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有钱人 > 第〇三〇节 飞鱼服 绣春刀

第〇三〇节 飞鱼服 绣春刀

作者:笔讷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164772/37850495.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这样花痴的笑,让在场诸人看了都有些莫名其妙,还是李岩反应最快,拉了拉姬庆文的衣袖,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事情已定,再同魏忠贤这个阉人说话没有益处,我们还是回屋去,?#19968;?#26377;些不明白,要请教你呢。”

    姬庆文这才从思春之中苏醒过来,急促地说了几个“哦”字,便转身返回自己的房间,见杏儿已穿戴齐整,便请李岩进屋,又叫多九公和黄得功护住房门,以防万一。

    姬庆文在屋中坐定,?#34892;?#20799;多点几枚灯烛、泡好两碗浓茶,啜了一口,说道:“李兄是想问我,到底是怎么认识这白莲教中之人的?”

    李岩点点头:“正要请教。”

    于是姬庆文便将在西安城?#23567;襖贤?#20852;”饭馆之中那场议佃之争的始末,同李岩细细说了。

    李岩一边听,一边点头,说道:“如今虽然天灾人祸?#27426;希?#21271;方又有女真造逆,可大明根基未动、百姓人心思定,新皇登极之后又能铲除?#35828;场?#25320;乱反正,白莲教想要在这个时节凭空起事,谈何容易?”

    这几句话姬庆文却不赞同,他知道崇祯皇帝已是明朝最后一个皇帝,而以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为代表的农民起义更是迫在眉睫,如果说大明朝还有什么根基的话,那也是摇摇欲坠了。

    可是这些话,姬庆文却是不能同李岩说的,只能就事论事道:“那个?#36132;?#23376;就是白莲教主徐鸿儒,并不是那种愚昧无知之人。他?#36824;?#26159;觉得自己年事已高,想要乘此机会,冒?#24187;?#38505;,看着能不能当几天皇帝罢了。”

    李岩叹了口气,说道:“人嘛,就是这样,哪个人心里没个皇帝?#25991;兀?#23567;时候,大?#26131;?#28216;戏,都要假装争一争这至尊之位,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

    姬庆文却道:“别人不好说,我却没有这样的雄心大志,只想舒舒服服做一个富翁而已……”

    李岩掩嘴笑道:“姬兄这是好福气,能够出生在大户之家,其?#28783;?#22825;下人,皇帝做不成、能做一个富翁也是天大的福分了。?#36824;?#22312;下看姬兄,似乎还有些别的追求呢……”

    “哦?什么追求?”姬庆文追问道。

    李岩一笑:“我?#31383;?#33714;教那个女子,容貌甚是妖艳,姬兄对她不会一点意思都没有吧?”

    侍立一旁的杏儿听了这话,?#25104;?#19968;沉,又见姬庆文恬不知耻地含笑点头,心中又是一紧,可又想起自己下人的身份,只好低下头沉默不语。

    却听李岩规劝道:“姬兄,古往今来都说女人是红颜祸水,这话虽然有失偏颇,可放在这个白莲教?#23567;?#31168;英’的女子身上,却是一点不错。沾惹上了她,别说是博取功名了,就是安稳当个富翁,都未必可得呢。”

    这话姬庆文虽不完全同意,可也知?#35272;?#23721;是在为自己着想,便不愿同他争论,转开话题说道:“我看与其担心白莲教的事情,还不如担心今天我们同魏忠贤之间的这些?#32454;稹?br />
    听了这话,李岩也不禁苦笑道:“是啊,今晚的事情传扬出去,都说是我们救了魏忠贤,现在我们不是?#35828;场?#20063;是?#35828;?#20102;……”

    “可不是嘛!”姬庆文也笑道,“早几年还好,偏偏是在魏忠贤已被皇帝拿下,眼看就要性命不保之时,莫名其妙加入了这个日薄西山的?#35828;常?#21487;以说是无妄之灾了,这就好像……”

    他原本想说“就好像在1945年当汉奸?#20445;?#21487;忽然想到这话一出口必然露出?#26222;潰?#20415;赶紧?#30446;?#36947;:“就好像玄武门之变前,投靠隐太子李建成……”

    李岩却道:“唐太宗李世民毕竟是个明君,气量也大,多少李建成一党的人被他收入帐下,魏徵就是其中一?#34180;!?br />
    姬庆文接着他的意思说道:“李兄的意思,难道当今皇帝有没有这个气量么……”

    李岩连忙伸出右手食?#31119;?#22312;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道:“这些事情,姬?#20013;?#37324;知道就是了,可就是万万不能说出口来。”

    姬庆文满不在意地说道:“这有什么?就你我兄弟二人在此,有什?#26149;门?#30340;?还怕被别人听了去吗?”

    李岩一脸的严肃,说道:“对,所谓‘隔墙有耳’,就怕被别人听了去。姬兄,你还记得方才那个给魏忠贤开门的人吗?”

    姬庆文想了想,说道:“记得这人不离魏忠贤左右,就连白莲教的妖人过来厮?#20445;?#20182;都没有参与,想必是魏忠贤的贴身亲近之人。我们评论几句皇帝的话,被他听见了,又有什么大不?#35828;模俊?br />
    李岩道:“姬兄久在西安,不知道朝廷体制,也没什么奇怪的。你看那人衣服打扮,是不是同别人有所不同?”

    姬庆文仔细回忆了一下,还真记得那人衣着的确同其他旁人不同,却说不出有什么门道来,便问道:“好像确?#20302;?#21035;人不一样,不知其中有什么讲究?”

    李岩正色道:“飞鱼服、绣春刀,他是锦衣卫。”

    姬庆文惊道:“早就听说过锦衣卫的大名,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魏忠贤也太胆大?#35828;悖?#29616;在是什么身份地位自己还不清楚,居然还敢安排锦衣卫做自己的护卫?”

    李岩道:“姬兄还是太?#20826;?#20102;些。恐怕这锦衣卫并非不是魏忠贤安排的,而是皇帝安插在他身边的耳目,负责监?#28216;?#24544;贤一举?#27426;?#30340;。”

    姬庆文听了,觉得李岩这话甚合情理,刚要附和两句,却听窗外传来几声大笑:“两?#36824;?#23376;的推断虽有?#35272;恚欢?#31163;事实却是大相径庭,徐某既不是魏公公安排下的、也不是圣上安插来的,而是心?#26159;?#24895;护送公公南下的。”

    姬庆文听了大惊,忽然想到黄得功还守在门外,便大叫道:“黄得功,说话的是什么人?你可别放他进来。”一边说,一边推开窗户,露出两只眼睛朝窗外望去。

    却见正是方才那个贴身护卫魏忠贤的锦衣卫——身穿飞鱼服、腰跨绣春刀——站在距离姬庆文房门四五步的地方。

    那锦衣卫视力不错,一眼就看出探出了半个脑袋的姬庆文,说道:“这?#36824;?#23376;,下官徐纯朝,锦衣卫?#23500;?#20325;事,魏公公有一句话?#24895;?#19979;官同两?#36824;?#23376;通禀一声。”

    姬庆文不?#19968;?#31572;,扭头问李岩道:“李兄,怎?#31383;歟俊?br />
    李岩略加思索道:“听听不妨。”便高声朝门外说道,“有什么话,你现在就说。”

    徐纯朝拱手道:“魏公公见两?#36824;?#23376;一表人才,正想同两位叙谈叙谈。也不需两位到公公房内拜见,公公亲自到两位的房间中来。”

    姬庆文听了眉头一皱,又对李岩说道:“怎?#31383;歟?#35265;不见?我看魏忠贤还是不见为好。”

    李岩立即答道:“没错,魏忠贤过去是阎王、现在是瘟神,还是不见为好。?#27426;?#20182;现在势力尚在,虽要拒绝,却也不能伤了他的面子。”

    于是姬庆文斟酌了一下语句,说道:“魏公公是何等尊贵之人,在下两人?#36824;?#26159;无名小辈,哪敢?#22836;?#39759;公公过来?公公一片好意,我们心领了,至于相见叙谈……在下实在是想不出能有什?#26149;?#35848;的,徐大人就请回吧……”

    他话音?#31456;洌?#21364;听门外传来苍老尖利的嗓音:“嘿嘿,猴崽子说话中听,?#19978;?#35828;来说去,不就是不肯见一见杂?#34915;錚?#26434;家在新皇上跟前是不得宠了,难道现在要落到见两个举人都不行的地步了吗?”

    这个问题问得甚是刁钻,让姬庆文和李岩不知如何回答。

    只听魏忠贤又说道:“纯朝啊,你给杂家搬?#23721;?#23376;过来,我就等在门口,这两个猴崽子总要出门的,不愁见不到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500足球比分
快乐十分十一选五体彩开奖结果 平码网 天津十一选五预测 彩票10万交税多少 管家婆心水首页 快乐飞艇是什么 时时彩购彩平台 排列三2元彩票 一波中特期期公开 彩票玩法技巧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结果 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 刘伯温高手论坛228333 11选5 胆拖 辽宁快乐12走势图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