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醉小說無彈窗全文免費閱讀網
筆趣閣 > 仙俠小說 > 重生財女很囂張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最幸福的人 大結最局

第三百七十二章 最幸福的人 大結最局

作者:子衿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zuixs.net/book/129819/33432378.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久網址,請牢記!

    “母后——不要啊!你要是死了,我怎么辦?母后!”見沈玲瓏就要自刎,南宮凌云不由傻了眼,南宮思寧死了,若是沈玲瓏再死了,那他怎么辦?

    “諸葛將軍!諸葛侯爺!”南宮凌云驚慌的目光從沈玲瓏身上轉向了諸葛長風,“你剛才不是答應只要我們交出玉璽,就可以放一個人離開嗎?母后已經將玉璽交給你了,你,你快放我離開!”

    “你是天鳳的太子殿下,所以,你的事情我說了不算,要皇上說了才作數!”諸葛長風眼眸一轉道。[燃^文^書庫][www].[774][buy].[com]m精彩東方文學|敬請記住我們的網址:匕匕奇小說。.

    “父皇!”南宮凌云頓時轉向幾乎被人們忽略的臉色黑青的南宮澤,“我們雖然沒有血緣關系,但二十多年來,兒臣一直對父皇恭敬有加……”

    “凌云!你過來!”不等南宮凌云將話說完,沈玲瓏便打斷道,“你過來,我有件事交代你,然后再幫你向諸葛將軍求情!”

    “是!母后!”聽沈玲瓏愿意幫自己求情,南宮凌云的眼眸中不由閃過一抹喜色,當即撥開擋在他身前的黑甲侍衛便向沈玲瓏而去。

    得了諸葛長風的暗示,擋在諸葛長風幾人身前的銀甲侍衛沒有阻攔南宮凌云,直接放他來到沈玲瓏身邊。

    “母后!您快幫我求求諸葛——”

    南宮凌云的話還沒有說完,便戛然而止,因為一柄劍此時已經從他的腹部貫穿而過。

    “母、母后?”南宮凌云不可置信的看著沈玲瓏,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沈玲瓏會給他一劍,怎么也沒有想到沈玲瓏將他叫過來,竟然是要殺了他!

    “我生下你、又養了你二十年多,你竟然不知道我的心意,竟然還要認賊作父?”沈玲瓏有些怒其不爭的看著南宮凌云道,“或許當年,我應該將你一并送出宮去!你,雖是我的親生兒子,可卻生生被南宮澤毀了!”

    說著,沈玲瓏便將插入南宮凌云腹部的劍驟然拔出,又一劍刺入了他的胸口,“今生,便算是母親對不起你,若有來生,不要再做我的兒子!”

    姜暖煙呆呆的看著眼前驟然發生的這一幕,還沒有反應過來,眼睛便忽然被人遮住,整個人也被拉著一連向后退了幾步,隨著“噗——”的一聲響聲,空氣中彌漫的刺鼻的血腥味頓時又濃烈了幾分!

    直到“嘭!”“撲!”的兩聲響聲過后,擋在姜暖煙眼前的諸葛長風的手才拿開。

    就在姜暖煙的面前,南宮凌云死不瞑目的、直挺挺的躺倒在地。

    沈玲瓏也倒在地上。她周圍散落的鮮血猶如罌粟妖艷的花瓣一樣圍繞著她!但她的臉上沒有絲毫的痛苦,有的只是甜蜜與安寧!或許,這才是她最好的歸宿!

    “唉!”姜暖煙不由嘆息了一聲。

    “唉!”諸葛長風也嘆息了一聲,直視著她明亮的眼眸道,“煙兒!這一切,終于都結束了!”

    “那他怎么辦?”武安侯指著被兩名銀甲侍衛攙扶著的孔令銘向諸葛長風與姜暖煙問道。

    看諸葛長風向自己投來問詢的目光,姜暖煙這才轉眸看向孔令銘,“孔將軍自然要回去為孔小姐置辦喪事!來人!將孔將軍趕出皇宮!”

    這對孔令銘來說,或許會比死更難受。

    果然,姜暖煙的話音剛落下,孔令銘便沖姜暖煙咆哮道,“姜暖煙!你這個毒婦——”

    “割了他的舌頭!再趕出宮!”不等孔令銘喊完,諸葛長風便下令道。

    看著孔令銘的身影消失在殿內,姜暖煙從諸葛長風手中接過玉璽轉身遞給南宮凌墨,“所有的侍衛都給你留下,我們先去安葬沈玲瓏他們的尸首,若是明日日出之前,我們還看不到你們,那……”

    姜暖煙的話沒有繼續再說下去,而是看了一眼偎依在南宮凌墨身邊的姜暖雪道,“雪兒!好好照顧自己,保重!”

    “保重!”諸葛長風也向南宮凌墨與姜暖雪道。之后,他便拉著姜暖煙的手向外而去。

    “保重!”武安侯看了一眼兩人,也跟在諸葛長風身后離去。

    看著諸葛長風、姜暖煙、武安侯幾人瀟灑離去,看著幾名抬著沈玲瓏、南宮思寧尸首的銀甲侍衛跟在幾人身后亦步亦趨,南宮澤臉上陰晴不定,嘴唇抖了抖,終究卻什么話也沒有說出來。他能說什么?什么,他都無能為力!

    “皇上!”見姜暖煙幾人離去,一直沒有說話的蕭籬落才看向南宮澤問道,“你還要進行換血嗎?皇上今日幾番動怒,若是不進行換血,怕是不出三日,便有可能再度陷入昏迷!”

    換血?南宮澤的目光不由望向姜暖煙幾人沒有帶走的南宮凌云的尸首,又望向眼前手拿玉璽的南宮凌墨,“凌墨!從今日起,你便是我天鳳的太子!”

    “呵呵!”南宮凌墨并沒有謝恩,只是輕笑一聲,將手上拿著的玉璽遞給南宮澤道,“我剛才的話,父皇怕是沒有聽清楚,太子之位,我沒有興趣!”

    “你,你想要朕的皇位?”南宮澤的眉頭不由蹙起。

    “皇位,我也沒有興趣!父皇自己坐著便好!蕭公子!”南宮凌墨轉向一旁的蕭籬落道,“勞煩你將我的血換給皇上一些!”

    “你,你愿意給朕用你的血?”南宮澤有些愕然的看著南宮凌墨。

    “雖然這么多年,你從來都沒有將我當做你的兒子,但畢竟你還是我的父親,是你給了我生命,今日,我便用我的血來還你當的生養之恩!”南宮凌墨握緊了姜暖雪的手,看向南宮澤鄭重道。

    不理會南宮澤驚駭的雙眸,南宮凌墨繼續道,“如今高少文、趙文泰等人都已經被關進了天牢,到時候你想知道什么,自行去審問就好!”

    “這兵符,是諸葛長風托我交給你的!如今的四十萬大軍都在南城,你隨時可以派人去接管!”南宮凌墨又將一個兵符遞給南宮澤道,“還有,陳陌,他原名秋陌塵,是暖雪的表哥,如今已經從南城離開!”

    “父皇!”南宮凌墨忽然松開了姜暖雪的手,跪下,一連向南宮澤叩了三個頭,這才起身,又握住姜暖雪的手,看向南宮澤鄭重道,“父皇!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父皇!換血之后,你,南宮澤,與我,南宮凌墨再沒有任何瓜葛!”

    “你,你說什么……”自己堂堂一國之君,竟然被人如此嫌棄,只是不等南宮澤的話說完,他的身子一軟,便已經昏了過去。

    “早晚都要讓他昏睡,不如早一些睡過去好了!”蕭籬落收起手上的銀針看向南宮凌墨道。

    南宮凌墨點點頭,對蕭籬落的話并沒有反對。他與宋果將南宮澤抬到榻上,幾人便開始忙碌起來!

    雖皇宮此時到處都充斥著血腥味,但夜色卻依舊毫無畏懼的降臨了!等夜色褪去時,皇宮中的血跡已經被忙碌了一夜的宮人沖刷干凈。

    而慈安山的梅谷中,諸葛長風、姜暖煙,還有武安侯與挺著肚子的姜秋霞,幾人正立在一個栽有梅樹的墳前。

    “生不能同衾,死卻同穴!沈玲瓏與南宮濘應該沒有什么遺憾了!”姜暖煙看著眼前的墳頭道,然后偏頭向諸葛長風問道,“你說,六皇子會來嗎?”

    “你看!”諸葛長風努努嘴,示意姜暖煙向右側看去。

    右側,梅谷的入口處,南宮凌墨拉著姜暖雪的手,宋果推著蕭籬落正望他們這邊而來!

    “南宮凌云的尸首,南宮澤如何處置了?”看這這幾人的到來,姜暖煙懸著的心這才算徹底放心,不由好奇起來。

    “不知道!我們走的時候南宮澤還沒有醒來!”蕭籬落唇邊帶著淺笑道。

    “無論如何,只要他不埋在這里便好!這沈玲瓏、南宮思寧雖行事狠辣,但也算是有情之人,可那南宮凌云,嘖嘖!他若與他們葬在一起,便是對他們**裸的侮辱!”

    “嗯嗯!”諸葛長風連連點頭,表示對姜暖煙的話十分贊成,“說得對!那現在人到齊了,我們走吧!”

    “你說,南宮澤醒來會不會追殺我們啊?”走了兩步,姜暖煙偏頭向諸葛長風問道。

    “他敢?如今天鳳這爛攤子還不夠他收拾?”諸葛長風桃花眼眸一閃,霸氣十足道,“他若敢派人來,我就將他關在皇宮關上三五十年!”

    “三五十年?”姜暖煙忍不住呵呵的笑了起來,“那他怕是要變成干尸了!”

    一路之上,因為要照照顧姜秋霞的緣故,眾人的行程并不快,但也正如諸葛長風所言,南宮澤并沒有派人來追殺他們!

    一月之后,一行人終于到了瑯邪!這一日,剛剛走到瑯琊山的山頂,姜暖煙與諸葛長風所乘的馬車卻停了下來。

    兩人下車一看,只見眾人都已下了馬車,正一臉好奇的看著前面不遠處,就扎在馬路正中間的一頂帳篷!

    “這誰呀?”姜暖煙疑惑的看向諸葛長風,“陌塵表哥不是直接去了藍羽的九羽嗎?”

    不等諸葛長風回答,一陣“咯咯咯”的銀鈴般的笑聲便從帳篷內傳了出來,緊跟著一個紅衣女子便從帳篷中跳了出來,“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從此路過,留下蕭籬落!”

    “九公主!”姜暖煙有些驚喜的看著這個擋在路中間的紅衣女子。

    “長風哥哥!暖煙嫂嫂!”姬佳旋歡快的喊著姜暖煙與諸葛長風,而人卻沖到了蕭籬落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半晌才道,“幸虧你沒事,不然我便讓皇兄出兵滅了天鳳!”

    “你前些日子不是說你崴了腳嗎?”蕭籬落臉上飛起一抹笑意的看向眼前這個紅衣女子問道。

    “我,我,”姬佳旋的眼睛眨巴了半天,卻一時想不出怎么解釋,便一把拉住姜暖煙道,“暖煙嫂嫂,你來看!快來!”

    看姬佳旋扯著姜暖煙繞過帳篷便停住了腳步,眾人不由都跟了過去。

    “你看!”姬佳旋示意姜暖煙遠眺。

    放眼望去,順著瑯琊山而下,一直到遠處視線的盡頭,全部都是紅色。萬里紅妝?這便是諸葛長風說的萬里紅妝?

    “從這里,屬于藍羽的地方開始,一直到藍羽的都城——九羽,全部都鋪滿了紅毯!”姬佳旋看著紅了眼圈的姜暖煙道。

    “諸葛長風!”姜暖煙哽咽著看向諸葛長風喚了一聲他的名字!

    諸葛長風卻抬眸看向遠處,將手放到唇邊,做喇叭狀喊道,“姜暖煙!我要你做我諸葛長風的妻子!做天下最幸福的人!”

    “妻子——!最幸福的人——!”諸葛長風的聲音在這瑯邪山來回回蕩!

    一直在為提高閱讀體驗而努力,喜歡請與好友分享!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500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