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有钱人 > 第〇三九节 无情对

第〇三九节 无情对

作者:笔讷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164772/37850514.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此人话音?#31456;洌?#20415;听大堂之中有人起哄:“又是你刘若宰——刘元胤兄啊!昨天你出了个刁钻的题目斗诗,被你独占鳌头。怎么?今天又想出什么鬼主意,想着法子来羞辱我们么?”

    那叫刘若宰的读书人笑道:“昨天?#39029;?#20102;什么刁钻题目了?写风、写花、写雪、写月,悉听尊便,这有什么难的?”

    立即又有人驳斥道:“废话,怎么不难?写风花雪月,诗里却不能带着风花雪月。不光这四个字不能带;就连梅、兰、菊之类的花名也不能带;就连玉兔、皎盘、蟾宫之类的别称也不能提,这诗还叫人怎么做?”

    刘若宰听了,挠挠头,说道:“昨天是兴之所至,随口出题,今日一听才知道刘某让诸位作难了。那好,今天我也不作诗了,定个简单的——对联,对对联,如何?”

    大堂中立即有人说道:“既然是刘兄出题,自然简单不了,这对子恐怕也不是那么好对的吧?”

    刘若宰掩嘴笑道:“那是自然,我们今天来个无情对!”

    “无情对!”

    “无情对!”

    大堂之中又有人低声惊呼:“无情对,那可难了!”

    姬庆文从后?#26469;?#36234;而来,不通文法,不知道这个“无情对?#31508;?#20160;么讲究,便?#19990;?#23721;道:“李兄,对对子嘛,怎么还分有情?无情?”

    李岩说道:“寻常对子要求上下两联不禁要字字对仗工整,更要意境相同。‘无情对’则反其道而行之,工整对仗自然是需要的,语境却要差别越?#23545;?#22909;。”

    李岩一边在介绍,同桌的那个老者也在向身边的少年解释:“比如?#39029;?#25104;祖皇帝,曾经出一上联作‘色难’——取自《论语·为政》;大学士解缙先生对之以‘容易’。字字工整,意思却不相干,这就是无情对。”

    姬庆文听了李岩的介绍不住点头;那少年听了老者的解释也暗暗颔首。

    却听刘若宰说道:“既然诸?#27426;?#26080;意见,那在下就先出题了。上联是——”他看了看窗外,接着说道,“上联是——一架瓜棚遮北斗。”

    ?#25628;?#19968;出,原本重口纷纭的大堂里立即陷入了沉静。这里都是通过了县试、乡试两道关卡突围而出的饱学之士,?#27426;?#21016;若宰此联一出,却无人响应作答,无不低头思索着这无情对的下联。

    姬庆文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对不出来,便也不用深思熟虑,只抬眼观察众人神情,只见有的面露难色、有的冥思苦想、有的?#39318;?#36731;松,就是没有人举手答题。

    姬庆文又将视线移回来,见那老中少三人?#25104;?#21448;同众人不同,似乎并没有在思索答案,而是在饶有兴致地看?#39286;幀?br />
    却听李岩在姬庆文耳边问道:“姬兄,这道上联,你对出下联了没有?”

    姬庆文道:“我肚子里有几?#25991;?#27700;,李兄还不知道?我是有情对、无情对,一概对不出来。听李兄口气,莫非是李兄已对出来了?何不说出来显摆显摆?”

    李岩满不在乎地说道:“这都是雕虫小技,不说也罢。”

    又过了半晌,那刘若宰说道:?#32610;?#30340;没人能对吗??#19978;А上А上?#26126;日又有人说我刘若宰恃才傲物,故意出难题了……”

    正在这时,同姬庆文、李岩同桌的那个少年忽然高声说道:“有人对出来了,喏,就是这个人。”说着,就伸手一指李岩。

    刘若宰见了,立即说道:“哦?既然如此,这位先生何不露上一手,也好让我等开开眼界?”

    李岩?#31383;?#25670;手道:“在下可没本事对出来,倒是我这个兄弟满腹经纶,已是胸有成竹了。”说着,就拍了拍姬庆文的肩膀。

    姬庆文被李岩这话说得直冒冷汗,忙低声道:“李兄别拿我开玩笑了,我怎么能对得出来?”

    那边刘若宰却在催促:“那就请那位先生出来指教吧。”

    姬庆文哪有什么能说出来指教的,正想着脱身的办法,却听李岩在自己耳边说出了下联:“半边竹笠寄东坡。”

    姬庆文闻言未?#21543;?#24605;,便脱口而出:“半边竹笠寄东坡。”

    此联一出,连升客栈大堂之中立即响起赞叹之声——这两联极为工整,却是上联说物、下联谈人,互不相干——正是所谓“无情对”!

    就连刘若宰也赞道:“好联,好联!那在下再出一联。”说着,他?#20102;?#20102;一下,说道,“今日在?#24405;?#24215;家杀鸡,便有一联——细羽家禽砧后死,请问下联?”

    李岩不假思索,将下联在姬庆文耳边说了。

    姬庆文也赶紧鹦?#38590;?#33292;道:“粗毛野兽刘先生。”

    刘若宰听了一愣,瞪大?#25628;?#30555;说道:“你……你……你骂我?”

    众人这才?#20174;?#36807;来,立即哄堂大笑:“哈哈哈!骂得好,骂得好!没想到你刘元胤也有折戟沉沙的一天?”

    姬庆文却不想在京城随意得罪人,忙道:“不是我骂你,我就是想骂,也编不出这样的下联来。喏,都是我这边这位李兄教我的。”

    说着便伸手一指李岩。

    此时李岩也?#27426;?#36215;文胆,抬头说道:“不过是在下兴之所至、信口捻来,绝对没有讥讽之意。我倒另有一个上联,想请这位刘先生应答。”

    刘若宰忙道:“请问。”

    李岩说道:“我等进京赶考,无不为了仕途功名,若是高中状元,便能选入翰林院,当一个五品编修,穿上天青色官服,上联来了——五品天青褂。”

    刘若宰眼珠一转,说道:?#32610;?#24039;,我家是卖药的,下联来了——六味地黄丸。”

    这两人一唱一和,一出一答,说得妙趣横生、精彩绝伦,让连升客栈里不?#21271;?#21457;出欢呼叫好之声,仿佛是在欣赏着这刘、李二人的相声。

    就这样,两人对了四五联,终于停了下来,只听刘若宰说道:“刘某是南直隶人士,向来自诩是江南第一逸才,满以为今年状元是志在必取、舍我其谁。今日才知道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说着,他忽然抬高了声音,说道:“诸位,今科科举,状元就是这位兄台,榜眼便是在下无疑,尔等费尽心力,也就争个探花好了。”他语气依旧是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让人感受不到丝毫谦逊。

    正在这时,忽然有人朗声说道:“你们这些酸腐文人,真是百无一用。如今大明关外强敌窥伺,你们一个个在这里舞文弄墨,还能将关外的女真人都杀死了吗?”

    此人这几句话,诚如晴天霹雳,将众人从“文斗”的氛围中拉了出来,无不注目而去。

    姬庆文也向那人望去,却见此人不是旁人,正是今日崇文门口,领了一班武将进城的那个年轻人。

    只见他昂首挺胸站在大堂之中,身上笼罩着一层器宇轩昂、英姿飒飒的气质,在一帮文人之中真有一种鹤立鸡群之?#23567;?br />
    他见众人被自己一番话说得哑口无言,脸上立即露出得意的表情,嘴角扬起微笑,扫视了众人一眼,正要缓?#40548;?#19979;,却听有人说道:“看你的样子,不像个读书,也是来进京赶考的吗?”

    那人停住动作,说道:“那是自然,我不来赶考,又怎么会住进这连升客栈?我是个武举人,是来考武进士的。”

    他?#25628;?#19968;出,大堂里头立即哄笑起来:“哦~我?#31508;?#21738;位学贯古今的大师呢,原来不过是个武夫。我问你,你会写自己的名字吗?”

    那人剑眉一耸,说道:“武人又怎么样?文人又怎么样?此?#20301;?#19978;下诏,在原有的文科之外,另开武科取士,为的就是广纳天下文武英才。圣上这份苦心,尔等不能体悟也就是了,居然还敢冷嘲热讽,真是不知?#20040;酢!?br />
    他将当今皇帝抬了出来,立即堵住了纭纭众口,原本喧嚣的连升客栈大堂,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500足球比分
平特论坛 过人技巧 广东福彩快乐10走势图 体彩p3开奖结果今天 福彩快3湖北走势图 130期平特肖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网球少年贾 快三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中彩票怎么领奖 陕西11选5今日预测 11选五五码分布图 足彩半全场胜胜 上海时时乐开 江苏快3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