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醉小說無彈窗全文免費閱讀網
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蘇浙涯 > 第二章~涯 天涯之路始足下,偶撞天成三人行

第二章~涯 天涯之路始足下,偶撞天成三人行

作者:布拉少言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zuixs.net/book/129815/33431672.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孟億浙立在南城門下,望向夢府,連做三鞠。正身一深吸,閉上雙眼。他心知,這辦法荒謬至極,若是平日莫說嘗試,就連想都不會想。雖心覺滑稽,說不定只是那老翁騙吃騙喝的手段罷了,但又著實心存僥幸,似乎冥冥之中這種辦法確乎能解答困惑似的。閉眼的剎那,孟億浙幻想著不下百種遇到那人的場景,比如落入澗草叢生間時偶遇的田間少年,比如掉進泥淖溪水里被扶起的游散俠客,又比如......

    “哎嘛!”

    “啊!”

    “咳!”

    一聲悶響,孟億浙還才剛踏出一步,這就同別人撞了個滿懷。這場景,他實在是沒有預料到。睜開雙目后的場景,他就更沒有預料到了。只見他與一素衣麻布衫少年被撞到在了地上,可在他們倒下的傍邊,還站著一位身著藏藍色長袍,腰間佩劍的少年郎。這下孟億浙突然沒了主意,這剛邁出城門半步,難道說就遇到了老翁所說的第一個人?可眼下,這第一人究竟是誰?

    孟億浙迷惑猶疑之時,那素衣麻布衫少年一個激靈扶地起身。對著那藏藍長衣少年,氣鼓鼓地大喊道:“你眼睛長在頭頂嗎?撞了人還竟還站的這般理直氣壯!”那藏藍長袍少年并不理睬他,一伸手,遞給孟億浙。孟億浙這才恍惚曉得發生了什么事,連忙拉著藏藍長衣少年的手起身,轉而向二位道歉。“兩位兄臺,在下霧陵孟億浙,無意間沖撞了二位,實屬抱歉。”那素衣麻布衫少年似乎是認定藏藍長袍少年為罪魁禍首,緊忙拉著孟億浙,說:“這人是誰撞的還未可知呢!你小子著急道的哪兒門子的歉!”說著便惡狠狠地將眼睛瞟向那藏藍長袍的少年。孟億浙見狀,忙解釋:“仁兄切莫怪罪這位兄臺,確實是在下的錯。剛剛恐怕是孟某閉眼而行,頂撞了二位。還請二位原諒!”

    “噢?閉眼而行,這倒是稀罕!閉眼怎么行路,我到是想領教一二。”聽聞孟億浙的答話后,素色麻布衫少年一時間戾氣全無,好奇地瞅著孟億浙。到是藏藍色長袍的那位少年,持重老城些,揮袖作揖說,“孟兄言重,不妨事。”孟億浙接著作揖問道:“還未請問二位兄臺大名?”

    那素色麻布衫少年,年紀約么跟孟億浙差不多,扎起的頭發微微從布帽里露出零散的幾根,皮膚有些黝黑,可雙目卻晶亮的灼灼逼人,身形不算壯碩,卻很結實勻稱。腰背挺直,腰間的衣褶間微微露出金色的襯里,褲腳管緊實地扎進黑色靴子里,一派精神抖擻的練家子架勢。只見他一樂,說道:“哈哈,我叫奎子崖,江湖人稱‘機靈鬼六郎’。”孟億浙一拜,“見過奎兄。”“甭客氣!咱能相逢就是有緣,拜來拜去豈不生分了!”奎子崖咧嘴一笑,玩味里帶著一絲實在。

    再看那藏藍長袍少年,身高約有八尺,年歲也同孟奎二人相似,長發被一泓清泉般的水料梁冠高高豎起,藏藍色長袍衣領上露出繡著回枝云紋的水藍內衣襟,腰間閃著爍爍銀光的湖水藍繡底青玉腰帶邊上,還系著一串玲瓏珠子牽引出的翡翠雙魚首尾相連環形掛。此時他不緊不慢地說道:“在下沽沅洛韓蘇。今日巧遇孟兄,甚是有幸。”孟億浙回道,“多謝洛兄不責怪!”奎子崖或許天生就是看洛韓蘇不順眼,此時又不冷不熱地插一句,“喲,原來是沽沅的公子哥啊,難怪這么居高臨下的!”洛韓蘇此時也悠悠來了句,“若奎兄帶路,在下也不介意去井底游覽。”

    “你小子!敢說我是癩蛤蟆!欠抽吧!”說著奎子崖臉一黑,憋著一股勁兒就要撲上去。

    一想到老翁的指引,孟億浙趕忙攔著奎子崖,接著問道:“奎兄莫急,萬事好商量。孟某還有一事不明,斗膽再請教奎兄、洛兄,剛剛在下是先頂撞了哪位仁兄?”

    “哈哈,孟兄,你這個人到是有趣的很啊,事兒都了了,還要分出個撞人的先后?難不成先撞的人還有禮不成啊?”奎子崖變臉也著實快,前腳還火氣萬丈,這下子就捂著肚子大笑了起來。

    畢竟不管是跟誰前往,還是要以誠相待,于是孟億浙便向二位解釋了家中母親病重和老翁指引之說。不過為求安穩,他只提要去天涯閣尋“刈陽之手”仲柏廟,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略去了尋父的那段緣由。

    “原來前些時日霧陵城里為母尋醫的是孟兄,果真是孝子仁心,值得敬佩。”洛韓蘇接著說,“方才我們三人是一起相撞,只怕實在難分先后。不過在下對于天涯閣也只是有所聽聞卻未曾見聞,想來老翁所言之人不是在下,估計該是這位混跡江湖的兄弟了。”便將目光投向奎子崖。

    奎子崖一直像聽天書似的聽著孟億浙講故事,方才洛韓蘇言之鑿鑿,現在又這么滿懷認真地看著他,他竟也被看的有些無所適從。“你們別看我吖!這天涯閣哪是我說知道就知道的地方!若是旁人,我吹噓一二倒是沒什么,我機靈鬼也不是沒說過大話,但這治病救人的事兒,我可不敢昧著良心充大個兒啊!”

    聽到二人的回答,孟億浙愁容不展。心想那老翁果真是騙吃喝的吧,這想來都不切實際的事,自己竟這般可笑的信以為真。不過既然已下決心為母尋醫,就斷然不可坐以待斃,路定是要走下去的。適逢洛韓蘇的車馬也從城門審核而出,孟億浙見二人皆非所尋之人,便準備拜別二人離去。

    “孟兄,那你準備去何處?”洛韓蘇關切的問。孟億浙回說:“既然家母的病癥需神醫仲柏廟來救治,先前聽聞神醫曾在翮城一現,那于今我便去翮城探聽一下,估計能有所裨益。”

    “正巧我的車馬要去翮城交貨,孟兄若是不嫌棄,便一路同行吧。”洛韓蘇說道。

    奎子崖聽聞,又擺出那副游戲人間的架勢。“翮城?小爺我還沒去過呢!嘿嘿,孟兄,如今我正閑散著,兩月后才需找我師父匯合,看你這書生氣十足的樣子怕是沒走過遠路。我雖不濟我師父,但功夫還湊合,打聽問事的門路也算有,即便幫不了什么忙,也可以給你壯壯膽兒!”奎子崖一頓,接著對著洛韓蘇說:“洛韓蘇,剛才在下一時氣急,多有得罪了!”

    洛韓蘇作揖,回說:“哈哈,奎兄果然爽快!不過方才我也沒吃虧!”

    “哈哈,你小子嘴上功夫還真是了得!”奎子崖附和。

    聽聞洛奎二人對話,孟億浙心中著實感懷,雖未遇到所說的“貴人”,但如今偶遇兩位朋友也是福氣。“孟某何德何能得洛兄、奎兄相助,請受在下一拜!”

    “孟兄客氣,請!”洛韓蘇說著便請二人

    “兄弟間,有什么可拜來拜去的!時辰不早了,若是去翮城還有四個多時辰呢,啰嗦什么!咱們快上路!”說罷,奎子崖便毫無顧忌地拉著孟億浙坐到了洛韓蘇的馬車。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500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