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毒宠神医太子妃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今仇天是跟客栈有仇吗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今仇天是跟客栈有仇吗

作者:许白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129817/33431847.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琴妙不知所以,想了半?#25105;?#27809;看出来雨倾姑娘这番话里面有何不妥。她还觉得这姑娘真诚不虚伪,是个有骨气的好女子呢。

    “回冰城?#20426;?#27784;月华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微颤。

    雨倾点头:“我原本就是冰城人氏,不过……遭了难,这才流落至此。”那段灾难让她险些死去,不想提,不愿想,但却终究不会回避。

    “你说,你叫羽清?#31185;?#32701;清风?#20426;?#27784;月华一再追问,羽清,羽清,这可是温阁老最惦念的那名女子啊!

    雨倾听到她说出“片羽清风”四个?#36136;保?#20063;是微微一愣。

    ?#23433;欢浴!?#27784;月华摇头,“羽清不会如此年纪轻轻,你究竟是谁?#20426;?br />
    虽然这件事着实离奇,但却不能不防备有人探知了消息想要对沈月华不利,顾呈瑜已经蓄势待发,眼角有锐光闪过。

    雨倾倒是很平静:“片羽清风的‘羽清’是我娘亲,我的名字是‘落雨倾听’的雨倾,宋雨倾。夫人认识我娘亲?#20426;?br />
    “你娘?#20426;?#27784;月华心中的疑惑不仅没有减轻,反而更加深了。

    宋雨倾这说法在当下人看来简直漏洞百出,一个晚辈,与长辈名讳两个字都有读音冲撞,这显然是不可取的。

    “家母只是我的养母,而?#25671;?#23435;雨倾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算愉快的往事,缓了半晌才接着道,“她给我取这个‘大逆不道’的名字,无非是想……提醒一个人。”说罢,宋雨倾轻轻摇头,“真傻,他已位极人臣,怎么可能还记得……”

    位极人臣,旖?#36824;?#24448;。

    说得不是温阁老又会是谁?

    宋雨倾的情绪陷入?#35828;?#28526;,方才被辱时的愤怒也散了干净,低落,不剩一丝力气。回忆里原本有是很亮丽的色彩的,但事到如今慢慢咀嚼,唯余遗憾绕身,难以摆脱。

    沈月华没再逼问,但也不能尽数相信,她道:“雨倾姑娘不急,就先跟着我们的?#28216;?#36208;,你这一身也只是皮外伤,?#27426;?#20037;便会好。”

    宋雨倾不愿欠人太多人情,还想离开。

    但沈月华又道:“你娘与我有些瓜葛,待雨倾姑娘身子好些了,再行商议?#20426;?br />
    果然是认识的,宋雨倾再没有拒绝的?#35272;恚?#20415;默然点头。

    “琴妙,你同绿衣照看着她些,就在后面那辆马车里吧。”原本是想就近医治的,但出了这略显离奇的事,沈月华终究不放心。她虽然是说要顾呈瑜贴身护着,但顾呈瑜毕竟身?#20302;?#27665;,绝不能受到一?#23458;?#32961;。

    尘埃落定,长生客栈却是不能再住下去了。

    闹了这么一场,得防止有心之人暗算。

    琴妙一合计,得,原地返回去另一条大道上的那间客栈吧。她原是不待见那家极具土豪气质的客栈,金的银的在门前挂了一大堆,那老板该是多么没有品?#35805;。?br />
    但时近子时,也只能就近选择了。

    “你怎么看?#20426;?#27784;月华和顾呈瑜干脆没有上马车,直接散步往那间土豪客栈走去。边走边聊,趁着朦朦胧胧的月光?#33073;┚埃?#20498;也是极具意?#22330;?br />
    脚踏落雪,“嘎吱嘎吱”的声响掩?#20146;?#20102;二人细碎的交谈声。

    琴妙看在眼里,着实羡慕得紧,她小碎步跑到箫天跟?#22467;?#20063;与他并肩而?#23567;?#21548;着雪地的声音,心中万分满足,真想让这样静谧的时光慢一些啊……

    但客栈很近,不一会儿便到了门?#21834;?br />
    客栈的门处于半开状态,有一个伙计正在把挡门的横木拿出来打算关大门。琴妙一个箭步冲上去:“唉——莫急莫急!”

    伙计的眼睛圆溜溜的,他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下琴妙,?#35835;?#19968;愣。这么晚了,长得这般俊俏的姑娘怎么还在晃悠,不会是狐狸精吧?!这种念头一闪而过,他眨了眨眼,自?#30333;?#24049;精怪话本子看多了,瞧她的装扮分明只是个丫鬟嘛,应当是陪着小姐或少爷走夜路的。

    俊俏姑娘的衣裳质地极好,想来是个?#36824;?#20154;家的奴婢,这种人伙计一向是不敢招惹的。

    他一溜烟儿奔到柜台处,回头看,俊俏姑娘已然进门了。他道:?#32610;疲?#25484;,掌柜的,有,有人!”

    还蛮机灵的伙计,不?#19978;?#31455;是个结巴。

    琴妙不?#20667;?#24779;惜。

    那把算盘珠子打得“吧啦吧啦”极响的掌柜连头也没抬,呵斥道:“不是已经让你关门了吗?本客栈今儿个客满了!”他?#24050;?#30629;?#25628;?#24080;本,又是丰收的一天啊,那帐本上的银两总计让他心花怒放。

    “客满了?!”琴妙禁不住喊道。

    他们今天是跟客栈有仇吗?一个十二分满意的不能再住,另一个不怎么满意的却还客满了,这都什么运气!

    掌柜一听,这是个姑娘的声音啊,他又是开门做生意的,还能听不出这位姑娘遇含愠怒?

    “嘿,不仅小店客满了,现在这个时辰,怕是方?#24425;?#21313;里都没个能落脚的地儿。”掌柜说着洋洋得意地抬起头,却被琴妙的周身装扮震惊了一下。

    他?#28982;?#35745;识货多了,打眼就看出这是一头“肥羊。”

    今儿真是黄道吉?#30504;?#26377;的让他好好儿地赚一大笔了!

    “不过既然姑娘要住进来那一切好说!虽然小店客满,但只要姑娘信得过小的,定让您……和您的主子住上最好的客房!”掌柜从柜台右边绕了出来,视线穿越半开的大门瞥到低调的马车一角。

    虽然不华丽,但就冲丫鬟这气度,他八成断定马车里边儿的是一?#36824;?#23458;。

    “你这掌柜,倒是挺会做人。”琴妙乐了,顿?#26412;?#24471;这富丽?#27809;?#30340;?#39038;?#35013;潢倒?#19981;?#33021;看得过去。她笑道:“那你且准备着,我们?#30097;?#29239;和少夫人要上房,其余有十名护卫,三名丫鬟,一般的客房就可以了。”

    “啊?#20426;?#25484;柜一愣,怎么还有那么多护卫?这房间哪儿?#35805;。?br />
    “琴姑娘!”这时,绿?#32511;?#20102;进门,手里捧着一个沉甸甸、明?#20301;?#30340;银元宝,少说也得五十两银子。她道:“雨倾姑娘给的,说是报答咱少爷和少夫人,今儿的客栈钱她出。”

    琴妙眨了眨眼:?#21543;?#29239;和少夫人同意?#20426;?br />
    绿衣笑道:?#30333;?#28982;。”

    “同意就好。”琴妙转过身继续同掌柜谈,?#32610;?#26588;的,你方才说什么?#20426;?br />
    掌柜的眼睛在看到银元宝?#26412;?#24050;经亮得跟?#20999;?#20284;的,他吞了口口水,笑呵呵道:“有的有的,小店就是掘地三尺也得给您?#39029;?#22320;儿来!”

    结巴伙计轻轻拽了拽掌柜的衣角,挤眉弄眼,做出“借一步说话”的模样来。

    ?#32610;?#26588;的,真,真没了,一间,间客房都没,没?#25628;健!毕?#22312;满口答应,万一腾不出客房来,这些外地?#19997;?#32477;不是好惹的啊!

    掌柜打定主意,一咬牙:“把我的房子让给那?#30097;?#29239;和少夫人,睡着的伙计们都?#34892;?#21679;,你们的房子够大,足够那些丫鬟和护卫睡的。”

    “这,这……”结巴伙计眼睛瞪得溜儿圆,“那,那我们,睡,睡哪儿呀?#20426;?br />
    掌柜坚定地道:“跟本掌柜一起,睡马棚!”

    结巴伙计看着掌柜“为钱财,一夜无眠又何妨”的豪迈神情,实在是……毫无办法。夜已经深了,别看结巴伙计说话不利索,干起活儿来却麻利儿得很。顾呈瑜他们一行人很快地入住了客?#20426;?br />
    这客栈也不算虚有其表,在华丽的装潢下,客房的布置也颇为赏心悦目。

    远道而来的客人们都安然入了梦,但马棚里却到处?#26188;?#36759;转反侧的声响。

    也不知过了多久,熬了多久,天还是没有一丝想要亮起来的意思。掌柜狠狠地一踹马棚柱子,直挺挺地坐了起来:“不睡了!”

    掌柜的都起来了,伙计们岂敢怠慢?

    个个儿都殷勤地凑了过来,每一个都顶着一?#23576;?#23481;。

    “唉……”掌柜叹了口气,“这些年娇惯了自己,连马棚都睡不了了。”

    伙计里不乏一直跟着掌柜的老伙计,这时也叹道:“您说的是,想当年,能睡个马棚都已经是好了不起的了。”

    这掌柜是真真儿的白手起家,苦熬出来的客栈基业,现今年岁大了,却连亲都还没成。

    “想当年啊想当年。罢了,反正今儿也睡不着,不如给你们?#27493;?#26412;掌柜从前的故事……”

    伙计?#20146;?#28982;捧场。

    说起奋斗的往事,掌柜滔滔不绝,伙计们听得也是津津有味。这种起于微末的成功励?#31455;?#20107;谁都爱听,但并不代表谁都会有?#39029;晌?#25925;事的主角。

    掌柜是?#20197;说模?#22240;此他爱说也爱回忆。

    “钱,真是好东西啊,有机会赚钱,就打死都不能放过!”掌柜慷慨激昂地做了总结陈词,伙计们鼓掌的鼓掌,欢呼的欢呼。

    ?#32610;疲?#25484;柜的。”结巴伙计默默举起手,?#21543;叮?#21861;时候,涨,涨工钱呀?#20426;?br />
    “咯咯咯——”

    公鸡打鸣声嘹亮地响起。

    掌柜跟没听到似的,打发结巴伙计出去打开门做生意,而他则摇头?#25991;?#22320;去大堂扒拉算盘珠子去了。

    “说的那么好听,还不是财迷!”一个新来的伙计不满道。

    老伙计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有本事你别是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500足球比分
北京快三助赢 竞彩足球比分怎么算的 排列五走势图2000 平码三中三一码中特 幸运飞艇技巧 七星彩图规 透码是什么电视台 黑龙江时时彩历史开奖结果 足球比分手机网址 特码波色玄机诗 安徽时时彩开彩结果查询 一肖中特羊 t天津福彩快乐十分 香港赛马会论坛中心 重庆快乐十分钟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