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有钱人 > 第〇二三节 李公子李岩

第〇二三节 李公子李岩

作者:笔讷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164772/37850480.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李岩笑着招招手,唤来一个小男孩,说道:“喏,就是这个小娃儿半夜跑来通知我的。”

    姬庆文定睛看去,竟是四方客栈掌柜的那个十岁不到的小男孩,没想到他遇到张献?#22812;?#26469;打劫这样的大事,居然还能够临危不惧、处变不惊地跑去搬救兵——这样的见识和胆识,莫说是同其他小孩相比了,就是比起姬庆文、多九公这些大人来也要高出不少。

    于是姬庆文笑摸了摸小男孩的头,说道:“原来是掌柜的侄儿啊,了不起、了不起,果然是少年英雄。你叫什么名字?我知道了,也好送些钱粮给你父母,报一报你的救命之恩。”

    听姬庆文说到这里,那小男孩眼中机灵聪慧的眼神顿时暗淡下来,嗫喏着说不出话来。

    客栈掌柜连忙接过话头,说道:“客官,我这侄儿是个可怜人,爹妈早就没了,因此才在我这小店里帮忙换口饭吃 。他同我一样姓李,名字是我哥起的,叫定国。”

    “李定国?”姬庆文听了这名字又是一愣,隐约间记得李定国乃是明末第一良将,在抗清大业岌岌可危之时力挽狂澜、两阙名王,以至天下震动,乃是一个不世出的人才。

    “?#19978;?#29616;在年纪还太小了些……”姬庆文想到这里,禁不住自言自语道。

    掌柜的就正对着姬庆文,听了这话,忙问道:“什么‘年纪太小’?姬少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姬庆文轻咳了一声,想了想说道:“哦,是这样的,我看李定国年纪虽小,却也是个可造之材,想着能不能带他离开此处,去京师也罢、回西安也好,邀请名师指教,将他培养成一个了不起的人才。”

    掌柜闻言,脸上初是一喜、随后又是一忧,说道:“姬少爷的好意,我替死去的哥哥、嫂嫂谢过了。?#27426;?#25105;家族里还有人,要是就这样让少爷带定国离开,未免有人说小人不恤亲情……”

    掌柜这话确实符合情理,让姬庆文听了无法反驳,略感有些失望。

    李岩却笑着插话道:“姬公子也是一番好意,李定国我见过几?#21361;?#20063;确实是个聪明孩子。?#27426;?#21313;年树木、百年树人,这种事情急不得一时……好了,现在天色不早,这里又出了这样的事情,实在不宜居住。若是姬公子不弃,可否愿意随我进碛口镇过夜?”

    姬庆文受了惊吓,也确实不愿意继续住在西湾村了,便点头答应下来,又?#24895;?#22810;九公和杏儿收拾起包裹行李和马匹车辆,跟着李岩往碛口镇而去。

    一路之上,姬庆文同李岩攀谈了几句,终于知道这李岩就是传言当中的李老相公——李精白的儿子。他李家乃是此间的名门望族,碛口镇?#32610;?#22806;?#27426;?#21322;的土地都是他家的,就连他今夜带来的这些精壮汉子,也都是李家组织起来的乡勇团练。

    因此既是李岩领人过来,城?#25856;?#21355;便没有继续紧闭城门的理由,赶紧开门迎接李岩等人进镇,还不忘打听一声:“我小舅哥没事吧?”

    姬庆文这才想起来,这个之前将?#32422;?#25298;之门外的城?#25856;?#21355;,乃是四方客栈掌柜的亲戚,那自然也就是李定国的亲戚——那也就难怪李定国这个小孩子能够半夜进镇报信了。

    因是半夜时分,因此碛口镇内一片昏暗,姬庆文仗着天上星星、月?#32451;?#20986;的暗淡的光,只能看出这座碛口镇是一座依山而建、规模颇大的城镇。

    在李岩的带领下,姬庆文一行穿过整座城镇,终于在一座门前有两座五尺来高的石狮子坐镇的大宅?#22909;?#21069;停了下来。

    李岩朝姬庆文拱了拱手,说道:“这里便是寒舍,若是姬公子不嫌弃,不如就在寒舍委屈一夜如?#21361;俊?br />
    能在前任兵?#21487;?#20070;、二品大员家里过夜,那也算是一桩奇遇了,姬庆文?#27604;幻?#26377;拒绝,略谦逊?#25512;?#20102;几句,便跟着李岩进了门。

    一进李府大门,李岩便?#24895;?#20960;个早已等候着的家丁,让他们照管好姬庆文的马匹车辆,再收拾起府里客房,让几?#36824;?#23458;居住。李岩安排妥当之后,便又亲自领姬庆文一行,向李府深处走去。

    这座府邸十分宽大,比起姬家在西安城的宅邸不知大了多少,因此姬庆文跟着李岩走了许久,这才停下脚步,抬眼见几个下人?#36874;?#21629;将三间客房收拾好了,便?#20013;?#36807;李岩,就在这几间客房内住下。

    经过今日夜里这场有惊无险的风波的,姬庆文已是疲惫不堪,后脑勺刚刚接触到枕头,双眼一合就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睡了多久,姬庆文耳边传来“笃笃笃”的敲门声,他尚?#27492;?#37266;,脑子有些糊涂,听了这几声并不急促的敲门声,居然有些紧张,忙问:“谁啊?”

    门外有人回答:“少爷,是我,杏儿。”

    姬庆文听了心中?#27426;ǎ愿?#36947;:“哦,是杏儿啊,你进?#31383;傘!?br />
    他话音?#31456;洌?#25151;门便被从外轻轻推开,只见杏儿捧了盆温水缓缓走了进来,将水盆放在桌上,又搓了把毛巾,送到姬庆文床边,柔柔地说道:“少爷,该起床了,杏儿侍候你……”

    经过昨夜破 瓜和遇袭带来的双重刺激,杏儿圆润的脸盘上挂满了不安和紧张,显示出一种与众不同的娇羞之态来。

    姬庆文见了,吐了吐舌头,邪邪一笑,问道:“你要侍候我?那我问你,你打算怎么个侍候法?”

    说着,姬庆文一手抓过杏儿的手腕,将她拖倒在床上,另一只手便从她的衣领口伸了进去,不安分起来。

    杏儿脸上立即红得?#36335;?#35201;滴出血来,赶紧压低了声音说道:“少爷,少爷,都天亮了,你别做……”

    姬庆文意犹未尽,调笑道:“天亮了又怎么了?我别做什?#35789;?#24773;?”

    杏儿眉毛拧得?#36335;?#19968;根打了?#28572;?#30340;麻绳,娇嗔道:“少爷,别,李公子在外?#36820;?#30528;你起?#26448;兀 ?br />
    听了这话,姬庆文才记起?#32422;?#29616;在借宿在前兵?#21487;?#20070;李精白的府里,便赶忙将手?#26377;?#20799;怀里抽了出来,低声问道:“你说李公子就等在门外?”

    杏儿?#20037;?#28857;?#35828;?#22836;。

    姬庆文轻咳两声,立即换了一副一本正经的嘴脸,抬高了声音说道:“现在都什?#35789;?#20505;了,你快服侍我起床,?#19968;?#35201;去拜见李公子呢。”

    说着,姬庆文便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穿着梳洗完毕,这才?#26377;?#20799;刚才还来不及掩好的房门里出来,果然看见李岩已站在屋前小院之中等候姬庆文。

    现在正是?#33050;?#26102;分,日头正亮,让姬庆文能够好好打量一下这个别人口中的尚书公子李岩——只见李岩也是二十来岁的年纪,身穿一身湖青色的蜀锦长?#37048;?#22836;上扎起儒巾、手中摇着湘妃竹扇,脸上还没续起胡须,五官长得甚是清秀——标标准准一个翩?#24187;?#20844;子。

    相比起来,姬庆文?#32422;?#19981;过是个商人家的子弟,长得也很普通,在李岩面前顿时有些黯然失色,便赶紧上前作揖道:“在下是客,应?#31508;?#22312;下要先?#31383;?#35775;的,现在居然劳动李公子先过来了,真是失礼了。”

    李岩展开折扇,掩嘴道:“哦?原来姬公子是要?#31383;?#35775;我啊?不知是怎么个拜访法?”说着,便“哈哈”大笑起来。

    姬庆文这才知道是?#32422;?#26041;才同杏儿调笑的几句话被李岩听去了,脸上顿时一阵尴?#21361;?#35828;道:“在下失礼了,失礼了。”

    李岩摆了摆手,笑道:“圣人都说‘?#22330;?#33394;,性也’,哪有什么好失礼的?倒是姬公子手下一个丫鬟都这样标致,却是令人?#23604;邸!?/div>
500足球比分
中彩票软件 黑龙江福彩快乐10分 山西快乐十分看号技巧 11位怎么买彩票 中超直播广州恒大 幸运农场奖结果走势图 湖北11选5一定牛 香港赛马会慈善网 篮球比赛 福建体彩11选5 快三走势图今天青海 快乐十分历史开奖查询结果 武汉刮刮乐 真人龙虎斗论坛 体彩20选5中三个有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