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诸天冥道 > 第七十八章八,梅妃

第七十八章八,梅妃

作者:云中流客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129818/33431936.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十分钟后,慕容雪念完看着张牧道:“我们就接这个任务吧,地址在横店,怎么样。”

    张牧点头,笑道:“横店好好多明星,去要几张合影签名。”

    慕容雪眼睛一亮,道:“你还追星吗?”

    张牧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不是,顺带要几张吧,洋气一回。”

    慕容雪‘噗嗤’一声笑了,心想,这张牧平时冷冷的不说话,没想到?#19981;?#26377;这么傻傻的?#24187;妗?br />
    -------

    袁飞办公处。

    “你们两个倒是会挑啊”袁飞看着面前站立的张牧和慕容雪道。

    张牧顿了顿,道:“袁飞师傅,是不是我们不能做这任务啊。”

    袁飞摆了摆手,道:“按等级来说的话,你们两个倒是可以胜任,只是没有想到,你们第一次接任务竟然就要出省去浙江,恩,这倒是有干事的劲头,我同意了,你们俩去队长那领取经费吧,这是委派证书,可别毛手毛?#25490;?#20002;了,这可是见委托?#35828;?#20973;证。”

    张牧上前一步,接过证书,道:“知道了,我们?#27426;?#20250;圆满完成任务。”

    “恩,你们去准备吧。”袁飞笑笑,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两层命火的孩子竟然进步这么快。

    他的实力就快化气境后期了,当真是一个奇迹啊。

    ---------

    下午,张牧和慕容雪就坐上了去浙江的火车。

    第二天上午,张牧和慕容雪出站,站出口,有人举着二人名字的牌子。

    张牧和慕容?#19978;?#35270;一笑,走了过去。

    “你好,我是张牧,这是我们的委托证件。”张牧拿出自?#22909;?#23665;弟子证件和委托书。

    接过看的是一个中年高个子男子,长的也挺帅,一身黑色的紧身T恤,突出他结实的肌肉。他的身边还有两个穿着比较正式的青年。

    确认了证件和委托书后,中年?#25628;?#31070;意示旁边两青年人给张牧慕容雪那行礼,两个青年和热情的动作麻利的去那张牧和慕容雪的行礼,搞的张牧和慕容雪都有点不好意思。

    中年人欢迎道:“二位小师傅辛苦了,我叫万飞,是吴祁侬先生的保镖,我们上车吧。”

    “谢谢,万飞大哥。”

    很快,中年人便带着张牧和慕容雪进了房车。

    车上,中年人万飞道:“二位小师傅,这会儿吴祁侬先生正在拍戏,剧场那边,不好贸然进去,吴祁侬先生交代我,先带你们去酒店安顿下来。”

    听这意思,这位万飞大哥并不想在车上?#27493;?#26377;关那个演员的事情呢,既然如此,张牧也不好在这?#26412;?#35848;论工作。

    “那就有劳万飞大哥了。”张牧道。

    黑色的房车在马路上飞驰,一?#20998;鄢道?#39039;,一个小时后,房车在横店星河大酒店门口停住,门口的迎宾人员似乎认识车动作麻溜的来开车门,十分有礼。

    张牧站在酒店门口,抬头,忍不住的‘哇’了一声,这么高级的酒店,这辈子也就只有碰碰运气让别人破费请自己住了。

    慕容雪是大家族出身,也是见过世面的,看到张牧露出一副乡巴佬的样子不禁笑了一下。

    万飞只是神色沉沉的看了二位师傅一眼,便道:“二位小师傅这边请,房间已经为二?#35805;?#25490;好了。”

    两个小伙计跟在后面,低着头老实的拿着行李,饭碗来之不易,不敢碰一下。

    定好的房间是个百平米的?#36861;浚?#37324;面?#32769;?#24456;足,家具也是不一般的豪华,感觉就像私人订制似得,一看就是花了大价钱花了心思的装修。

    打开门的那一刻,张牧心里咯噔了一下,又是‘哇’了一声。

    万飞站在门口,没有进门,很有礼貌的道:“二位小师傅,这是酒店的金卡,二位可?#38405;?#30528;金卡叫?#20572;一?#24471;去片场,晚上,?#19968;?#19982;吴祁侬先生一同前来,希望二位师傅到时不要睡的太死啊。”

    张牧和慕容雪接过金卡,道:“有劳万飞大哥了。”

    虽然,一路上万飞大哥没有讲工作上的事情,但,此番一番话却可以听出,他们还是很是着急的。

    万飞离开,张牧和慕容雪在偌大的房间里走走,慕容雪倒是走到大玻璃的落地窗前观察下面锦绣繁华的世界。

    张牧就不一样了,身上乡巴佬的血液爆发,躺了躺弹性十足的真皮沙发,道‘有钱啊’,接着打开每个房间的门,道‘有钱啊’,最后,去到豪华的卫生间,道,‘有钱啊’。

    折腾了好一会儿,张牧躺在沙发上,不知道他从哪里翻出来一瓶红酒,急着分享,也不问慕容雪喝不喝就给慕容雪倒满了一杯。

    杯子很奇怪,有一根好高的脚,张牧把手中的被子倒满,十分享受的眯了两口。

    甜甜的,没有家里的米酒烈,十分好?#21462;?br />
    这时,慕容雪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手里拿着?#36335;?#30475;来是要去?#35789;?#20102;。

    张牧道:“慕容雪,这红酒很好喝,你先喝口尝尝味。”

    这人一到?#21543;?#30340;城市,就会对身边的人加倍的亲切起来,尽管身边的人不是十分的熟悉。

    慕容雪嫣然一笑,走了过来,心想,这张牧傻傻的倒也透着可爱。

    “张牧,我这个杯子是香槟杯,不可以用来装红酒的。”慕容雪拿起香槟杯,姿态优雅的眯了一口,看着张牧,又道:“这种杯身比较直的杯子是香槟杯,只用来装香槟用的,也不用倒这么满,七分满就可以了,你那杯子是红酒杯,倒三分之一满就可以了。”

    张牧看着手中满满一杯,尴尬道:“还有这学?#30465;?br />
    慕容雪笑了笑,去?#35789;?#20102;。

    ---------

    果然,他们很晚才来敲门。

    慕容雪对着房间早已熟悉,给在场的人都很有礼节的倒好红酒,当红明星吴祁侬十分帅气,目光十?#20013;?#36175;的看着慕容雪,那清新脱俗的?#35272;觶等?#38388;,倒不觉的慕容雪是?#24187;?#19981;问世俗的修道人士,倒像是以为出身贵族的大小姐。

    张牧倒是一脸沉默,一笑,就是憨厚老实的模样,看起来倒像个入世未深的学生。

    吴祁侬狐疑的目光看了身后万飞一眼,万飞?#25104;?#28145;沉,点?#35828;?#22836;。

    “二位小师傅,麻烦你们赶来,不知二位小师傅可否还满意”吴祁侬看了看这房?#26377;?#36947;。

    张牧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道:“先生的招待很好,此番前来,我们二人是来给先生解决事情的,先生却是这般盛情,倒让我们二人受之有愧,只有认真对事才?#23567;!?br />
    吴祁侬笑了笑,没想到,面前的憨厚老?#31561;?#31455;然?#19981;?#36825;么场面,倒也有一番教养。

    “行,我在楼下定了个包间,我们边吃边?#27169;?#30495;是不好意思,事态紧?#20445;?#36825;么大晚上的还要打扰二位小师傅,还望二位小师傅不要见怪。”吴祁侬道。

    “先生这是说哪里话,受人之托,自然要忠人之事。”张牧道。

    ---------

    一件高雅的包间,布置的到有一分道家的气氛,看来这吴祁侬很是化的心思。

    饭桌上,简单的寒暄几句后,吴祁侬眉头一皱,说起了事情的原为。

    原来,这名叫孟子月的女子也是年纪不大,刚中央戏剧学院毕业不到一年,和这吴祁侬有着表亲关系,这孟子月很喜欢表演,家里人无赖,希望吴祁侬可以照顾照顾自己的这个表妹。

    一年前,吴祁侬接了一部《唐妃》的宫廷戏,剧本是根据新锐网络作家写的《唐妃》改编,知名编剧?#30007;?#25104;剧本,导演也是当红人气导演,请的演员也是在古装戏上有着超高人气的当红演员。

    整个《唐妃?#20998;?#20316;团队那是相?#22791;?#30340;,导演也是抱着再接再厉,在火一把的决心很?#34892;?#30340;在导这部戏。

    戏中,几个妃子,武惠妃,赵丽妃,梅妃,杨贵妃,杨贵妃戏份是整本书的重点,后期,主要是梅妃和杨贵妃的戏份,梅妃高贵典雅,杨贵妃刁蛮任性却?#24598;?#28459;非常。

    吴祁侬凭着自身的影响找?#35828;?#28436;和编剧,向他们二人推荐自己的表妹孟子月。

    这孟子月长的倒也清丽,是个学生气很足的美人,编剧没有说话,她认为这孟子月稚气未消,演不出梅妃那种气质典雅,饱读诗书,善舞懂律的奇女?#26377;?#35937;。

    导演目光与常人不同,他觉得自己为今后的戏班子有必要开发新的演?#20445;?#23601;答应吴祁侬把梅妃这个角色给他的表妹,再一说,这也是卖给他一个人情,也?#20040;?#36827;后期的合作。

    好在,这吴祁侬的表妹也是真用心,很卖力的在演梅妃这个人物,可编剧总觉得差了那么点梅妃的灵性,但她不好点名,?#36824;?#26263;中,她却有意减少梅妃的戏份。

    导演也知道编剧在做手脚,碍于编剧的实力和人气,他闭嘴没说话。

    戏里戏外,吴祁侬很是认真的给自己的这个表妹讲戏。

    《唐妃》这个戏就这样?#29287;?#24555;半年,有一天,戏中唐玄宗开始宠?#24050;?#36149;妃,唐玄宗对身边这个既懂诗文音律又十分个性浪漫的女子很是欢喜和新鲜,杨贵妃喜欢吃荔枝,高力士察言观色,向唐玄宗推荐自己家乡的荔枝。

    于是唐玄宗下令,开辟出一条运送荔枝的通道,快马加鞭,荔枝从千里之外的潘州?#35828;?#35199;安。

    ?#31508;保?#26757;妃并不知道,有一天她站在院墙,听到快马的声音,以为是和之一样有人来进贡梅花了,梅妃喜好梅花,一打听,才知道那快马是送送荔枝的。

    她明白了,知道了陛下的心,她心灰意冷。

    就是这场表现梅妃心灰意冷的戏,孟子月突然昏倒。

    有诗道:一骑红尘妃?#26377;Γ?#26080;人知是荔枝来。高墙深院梅花落,君?#30446;?#30693;旧人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500足球比分
金叶娱乐平台 青海快三电脑走势图 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图 福彩河北20选5 福彩双色球全复式 上海天天彩 体彩组选445的前后关系 广西11选5投注 极速11选5对应开奖号 555彩票网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每期精准一尾中特2019 江西快3统计图表 围棋盘旳照片 中国贵州福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