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醉小說無彈窗全文免費閱讀網
筆趣閣 > 仙俠小說 > 戰穹天 > 2妄.無妄之災

2妄.無妄之災

作者:潛龍離淵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zuixs.net/book/129814/33431669.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張豫被一陣驚呼聲吵醒,他翻身下床,移開支著木門的柴刀,將木門提到旁邊,揉著自己半睜不睜的雙眼大聲地問道:“怎么了啊,大清早的就吵啊吵的”。

    “神仙吶…神仙吶………”這時村里的老人們都跪滿了一地,邊磕頭邊大喊著,旁邊站著手足無措的年輕人。

    “祈求神仙大人保佑本村風調雨順,五谷豐登”老村長也大喊著。滿頭白發的他爆發出不屬于他這個年紀應該有的響度

    旁邊的年輕人慢慢也在老人們的拉扯下跪了下來。

    張豫順著他們的目光看去,不過當他看清外面的情形時,他不由得驚呼出聲“這……這……………”!

    此刻他腦子里的睡意一下消融,惺忪的雙眼登時大大地睜開。

    只見天空之中有兩道人影站立著,周身反射著耀眼的金芒,正是因為這金光,兩道影子看不出高矮胖瘦,兩方相對著立在空中,似乎在說著什么。

    但,只是一會,兩道人影突然纏斗起來,你來我往,金色的光芒霎時遮天蔽日。

    愚昧的山民們磕的更加用力了,在這宛若神跡一般的景象中,張豫也感到從未有過的恐慌,下意識地將自己微微顫抖的身體藏在茅草屋內,只露出一雙眼睛繼續窺伺著天空中的情況。

    只見其中一道人影似乎拿著什么東西一甩,立馬一陣銀白色的光芒飛向另一道人影,另一道人影也一揚手,一道紅光也朝對方飛去,同時連忙向后飛遁。但白光似乎更加強橫,在行進路上碾壓轟碎了紅光,去勢不減,繼續飛向另一道人影。

    …………………………………………………………………………………………分割線……………………………

    “東十,放棄吧,那不是你有資格染指的東西。現在將它交還給我,我會找個理由應付烏赤大人的。你我共事多年,我也不忍你白白丟了性命。組織內是以實力作為排名的,你和我的差距,你自己知道”。

    東一大聲的朝東十喊著,他想勸說東十。組織內的規矩,作為老人,他是極為了解的,那件東西是在他的手上丟的,他終究要負很大的責任。但是打斗總有損傷,如果在這場打斗中受到損傷,自己的實力終究會有影響。而在弱肉強食的組織中,微末的實力差距也是決定存亡的關鍵,實力受到影響,如果任務出現變故失敗的話,那就會被組織強制‘消除’,至于‘消除’的后果,只有天知道了,反正東一二十多年的組織生活之中,凡是被判定‘消除’的,之后就沒人見到過。考慮到這一點,東一才一改自己平時的風格,跟東十耐心的陳明利害。

    不過當東十看到東一臉上的堅定時,他就知道自己說的再多也沒用了。他隱秘地將左手背到身后,暗自捏了個手勢,準備找準時機出手,了結這個組織的叛徒。

    “東一,你也知道你我共事多年,我的脾性你還不了解嗎。那東西我勢在必得”。

    東十斬釘截鐵地說道,想到被自己藏起來的那東西,他的眼神中不由冒出一股精光,顯露出渴望,還有一絲貪婪。

    東一身經百戰的戰斗本能讓他立馬抓住這難得的時機。

    “秘技-銀光刃”

    東一瞬時將左手抽出,右手配合著已經準備好的左手,結成自己所掌握的最強大的銀級術法,狠狠朝東十一甩,銀白色的刀刃狀光芒突兀的出現在東一身前,而后朝東十所在飛馳過去,發出強烈的音爆聲。

    “不好”

    東十也反應過來,不過銀光刃來勢洶洶,一會幾乎就快到了他的身前,這么近的距離已經不足以他施展任何一個他所掌握的防御術法。

    “學徒技-虹斬”

    不得已之下,他只得施展出最簡單,但卻最符合當下情況的術法,同時向后飛遁,以期逃過這次致命的危險,但,很明顯,結果不言而喻,急速飛馳的銀光刃很快碾碎了虹斬,速度不變地斬在東十的身軀圍繞的黃色光芒上,過后只見其黃光閃爍,明顯支持不了多久了。

    “糟糕,護體金光不行了,該死,快逃,沒想到我和東一的差距竟然那么大”

    東十開始慌起來,他真正地嗅到了死亡的氣味。只見他雙手微動,捏了個無名法決,加快了自己的飛行速度,但看他周身血光圍繞的樣子,明顯是用了某種不知名的秘法。

    “噗”

    飛行著的東十突然噴出一口鮮血,再難以維持飛行,重重地朝地面墜落,激起一陣揚塵。

    “該死的,從外面淘來的法決果然不靠譜”

    “將東西交出來”

    反應過來的東一追了上來,從天空中降落,重重地踏在東十的身體上,巨大的反震力道將東十的身體狠狠地與地面摩擦,周圍菜地中種著的南瓜也因為這股震動而破碎,汁水橫流。一股劇痛傳到了東十的腦中,神經的麻痹讓他再也難以維系心力在護體金光上,一陣痙攣,自始至終環繞在他周圍的金光消失了。

    “說,東西在哪”東一一把抓著東十的衣領。

    “我………我…不會說的”東十用盡全身力氣吼道。“你們就死心吧,我已經把它藏在一個絕對隱秘的地方”。

    “呵呵”東一怒極反笑?,再沒有之前的溫和語氣,占據絕對上風的他已經沒必要和東十再耐心下去。他伏下身來,用手一扭,將神情憤恨的東十的頜骨掰斷,以防他咬舌自盡。

    組織里的人絕大多數也都是這種性格,如果你強大,那么對你的態度大都都是和善的,但如果你弱小了,對不起,第一個對你下手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對你最為和善之人。

    沒錯,這就是組織存在的根基,

    這就是——狼性。

    不需要憐憫和善良,只有赤裸裸的弱肉強食,強者無所畏懼,弱者小心翼翼,這就是東一包括其他組織成員的生存之道。

    “那你等著嘗試以前你施加在別人身上的手段吧”東一搖搖頭。

    他知道東十一定會說的,東十之所以沒有第一時間自盡,不就是抱有僥幸的心理,想以“它”的藏處為要挾,想向組織換取自己的活命嗎。即便東十知道組織不容許背叛者存活的慣例,但他僥幸地認為自己藏匿的東西有讓組織違反慣例的價值。

    但,東十又哪里知道,他這次藏匿的東西卻非同一般。

    想到那天組織駐地發生的事,饒是如他一般堅韌的神經都不由得抽了抽。

    東十的命運已經注定了,對于生的渴求會像軟肋一樣被組織里的刑事專管人員抓住,等他堅持不住開口的那天,也就是他死亡之時,組織對于背叛者的態度已經堅決到無法想象的地步了。

    東一從懷中掏出信號彈,以自身心力引導空氣中游離的火基,將信號彈點燃。

    信號彈“咻”一聲,飛上了天空

    “呵,這里……似乎有個村子啊”

    東一終于發現了這點異樣。

    他轉了下身,對著被信號彈召集而來的黑衣人說:“屠了那個村子,搜查一切可疑的地方”。

    “是,大人”

    “我回去了,加緊完成任務,組織的凡人可不能少了守護”。東一說完后,捏起法訣,飛遁離開。

    ……………………………分割線………………………

    “呼~呼,那真的是仙人嗎”。目送著兩道人影消失的張豫心中充滿了難以言明的感覺。

    尤其是當他看到那些跪拜磕頭的老者中有那位張家老爺時,心中涌起對于“仙”的向往。

    不過一會兒他十分有自知之明地搖了搖頭,

    “那離自己的距離太遙遠了啊,還是先顧著眼前吧”,

    想到這,他又想起昨天那個東西來。

    張豫從床底下掏出它,藏進懷中,看了看門外,此時門外的人大都已經散了,只留一些“虔誠”的神漢,巫婆在外面跪著。

    他小心翼翼地從后門離開,來到二大爺家。

    “父親,母親,在家嗎”

    “父親,母親,在家嗎”

    張豫在門外一連喊了兩聲,但是都沒有得到回應。

    “說不定去地里干活去了”他自言自語道

    然后他推開門,從廚房的灶上拿了幾個餅子,找了張破布裹著,擱懷里,權當路上的干糧。

    “還是走小路,小路快點”張豫心想著,“晚上還要回家吃飯呢”

    就這樣,張豫從村道的一側拐進拐進一個隱蔽的山澗,開始了他去往鎮上的旅途。

    此時他心想著自己這行可能得到的收獲和今后與二大爺一家的生活,不由得傻笑起來。

    “這兩”天真是小爺的幸運日啊”他大笑道。“又是走運地撿到寶,又是認了父母有了依靠,還幸運的看到了仙人”

    笑聲在山澗中飛揚,激起一陣飛鳥。

    殊不知,此時他幻想的未來美好生活的主要場景,正面臨著一場可怖的屠殺……………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500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