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醉小說無彈窗全文免費閱讀網
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鳳臨天下:農女皇后奮斗記 > 第九十三第章

第九十三第章

作者:夜微霜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zuixs.net/book/129825/33432747.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王長生三個,也因他在湖邊突地扯了何卿青一把而惱著他呢,早把撩撥他的心思扔到九宵云外去。

    見他不理會自己,他們也懶得理會他。

    于是三人就各拎了個小板凳,在廚房對面的空地上坐下,說著些村里的趣事,何卿青將來的小坊子,還不時和廚房里忙活的三人搭話。

    何老四一腳踏地院子,見廚房里煙氣四起,忙得熱火朝天的,廚房外頭,卻是另一種番景像。

    何墨白仰天躺在塌子上,雙手抱頭。王長生宋大河張慶志三個,坐在正對著廚房的位置,正交頭接耳的說著什么。

    分成極明顯的兩個陣營。

    何老四愣怔下,笑說,“你們這是怎么了,還鬧著別扭呢?”

    何卿青聽到他的聲音,從廚房探出頭來,見她才剛讓去擺飯桌的何墨白根本沒動彈,就朝何老四笑,“四叔來得正好,菜已好了幾個,你們先上桌。”

    見何墨白仍舊不動,她兩三步邁過去,朝塌子腿上踢了一腳。

    何墨白受驚地瞪了她一眼,這才磨磨蹭蹭的坐起身子,朝宋大河三個哼了一鼻子,不情不愿地把堂屋當飯的飯桌給搬了出來。

    何老四也瞧出來了,指著他這個沒半點子主人樣的主人張羅待客,別說賓主俱歡了,他能即叫卿青丫頭出了力,還要得罪人。干脆自己動手。

    指揮著幾個小娃子幫著擺凳子拿碗筷,不一會兒功夫就把飯桌給支了起來。

    何卿青把兩盤子放了辣子的帶湯烤魚,端到桌上,王青山家的緊隨其后,將辣子炒肉和青菜上了桌。

    何老四朝王青山家的笑道,“青山嫂子,可又麻煩你了。”

    王青山家的擺手,“嗨,這算啥!你們只管吃你們的。”頓了頓,又叮嚀王長生,“你今兒是來做客的,可得有個客人樣子。別那渾勁兒上來就不管不顧的。”

    王青山家的這話即是敲打自家兒子,也有說給宋大河和張慶志聽的意思。

    今兒在山上的事,她才剛聽燒火的巧姐兒和荷花嘀咕了。

    何卿青就笑道,“長生哥算是什么客啊,只管隨意就好。”

    然后又鉆到廚房接著忙活。

    外頭幾人,因有王青山家的話,就拘謹起來。可這一拘謹,就只剩下客套話了。

    何墨白是明擺著不和他們說客套的話。

    盡管有何老四極力活躍氣氛,也還有些冷場。

    大家嘴里夸著何卿青做的飯菜,氣氛不尷不尬地持續了那么一會兒。直到幾杯酒下肚后,氣氛才重新活躍起來。

    最先開口的是張慶志,他端著酒杯,望著坐在主位的何墨白掏心掏肺的說,“兄弟,今兒這話,我原是不想說的,才剛王嬸子也發話了,叫我們收斂著些,可我又不吐不快。”

    他手劃過何卿家的院子,看著何墨白,緊繃著臉,“你知道我卿青妹子才剛從老何家搬出來的時候,這里是什么樣子嗎?”

    點著堂屋,他說,“就這屋子,歲數都快和我爹一般大了。當時那屋頂都快塌完了,幾乎沒塊完整的地方,屋子里還有些地方都長了野草,簡直比村頭的破廟都破三分!東屋我就不說了,你現在看著呢,廚房,那也是和堂屋差不多。”

    “我卿青妹子帶著三個侄女推著小板車,帶著那么幾個破包袱,就那么著在這個跟荒墳一樣的院子里硬是露天睡了幾宿。這地方只這么一戶人家,后面就是黑黢黢的山。七月初,山里也沒月頭,這地方連我都不敢來呢。她一個女娃子家家的,帶著三個不懂事的娃子住在這里能不害怕?”

    “害怕那不也是沒法子的事兒?”說著到這兒,張慶志仰脖喝了一口酒,自顧自的滿上,接著說道,“可你瞧眼下,她一個女孩家上山打獾子抓野雞,一點一滴的愣是把破得不成樣子的院子,收拾得干干凈凈的。堂屋重新上了梁蓋了瓦,廚房重新壘了灶買了鍋,家里的家什,樣樣都添置齊了。自打你來,不但有屋住有床睡,還頓頓有肉吃!”

    張慶志說到這里,聲音猛地撥高,“你還有臉跟我卿青妹子動手,你憑什么呀?她病了,你還笑,你有良心沒有啊!”

    張槐家的忙走到廚房門口嚷他,“慶志,灌幾口黃湯你就找不著東南西北了是不是?”

    張慶志吃了他娘一嚷,氣勢弱下來,卻還是帶著幾分酒意,朝這邊擺擺手,“娘,我們男人家說事兒呢,您少摻合!”

    張槐家的氣得沖過去要削他。

    叫王青山家的給一把拉到廚房,忍著笑和張槐家的,“沒想到慶志這小子,比長生還小那么幾個月呢,平日里也總是愛笑愛鬧的,竟能說出這么一番居家過日子的人才能想到的話。”

    張槐家的怕兒子把何墨白給說惱了,再把桌子給掀了。苦笑了一聲,又要沖出去教訓兒子。

    外頭,卻響起何墨白突兀沉悶的聲音,“還有呢?!”

    雖然刻意壓制的怒氣還是顯而易見的。但王青山家的卻愣了下,朝張槐家的努了努兒嘴,悄笑道,“只要打不起來,咱們就別管。興許他們小年輕們在一起說道說道,比咱們的話更管用呢。”

    在廚房里聽到張慶志的一番話,何卿青有些恍神兒。原來當初她從老何家出來時,在別人眼里是那樣的狼狽可憐。雖然她自己沒感覺,但叫張慶志這么一提,竟然也生出那么點點酸澀來。

    當然,心里頭更多的是感動。和王青山家的一樣,她也沒料到,看起來并不沉穩,甚至在她這個活了兩世的成年人眼中,還帶著幾分少年青澀的張慶志會說出這么一番話。

    也意外,就何墨白那個臭脾氣,張慶志都拿硬話摔到他臉上了,居然忍住了沒發火,還有閑心追問起來。

    可真真是怪事啊。

    別說何卿青沒想到。

    在外面坐著的何老四宋大河王長生三個,同樣也沒料到。

    就連借著酒意說這番話的張慶志也因他的反應愣了一愣。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500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