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醉小說無彈窗全文免費閱讀網
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臥底焚情:男神,請投降! > 章第166章 寧為折腰

章第166章 寧為折腰

作者:田小米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zuixs.net/book/129826/33432941.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行言思看了一眼手表,說道:“我一會兒要去國土局,這樣,讓我的秘書和司機送您去醫院。”言罷,行言思都沒有給董云卿撒嬌的機會,直接沖雅典娜使了個眼色。

    雅典娜得令,扶著董云卿就走。

    “唉唉……”董云卿一臉的不情愿,一步三回頭的凄楚的看著行言思。

    行言思就站在原地,從方才開始到現在,一步都沒有動過。臉上的微笑禮貌而得體。

    雅典娜和董云卿經過蕭笑身邊的時候,蕭笑側身讓了地方。

    再看向模型室的時候,發現行言思終于動了,已經走出了模型室走到了蕭笑身邊,頗顯寵愛的揉了揉蕭笑的頭發。

    蕭笑祥裝嗔怒道:“嘉州有個南姝瑤,這里又冒出來一個董云卿,我沒見過的不知道的,肯定也是前仆后繼數不勝數的。行先生,你家老人有沒有說過你桃花運旺?”

    行言思被蕭笑說的一愣,“我以前怎么沒發現你這么愛吃醋。”

    蕭笑臉皮薄,比不了行言思的坦蕩,直接否認,“誰說我吃醋了,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吃醋了?”

    “好好好,笑笑沒吃醋。咱倆之間都是我在吃醋。”

    咦,蕭笑詫異的看著行言思,小行先生的脾氣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好了,指鹿為馬起來也是毫無原則了。

    兩個人走進模型室,蕭笑把咖啡和核桃派打開包裝,遞到行言思的面前。

    咖啡已經不熱了,有些溫吞,卻是無奶無糖,行言思一貫的口味。行言思心里甜甜的,咬了一口核桃派,把剩下的遞給蕭笑,“你吃吧。”

    蕭笑搖頭,“我吃過了,這個是給你嘗嘗的。好吃吧?”

    “恩。”行言思點頭,“我嘗過了,你吃了吧,別用這種覬覦的眼神再盯著它看了。”

    什么叫覬覦的眼神?蕭笑心里打了個問號,想來行言思也是不喜歡甜食的,于是接過來,咬了一大口。“剛才董云卿摔倒,你怎么也不扶一下?”

    “她自己樂意摔的,我怕擾了她的雅興。”

    “你該不是看到我站在門外,才不去扶美人的吧?”

    行言思眼中風華岑然,揚唇輕輕的笑了,“我扶不扶她,和看沒看到你站在門外,有什么關系?”

    蕭笑噎了一下,不知道該說點什么。這個受西方教育長大的男人,對于感情的事兒,直接的很,根本就領悟不了我大中華的委婉和欲遮還羞的各種手段方式。

    行言思見蕭笑不說話,解釋道:“她是代表董老先生來談江北五號地投標的,不然我是不會見她的。”

    行言思這個認真緊張的樣子,蕭笑覺得很有意思,忍不住去逗他,“你這么對她,就不怕江北那塊地飛走了?”

    行言思搖頭,微微揚起下巴,給人一種骨子里透出來的尊榮驕傲的感覺,“區區一塊地,還不值得我假意奉承。何況,我和董家是合作關系,不是有求于他,折不了身價彎不下腰。”

    如此這般的行言思,給人一種頂天立地傲骨錚錚的感覺,像是春秋時期的游俠兒,以浩然正氣立身于亂世之中,傲骨不折,氣節不損。

    “那什么能讓小行先生折腰呢?”

    行言思拉過蕭笑的手,“除了父親,這世上也就剩下你了。”

    蕭笑心為之一震,深深的看向行言思,行言思眉眼之間帶著淺淺的笑和深深的情,將蕭笑看著。

    彼此的對望,只恨不能一望便終了了余生,只剩下此情不滅,不改,不悔。

    可惜,世事無常,再深的情遇上了造化弄人,也只能落得孤舟望斷,情深不壽的下場。

    兩年后的米蘭城,行言思坐在畫室的地上,一屋子的畫稿鋪了滿地,都是炭筆的素描畫,畫中的女人無一例外俱是蕭笑。

    行言思隨手拿起一張畫,“啪嗒”一聲點燃了打火機,火光遇到畫紙,立刻就纏了上去,大口的吞噬起來,煙霧冒了出來,白紙漸漸變成黑色的紙屑,落在地上。

    行勇推門進來的時候,被一屋子的煙嗆了一口,咳嗽起來。待氣息平順之后,他說道:“先生,已經核實過三遍了。蕭笑確實死在了那次爆炸中,尸骨無存,蕭家蕭恒之發了幾天的瘋,最終還是埋了她的衣物下葬。警隊那邊也有了消息,恢復了簡言的檔案和職位,追授一等功,葬烈士陵園。”

    行言思沒有說話,沉默的看著手里的畫燒成了灰燼,帶著火苗的碎屑燒到了他的手,他也不覺得疼,反而揉滅了火苗。然后他又點燃了一幅畫,火光照在他陰沉的臉上,有一種半明半暗的陰森感覺。

    行勇無聲的站在原地,沒有說話。

    過了半響,行言思的聲音沙啞干癟,“她沒有死,再查。”

    行勇垂在身旁的手握成了拳頭,“是。”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行言思燒了大部分的畫,一地的黑色灰燼,滿屋子的煙味嗆人。

    行言思忍耐不住,猛烈的咳嗽起來。

    行勇一個箭步沖到行言思身前,跪在地上拍著他的后背,為他順氣。

    行言思緩了緩,擺擺手道:“沒事了,先出去吧。”

    行勇實在是忍不住了,聲音顯得有些憤怒的說:“先生,蕭笑已經死了。”

    行言思的手一頓,轉過頭來,眼神透著兇狠的看著行勇,一字一句的說:“她,沒有死。”

    “那她也該死!”行勇握著拳頭,臉上滿是恨意的說:“她手上沾著我們行天多少條人命,先生你不知道嗎?”

    行言思居然嘿嘿的笑了,有一種皮笑肉不笑的詭異感,“她是我的女人,挫骨揚灰皆得由我,不能死在莫名其妙的爆炸中。”

    “先生你何苦這樣執著,讓自己痛苦呢?”

    “是我的自負和任意妄為害了兄弟們的性命,我既然活下來了,就不會讓他們白白犧牲。不只是蕭笑,所有的人,我都要他們付出代價。”行言思說到這里,方才詭異的神色消失不見,眼中的堅毅重新顯現了出來,那種他在身前可敵千軍萬馬的自信從容自然而然的流露著,他看向行勇,“蕭笑如果在現場,楚齊不會引爆炸彈的,順著證人保護計劃查下去。”

    “是。”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500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