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有钱人 > 第三节 飞鱼服 绣春刀

第三节 飞鱼服 绣春刀

作者笔讷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164772/37850495.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这样花痴的笑让在场诸人看了都有些莫名其妙还是李岩反应最快拉了拉姬庆文的衣袖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事情已定再同魏忠贤这个阉人说话没有益处我们还是回屋去?#19968;?#26377;些不明白要请教你呢

    姬庆文这才从思春之中苏醒过来急促地说了几个哦字便转身返回自己的房间见杏儿已穿戴齐整便请李岩进屋又叫多九公和黄得功护住房门以防万一

    姬庆文在屋中坐定?#34892;?#20799;多点几枚灯烛泡好两碗浓茶啜了一口说道李兄是想问我到底是怎么认识这白莲教中之人的

    李岩点点头正要请教

    于是姬庆文便将在西安城?#23567;\贤?#20852;饭馆之中那场议佃之争的始末同李岩细细说了

    李岩一边听一边点头说道如今虽然天灾人祸?#27426;ϣ?#21271;方又有女真造逆可大明根基未动百姓人心思定新皇登极之后又能铲除?#35828;场?#25320;乱反正白莲教想要在这个时节凭空起事谈何容易

    这几句话姬庆文却不赞同他知道崇祯皇帝已是明朝最后一个皇帝而以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为代表的农民起义更是迫在眉睫如果说大明朝还有什么根基的话那也是摇摇欲坠了

    可是这些话姬庆文却是不能同李岩说的只能就事论事道那个?#36132;?#23376;就是白莲教主徐鸿儒并不是那种愚昧无知之人他?#36824;?#26159;觉得自己年事已高想要乘此机会冒?#24187;?#38505;看着能不能当几天皇帝罢了

    李岩叹了口气说道人嘛就是这样哪个人心里没个皇帝?#25991;أ?#23567;时候大?#26131;?#28216;戏都要假装争一争这至尊之位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

    姬庆文却道别人不好说我却没有这样的雄心大志只想舒舒服服做一个富翁而已

    李岩掩嘴笑道姬兄这是好福气能够出生在大户之家其?#28783;?#22825;下人皇帝做不成能做一个富翁也是天大的福分了?#36824;?#22312;下看姬兄似乎还有些别的追求呢

    哦什么追求姬庆文追问道

    李岩一笑我?#31383;?#33714;教那个女子容貌甚是妖艳姬兄对她不会一点意思都没有吧

    侍立一旁的杏儿听了这话?#25104;?#19968;沉又见姬庆文恬不知耻地含笑点头心中又是一紧可又想起自己下人的身份只好低下头沉默不语

    却听李岩规劝道姬兄古往今来都说女人是红颜祸水这话虽然有失偏颇可放在这个白莲教?#23567;?#31168;英的女子身上却是一点不错沾惹上了她别说是博取功名了就是安稳当个富翁都未必可得呢

    这话姬庆文虽不完全同意可也知?#35272;?#23721;是在为自己着想便不愿同他争论转开话题说道我看与其担心白莲教的事情还不如担心今天我们同魏忠贤之间的这些?#32454;𡭡?br />
    听了这话李岩也不禁苦笑道是啊今晚的事情传扬出去都说是我们救了魏忠贤现在我们不是?#35828;场?#20063;是?#35828;?#20102;

    可不是嘛姬庆文也笑道早几年还好偏偏是在魏忠贤已被皇帝拿下眼看就要性命不保之时莫名其妙加入了这个日薄西山的?#35828;?#21487;以说是无妄之灾了这就好像

    他原本想说就好像在1945年当汉奸?#20445;?#21487;忽然想到这话一出口必然露出?#26222;?#20415;赶紧?#30446;?#36947;就好像玄武门之变前投靠隐太子李建成

    李岩却道唐太宗李世民毕竟是个明君气量也大多少李建成一党的人被他收入帐下魏徵就是其中一?#34180;?br />
    姬庆文接着他的意思说道李兄的意思难道当今皇帝有没有这个气量么

    李岩连忙伸出右手食?#31119;?#22312;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道这些事情姬?#20013;?#37324;知道就是了可就是万万不能说出口来

    姬庆文满不在意地说道这有什么就你我兄弟二人在此有什?#26149;门?#30340;还怕被别人听了去吗

    李岩一脸的严肃说道对所谓隔墙有耳就怕被别人听了去姬兄你还记得方才那个给魏忠贤开门的人吗

    姬庆文想了想说道记得这人不离魏忠贤左右就连白莲教的妖人过来厮?#20445;?#20182;都没有参与想必是魏忠贤的贴身亲近之人我们评论几句皇帝的话被他听见了又有什么大不?#35828;ģ?br />
    李岩道姬兄久在西安不知道朝廷体制也没什么奇怪的你看那人衣服打扮是不是同别人有所不同

    姬庆文仔细回忆了一下还真记得那人衣着的确同其他旁人不同却说不出有什么门道来便问道好像确?#20302;?#21035;人不一样不知其中有什么讲究

    李岩正色道飞鱼服绣春刀他是锦衣卫

    姬庆文惊道早就听说过锦衣卫的大名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魏忠贤也太胆大?#35828;?#29616;在是什么身份地位自己还不清楚居然还敢安排锦衣卫做自己的护卫

    李岩道姬兄还是太?#20826;?#20102;些恐怕这锦衣卫并非不是魏忠贤安排的而是皇帝安插在他身边的耳目负责监?#28216;?#24544;贤一举?#27426;?#30340;

    姬庆文听了觉得李岩这话甚合情理刚要附和两句却听窗外传来几声大笑两?#36824;?#23376;的推断虽有?#35272;欢?#31163;事实却是大相径庭徐某既不是魏公公安排下的也不是圣上安插来的而是心?#26159;?#24895;护送公公南下的

    姬庆文听了大惊忽然想到黄得功还守在门外便大叫道黄得功说话的是什么人你可别放他进来一边说一边推开窗户露出两只眼睛朝窗外望去

    却见正是方才那个贴身护卫魏忠贤的锦衣卫身穿飞鱼服腰跨绣春刀站在距离姬庆文房门四五步的地方

    那锦衣卫视力不错一眼就看出探出了半个脑袋的姬庆文说道这?#36824;?#23376;下官徐纯朝锦衣卫?#23500;?#20325;事魏公公有一句话?#24895;?#19979;官同两?#36824;?#23376;通禀一声

    姬庆文不?#19968;?#31572;扭头问李岩道李兄怎?#31383;e?br />
    李岩略加思索道听听不妨便高声朝门外说道有什么话你现在就说

    徐纯朝拱手道魏公公见两?#36824;?#23376;一表人才正想同两位叙谈叙谈也不需两位到公公房内拜见公公亲自到两位的房间中来

    姬庆文听了眉头一皱又对李岩说道怎?#31383;e?#35265;不见我看魏忠贤还是不见为好

    李岩立即答道没错魏忠贤过去是阎王现在是瘟神还是不见为好?#27426;?#20182;现在势力尚在虽要拒绝却也不能伤了他的面子

    于是姬庆文斟酌了一下语句说道魏公公是何等尊贵之人在下两人?#36824;?#26159;无名小辈哪敢?#22836;?#39759;公公过来公公一片好意我们心领了至于相见叙谈在下实在是想不出能有什?#26149;?#35848;的徐大人就请回吧

    他话音?#31456;?#21364;听门外传来苍老尖利的嗓音嘿嘿猴崽子说话中听?#19978;?#35828;来说去不就是不肯见一见杂?#34915;P?#26434;家在新皇上跟前是不得宠了难道现在要落到见两个举人都不行的地步了吗

    这个问题问得甚是刁钻让姬庆文和李岩不知如何回答

    只听魏忠贤又说道纯朝啊你给杂家搬?#23721;?#23376;过来我就等在门口这两个猴崽子总要出门的不愁见不到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500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