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醉小說無彈窗全文免費閱讀網
筆趣閣 > 仙俠小說 > 望族閨秀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火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火

作者:楚容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zuixs.net/book/129829/33433305.html 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一個時辰,對沈孤桐仿佛度刻如年。不是所有小說網站都是第一言情首發,搜索151+看書網你就知道了。緒恒久在翰林院平日板著一張僵尸臉,為人一板一眼,咬文嚼字,可自他步入香蘭暗室的片刻,那緒恒久就露出一副垂涎三尺的下jian模樣,沖上前抱住他一副貪得無厭的模樣。

    沈孤桐不動聲色的滅了蠟燭,焦糊的味道散了滿室。緒恒久問,“怎么滅了光?”

    “我不喜亮。”沈孤桐安靜地說,握住那雙滿是老繭炙熱的手,按去自己的身上。果然那緒恒久一驚,旋即喜出望外的笑出聲來。

    隨后便是一片昏天黑地,沈孤桐忍盡屈辱,他想哭,卻哭不出聲,已沒了眼淚。緒恒久放肆的聲音在他耳邊咬著,“還別說,你這身姿可真像我們翰林院新來的探花郎,那小腰身,看得人心癢癢的。”

    沈孤桐只覺身如針扎,直到外面傳來一陣陣呼喚聲:“桐哥哥,你在哪里?桐哥哥,你出來呀!”

    沈孤桐一驚,翻身欲起,無奈被那肥碩的身子壓在身下。

    不過須臾的功夫,樓上一片吵鬧聲,旋即傳來一陣驚叫聲:“起火了,起火了,救火呀!”

    起先緒恒久還貪婪的壓著他不肯放手,口中說著,“起火,自有人去救火!”

    直到嗆鼻的煙氣撲面,四周呼吸困難,沈孤桐才驚呼一聲,“起火了!”一把推開緒大人掙扎起身。

    只那瞬間,徐恒久一把扯下沈孤桐的面具,獰笑著說,“讓爺好好看看你的小模樣。”

    驚愕的四目相對的瞬間,緒恒久驚跌了下巴般張張口道,“你,沈孤桐?”

    只那三字出口,沈孤桐的眸光里映出血色,他一笑道,“是我,大人好眼力,好雅興!”

    說罷一把拉住緒恒久喊,“快逃命!”

    只在緒恒久張皇四顧的瞬間,沈孤桐提起一把木杌,狠狠掄起,撲的一聲,血光四濺被火光吞噬,沈孤桐順勢一腳踢去,緒恒久倒去火海里。沈孤桐一攬床上的明絲袍,披裹了身子,四下望望,推開窗子縱身跳下。

    樓下是一片青草綠地,夾道是竹林幽綠,更有羅漢松美人蕉幾株點綴太湖石。救火人,逃命的人奔跑叫囂,夾雜了烈火肆虐的聲音,聽得人驚心動魄。

    沈孤桐不顧一切,他七拐八繞,尋了適才聽到謝展顏叫鬧的地放尋去,不知為何,他一心要救出火海里的謝展顏,他要帶她離開!

    人影晃動,一頭烏發一身青衫的身影從眼前飄過,她如何更做了男兒裝束?想是明白了女兒裝束出入此地不便。

    “顏兒!”他不顧一切的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不顧一切的拖了推開眾人向前沖去,兜兜轉轉,繞去廊下一片假山,他熟練的搬動石頭,密道機關呈現眼前。

    “快,隨我來!”他吩咐一聲,一抬眼,不由驚呆,“怎么是你?”

    謝流熏,眼前人可不是師妹流熏,不是展顏。

    謝流熏驚愕地問,“正是流熏呀,師兄還在尋誰?”

    沈孤桐四下環顧,急得問,“展顏呢?她在哪里?”

    “展顏?我也是來尋她,怕這丫頭惹禍,她被家人塞進轎子綁回府去了。”流熏麻利地應道。沈孤桐這才略松口氣,打量了眼前的流熏,流熏還好奇地打量他,詫異地問,“沈師兄,如何這般裝束?”

    沈孤桐騰然面赤,含糊道,“衣衫被火燎了,隨手抓一件遮身。”

    “可你,血!”流熏驚叫。

    沈孤桐一摸臉,那血,是緒恒久的血,骯臟的血讓他作嘔,他啐一口道,“才救人被掛傷,不妨事。”不容分說抓住流熏的手就向密道下躲去。口中低聲遮掩,“是一位同僚透露給我的,此地可以通往鬧市。”

    流熏將信將疑,詫異地四下望著。此刻她心頭突突亂跳,卻有一股快感。眼前的仇人同她共處一室,各自暗中拔劍直指對方命門。就看誰的劍法精準!

    她提了裙衫下去密道,低聲道:“師兄莫怪顏兒,今兒忠孝王府去尋母親鬧事,說是顏兒身懷忠孝王世子的骨血,要接了顏兒回去給地下的鬼魂成親,還要顏兒為世子守寡。顏兒才做出些詭異的事兒跑來這里縱火鬧事。”

    “是展顏縱火?”沈孤桐難以置信地問。

    “可不是展顏嗎?她小姐xing子嬌蠻成xing,尋不到師兄,就吩咐奴婢們砸樓館,爭鬧間就點火生事了。或是她無意,或是丫鬟們誤打了燭臺點燃了簾幕,火勢不可收拾。”流熏咳嗽著。

    沈孤桐怔了怔,似在尋思流熏的話,心里有幾分失落。謝展顏竟然是因被忠孝王府bi婚才急得來這里尋他,要他頂了這頂王八帽子。他冷哂,撇撇唇角,無奈前行。他不知前面的路在何方,自己要如何走出這片黑暗。但他是沈孤桐,他不甘就此沒落。

    流熏問:“沈師兄,聽母親說,沈師兄要告長假回江南,不知何時回來呀?”

    流熏透出一片悵然的模樣。

    沈孤桐打量她,仿佛打量一匹獵獲到手的小鹿,再想是該咬斷她脖頸送給主人邀功,還是放了她,但一念只在眼前。

    這里的地形他頗熟悉,昔日他是師父得意的弟子,初來京城的時候,他就將常春樓上下弄得清車熟路。他疾步從密道向前,這里有幾間密室如地宮一般。往日朝廷有些權貴,因有此嗜好不敢示人,就偷偷在地宮尋樂,一擲千金。地道那端,通往鬧市后的一處廢舊庭院,要行出二里路的距離。沈孤桐將身才下到密道,繞過一道小石門,輕輕叩了機關,閃身進入,又將機關復原,流熏緊隨其后。

    “顏妹妹的禍可是闖大了,”流熏說,“聽說,這常春樓的掌柜叫什么馮四爺的,被一段燒落的匾額墜落砸得腦漿迸裂,死了!”

    “馮四死了?”沈孤桐驚問。

    “怎么,沈師兄認得此人?”流熏驚得問,忽然她恍然大悟,“是了,聽金嬤嬤說,沈師兄昔日入謝府前似借了什么人的印子錢,賣身契被典押給了常春樓。”流熏神秘地問。

    沈孤桐一陣狂喜,死了?死了好,死無對證!真是天不絕我!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500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