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醉小說無彈窗全文免費閱讀網
筆趣閣 > 仙俠小說 > 毒寵神醫太子妃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今仇天是跟客棧有仇嗎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今仇天是跟客棧有仇嗎

作者:許白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zuixs.net/book/129817/33431847.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琴妙不知所以,想了半晌也沒看出來雨傾姑娘這番話里面有何不妥。她還覺得這姑娘真誠不虛偽,是個有骨氣的好女子呢。

    “回冰城?”沈月華的聲音里帶著一絲微顫。

    雨傾點頭:“我原本就是冰城人氏,不過……遭了難,這才流落至此。”那段災難讓她險些死去,不想提,不愿想,但卻終究不會回避。

    “你說,你叫羽清?片羽清風?”沈月華一再追問,羽清,羽清,這可是溫閣老最惦念的那名女子啊!

    雨傾聽到她說出“片羽清風”四個字時,也是微微一愣。

    “不對。”沈月華搖頭,“羽清不會如此年紀輕輕,你究竟是誰?”

    雖然這件事著實離奇,但卻不能不防備有人探知了消息想要對沈月華不利,顧呈瑜已經蓄勢待發,眼角有銳光閃過。

    雨傾倒是很平靜:“片羽清風的‘羽清’是我娘親,我的名字是‘落雨傾聽’的雨傾,宋雨傾。夫人認識我娘親?”

    “你娘?”沈月華心中的疑惑不僅沒有減輕,反而更加深了。

    宋雨傾這說法在當下人看來簡直漏洞百出,一個晚輩,與長輩名諱兩個字都有讀音沖撞,這顯然是不可取的。

    “家母只是我的養母,而且……”宋雨傾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算愉快的往事,緩了半晌才接著道,“她給我取這個‘大逆不道’的名字,無非是想……提醒一個人。”說罷,宋雨傾輕輕搖頭,“真傻,他已位極人臣,怎么可能還記得……”

    位極人臣,旖旎過往。

    說得不是溫閣老又會是誰?

    宋雨傾的情緒陷入了低潮,方才被辱時的憤怒也散了干凈,低落,不剩一絲力氣。回憶里原本有是很亮麗的色彩的,但事到如今慢慢咀嚼,唯余遺憾繞身,難以擺脫。

    沈月華沒再逼問,但也不能盡數相信,她道:“雨傾姑娘不急,就先跟著我們的隊伍走,你這一身也只是皮外傷,不多久便會好。”

    宋雨傾不愿欠人太多人情,還想離開。

    但沈月華又道:“你娘與我有些瓜葛,待雨傾姑娘身子好些了,再行商議?”

    果然是認識的,宋雨傾再沒有拒絕的道理,便默然點頭。

    “琴妙,你同綠衣照看著她些,就在后面那輛馬車里吧。”原本是想就近醫治的,但出了這略顯離奇的事,沈月華終究不放心。她雖然是說要顧呈瑜貼身護著,但顧呈瑜畢竟身系萬民,絕不能受到一絲威脅。

    塵埃落定,長生客棧卻是不能再住下去了。

    鬧了這么一場,得防止有心之人暗算。

    琴妙一合計,得,原地返回去另一條大道上的那間客棧吧。她原是不待見那家極具土豪氣質的客棧,金的銀的在門前掛了一大堆,那老板該是多么沒有品位啊!

    但時近子時,也只能就近選擇了。

    “你怎么看?”沈月華和顧呈瑜干脆沒有上馬車,直接散步往那間土豪客棧走去。邊走邊聊,趁著朦朦朧朧的月光和雪景,倒也是極具意境。

    腳踏落雪,“嘎吱嘎吱”的聲響掩蓋住了二人細碎的交談聲。

    琴妙看在眼里,著實羨慕得緊,她小碎步跑到簫天跟前,也與他并肩而行。聽著雪地的聲音,心中萬分滿足,真想讓這樣靜謐的時光慢一些啊……

    但客棧很近,不一會兒便到了門前。

    客棧的門處于半開狀態,有一個伙計正在把擋門的橫木拿出來打算關大門。琴妙一個箭步沖上去:“唉——莫急莫急!”

    伙計的眼睛圓溜溜的,他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下琴妙,愣了一愣。這么晚了,長得這般俊俏的姑娘怎么還在晃悠,不會是狐貍精吧?!這種念頭一閃而過,他眨了眨眼,自嘲自己精怪話本子看多了,瞧她的裝扮分明只是個丫鬟嘛,應當是陪著小姐或少爺走夜路的。

    俊俏姑娘的衣裳質地極好,想來是個富貴人家的奴婢,這種人伙計一向是不敢招惹的。

    他一溜煙兒奔到柜臺處,回頭看,俊俏姑娘已然進門了。他道:“掌,掌,掌柜的,有,有人!”

    還蠻機靈的伙計,不成想竟是個結巴。

    琴妙不由地惋惜。

    那把算盤珠子打得“吧啦吧啦”極響的掌柜連頭也沒抬,呵斥道:“不是已經讓你關門了嗎?本客棧今兒個客滿了!”他右眼瞥了眼帳本,又是豐收的一天啊,那帳本上的銀兩總計讓他心花怒放。

    “客滿了?!”琴妙禁不住喊道。

    他們今天是跟客棧有仇嗎?一個十二分滿意的不能再住,另一個不怎么滿意的卻還客滿了,這都什么運氣!

    掌柜一聽,這是個姑娘的聲音啊,他又是開門做生意的,還能聽不出這位姑娘遇含慍怒?

    “嘿,不僅小店客滿了,現在這個時辰,怕是方圓數十里都沒個能落腳的地兒。”掌柜說著洋洋得意地抬起頭,卻被琴妙的周身裝扮震驚了一下。

    他比伙計識貨多了,打眼就看出這是一頭“肥羊。”

    今兒真是黃道吉日,有的讓他好好兒地賺一大筆了!

    “不過既然姑娘要住進來那一切好說!雖然小店客滿,但只要姑娘信得過小的,定讓您……和您的主子住上最好的客房!”掌柜從柜臺右邊繞了出來,視線穿越半開的大門瞥到低調的馬車一角。

    雖然不華麗,但就沖丫鬟這氣度,他八成斷定馬車里邊兒的是一位貴客。

    “你這掌柜,倒是挺會做人。”琴妙樂了,頓時覺得這富麗堂皇的庸俗裝潢倒也還能看得過去。她笑道:“那你且準備著,我們家少爺和少夫人要上房,其余有十名護衛,三名丫鬟,一般的客房就可以了。”

    “啊?”掌柜一愣,怎么還有那么多護衛?這房間哪兒夠啊!

    “琴姑娘!”這時,綠衣踏了進門,手里捧著一個沉甸甸、明晃晃的銀元寶,少說也得五十兩銀子。她道:“雨傾姑娘給的,說是報答咱少爺和少夫人,今兒的客棧錢她出。”

    琴妙眨了眨眼:“少爺和少夫人同意?”

    綠衣笑道:“自然。”

    “同意就好。”琴妙轉過身繼續同掌柜談,“掌柜的,你方才說什么?”

    掌柜的眼睛在看到銀元寶時就已經亮得跟星星似的,他吞了口口水,笑呵呵道:“有的有的,小店就是掘地三尺也得給您找出地兒來!”

    結巴伙計輕輕拽了拽掌柜的衣角,擠眉弄眼,做出“借一步說話”的模樣來。

    “掌柜的,真,真沒了,一間,間客房都沒,沒了呀。”現在滿口答應,萬一騰不出客房來,這些外地人可絕不是好惹的啊!

    掌柜打定主意,一咬牙:“把我的房子讓給那家少爺和少夫人,睡著的伙計們都叫醒咯,你們的房子夠大,足夠那些丫鬟和護衛睡的。”

    “這,這……”結巴伙計眼睛瞪得溜兒圓,“那,那我們,睡,睡哪兒呀?”

    掌柜堅定地道:“跟本掌柜一起,睡馬棚!”

    結巴伙計看著掌柜“為錢財,一夜無眠又何妨”的豪邁神情,實在是……毫無辦法。夜已經深了,別看結巴伙計說話不利索,干起活兒來卻麻利兒得很。顧呈瑜他們一行人很快地入住了客房。

    這客棧也不算虛有其表,在華麗的裝潢下,客房的布置也頗為賞心悅目。

    遠道而來的客人們都安然入了夢,但馬棚里卻到處可聞輾轉反側的聲響。

    也不知過了多久,熬了多久,天還是沒有一絲想要亮起來的意思。掌柜狠狠地一踹馬棚柱子,直挺挺地坐了起來:“不睡了!”

    掌柜的都起來了,伙計們豈敢怠慢?

    個個兒都殷勤地湊了過來,每一個都頂著一臉倦容。

    “唉……”掌柜嘆了口氣,“這些年嬌慣了自己,連馬棚都睡不了了。”

    伙計里不乏一直跟著掌柜的老伙計,這時也嘆道:“您說的是,想當年,能睡個馬棚都已經是好了不起的了。”

    這掌柜是真真兒的白手起家,苦熬出來的客棧基業,現今年歲大了,卻連親都還沒成。

    “想當年啊想當年。罷了,反正今兒也睡不著,不如給你們講講本掌柜從前的故事……”

    伙計們自然捧場。

    說起奮斗的往事,掌柜滔滔不絕,伙計們聽得也是津津有味。這種起于微末的成功勵志故事誰都愛聽,但并不代表誰都會有幸成為故事的主角。

    掌柜是幸運的,因此他愛說也愛回憶。

    “錢,真是好東西啊,有機會賺錢,就打死都不能放過!”掌柜慷慨激昂地做了總結陳詞,伙計們鼓掌的鼓掌,歡呼的歡呼。

    “掌,掌柜的。”結巴伙計默默舉起手,“啥,啥時候,漲,漲工錢呀?”

    “咯咯咯——”

    公雞打鳴聲嘹亮地響起。

    掌柜跟沒聽到似的,打發結巴伙計出去打開門做生意,而他則搖頭晃腦地去大堂扒拉算盤珠子去了。

    “說的那么好聽,還不是財迷!”一個新來的伙計不滿道。

    老伙計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有本事你別是啊。”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500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