介都不介紹一下,居然就說要走。

    許鈞心的臉色,一下子就有些微微的變了。

    心里也在暗罵:安米蘇這個死丫頭太壞了!

    一天不和她作對,就渾身不舒服是不是?

    “好,那我送你回去吧。”

    沈逸生看著安米蘇,和眼前這個女孩子之間怪異的氣氛。

    雖然覺得奇怪,卻也沒有多說什么。

    只是和安米蘇一起,直接轉身就要走。

    “安米蘇!”她真的要走,許鈞心就急了。

    直接拉住她的手,皺著眉頭:“你別太過分啊!”

    雖然她沒在她媽那兒幫著安米蘇說話。

    可是她已經默認,不插手這件事情了。

    早晚都要成為她嫂子的人,怎么能不幫她?

    “別鬧,你根本就不了解他的人。”

    “我勸你還是先回去,查一查他的背景再說。”

    安米蘇被許鈞心拉著,就壓低了聲音和她說。

    說完了,就直接推開她的手。

    然后跟著沈逸生一起,消失在宴會廳的門口。

    “沈總把我放在盛許就行,”回別墅的路上。

    他們路過盛許大廈樓下的時候。

    安米蘇突然就這么說。

    許鈞陽現在在加班,她可以和他一起回去。

    “你是……”聽了安米蘇的話,沈逸生臉上的表情有點僵。

    “你是要去找許鈞陽嗎?”

    據他所了解,安米蘇是一個很倔強,且不服輸的女孩兒。

    他還以為許鈞陽用那種脅迫的手段要了她。

    她會恨他一輩子。

    卻沒有想到,他們兩個居然情意綿綿了!

    “嗯,”沈逸生這么問,安米蘇也不否認。

    只是點點頭,十分的光明磊落。

    既然安米蘇都這么要求了,沈逸生雖然心中不快。

    但還是答應,說:“那好。”

    所以沈逸生的司機就開著車,把安米蘇送到了盛許的門口。

    “需要我送你上去嗎?”安米蘇下車的時候,沈逸生突然就這么說。

    他好像不知不覺中,突然就失去了什么。

    “不用麻煩了沈總,這里我比您更熟。”

    看了這話,安米蘇可沒有多停留一秒鐘,直接轉身就走。

    看著安米蘇的背影,不大一會兒就消失在大廈門口。

    心里像壓了塊大石頭的沈逸生。

    這才對司機說:“走吧。”

    許鈞陽作為總裁都在加班。

    盛許各個部門的員們,自然也不能早早下班。

    所以安米蘇坐電梯上去。

    也碰到了些認識他的老員工。

    他們見到了安米蘇,先是愣了下。

    反應過來之后就打招呼:“安總好。”

    “你們好,還在忙啊。”

    看著這些人,安米蘇就想到當初那三年。

    她陪著許鈞陽,沒日沒夜加班的那三年。

    “是啊,最近集團的項目很多,比較忙。”

    安米蘇這么打扮,實在是太漂亮了。

    而且她還這么平易近人,那些男職員都有些不好意思看她。

    一直到她到了許鈞陽辦公室所在的樓層,出去了之后。

    他們才敢說話:“安總這是來找總裁的?”

    “是啊,他們兩個莫不是破鏡重圓了吧?”

    “那感情好啊,安總為人可要比喬總監好多了。”

    “嗨嗨,別瞎說了。要是被人聽到了,小心喬總監回來找你算賬。”

    等到安米蘇。踩著她的高跟鞋,到許鈞陽辦公室外的時候。

    許鈞陽辦公室外的接待秘書,突然就攔住她。

    然后笑著說:“安總您怎么來了?”

    這秘書這話,讓安米蘇很奇怪。

    笑著就看她:“怎么,我不能來嗎?”

    她回昆都這么久,恐怕這還是第一次,以個人的身份來盛許找許鈞陽。

    所以她并不覺得,自己來有欠妥當。

    “我不是這個意思,安總誤會了。”

    “只是總裁說,他在里面處理公務,不許任何人打擾。”

    知道她惹不起安米蘇,那個秘書立馬就解釋。

    “哦,他這么說啊?”

    一聽秘書這話,剛才還皺眉的安米蘇就笑了。

    “不過你放心,不會讓他怪你的。”

    說完了這話,安米蘇就什么都沒有在講。

    直接轉身,就推開了許鈞陽辦公室的門。

    而那個秘書知道安米蘇的身份,也沒敢再攔。

    安米蘇進去的時候,許鈞陽是坐在辦公桌前處理文件。

    她就笑著說:“鈞陽你……”

    不過她的話都還沒說完。

    她就注意到,許鈞陽辦公室里的另一個人。

    “青青,你怎么來了?”

    安米蘇一出現,許鈞陽就很高興的樣子。

    立刻就站起來,走到安米蘇的面前,就摟她的腰抱她。

    她居然主動來找他,實在是太令他開心了。

    “這位是?”對于許鈞陽抱她的行為。

    安米蘇沒太大的反應,只是表情平靜的問他。

    如果不是她太了解許鈞陽,現在基本上可以翻臉了。

    “哦,她是田氏運業的千金。”

    安米蘇這么一問,許鈞陽這才記起來辦公室里還有個人。

    淡淡的瞄了她一眼,然后才低聲說:“是我媽讓來的。”

    他本以為昨天回去表了態,秦婉清就不會再鬧。

    他是沒有想到,她還會打讓他相親的注意。

    “田氏運業?”許鈞陽這么說,安米蘇就皺起眉頭。

    剛剛要說什么,只見那田小姐就站了起來。

    走到安米蘇的面前,笑著說:“你就是安米蘇吧?”

    對于這個安米蘇,她早就有所耳聞。

    今日一見,也不過如此嘛。

    “是,田小姐有何賜教嗎?”

    看著這個田小姐,鋪了一層厚厚粉底的臉。

    和說話的時候,還挺了挺她看起來就很假的大胸。

    安米蘇就有點,心里面憋笑了。

    秦婉清好歹也是見過世面的貴太太。

    就算給他兒子找女人,能不能找個正常的?

    就這樣的,心比天高的許鈞陽能瞧上眼?

    </br>

    </br>

    Ps:書友們,我是睡睡有今朝,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500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