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有钱人 > 第〇五七节 收买人心

第〇五七节 收买人心

作者:笔讷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164772/37850559.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转眼就是第二天了。

    才到清晨时分,宋应星就到织造衙门来找姬庆文,说是织工已经到齐,就等织造提督大人过来训话。

    姬庆文昨夜因忙于查账对账,弄到半夜才睡,精神有些萎靡,慢吞吞从床上爬下来,梳洗穿着齐整之后,才缓缓出门。

    此时李岩也已起床等在外边,见姬庆文姗姗来迟,便笑道:“姬兄,这会是你要开的,怎么你却最后一个出来?这有些太失礼了吧?”

    姬庆文伸了个懒腰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30933;训?#24320;会?#27426;?#26159;下属等着领导的吗?不可能让领导等着下属吧?就是皇上早朝,也只有百官跪等皇上召见,没有皇上早到等着臣下觐见的?#35272;?#21543;?”

    还真是这个?#35272;懟?br />
    姬庆文这一番话竟说得宋应星哑口无言。

    倒是李岩知道他的禀性,说道:“好了,就你姬兄歪理邪说多,可别人已到了,总?#32531;?#35753;人就这样干等吧?”

    谁料说话间姬庆文已经快步往衙门外走去,不忘回头对李岩、宋应星说道:“好了,现在是我在等你俩了,还不快跟上,不怕失礼吗?”

    李岩摇着头苦笑了一下,便招呼着宋应星跟了上去。

    姬庆文原以为苏州织造衙门里七百多工匠,就算来七成人,也得要将近五百人,可进了织坊一看,才稀稀拉拉站了三百多人,立即有些不高兴,对宋应星说道:“宋孝廉,我昨天让你将织工们尽量请来,怎么七百多人的织工,才到了这几个人?”

    宋应星忙拱手道:“大人是这样的。七百一十六人的数目,是名册上的匠户的人数。可这其中也包括了不堪劳作的老人和没有成年的小孩。今天能来这三百人,已是很了不起的了。”

    “原来如此。”姬庆文说道,“恐怕这也是匠户制度中的一大弊端了吧?”

    宋应星点点头,?#24202;?#26126;说:“大人知道就好。既然现在人已经到齐,那我们就开始开会吧。”

    宋应星见姬庆文点头答应,便高声说道:“诸位诸位,今日请大家过来,是织造提督大人有一件要紧事情同大家宣布。”

    他话音?#31456;洌?#32455;工里便有人问到:“宋孝廉,你一向只过来修理织机罢了,同织造衙门从来都没有什么瓜葛。今日我们是看着您老的面子才到此处集合的,却没料到你怎么倒替衙门传话了?”

    这问题问?#27809;?#30495;有些门道。

    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宋应星只是个举人,并没有织造衙门的官职,自然也就没有资格召集织工们。

    就这样,原本面对前任织造提督太监郭敬,也能表现得不卑不亢的宋应星,竟被这句话问了个哑口无言。

    话听到这里,姬庆文已经意识到了,这苏州城中市民见多识广,只要觉得自己占?#29228;恚?#23601;敢于正面对抗朝廷,同陕西、山西那边的农民佃户大有不同。

    于是姬庆文拿出去年对付高迎祥、李自成的经验,高声说道:“大家请静一静。宋孝廉召集大家过来,是受了本官的请托,本官也有意请宋孝廉到织造府内任职,只不过宋孝廉身上有正经举人功名,前途无量,未必看得上织造府这杂道小官罢了。否则,只要孝廉公动动嘴皮点点头,那就是织造衙门的人了。这下,有资格召集各位开会了吧?”

    姬庆文这几句话说完,便轮到那些织工们无言以对了。

    众人沉默了片刻,忽然有人挤开人群,站到姬庆文身前,朝他深深一揖,道:“方才听这位大人口气,好像就是新任的织造提督了吧?”

    姬庆文闻言一愣,说道:“我这不是还没自我介绍呢吗?怎么你就知道我是新任织造了?”

    那人五短身材,肚?#28216;?#20984;,长着一张典型的南方人的脸,朝姬庆文乐呵呵地一笑,答道:“姬大人昨天就到了,没说三句话,就把郭敬给骂走了,我们织工里早轰动了,都等着见一见姬大人的面呢!”

    姬庆文听他说话倒也?#25512;?#20415;顺着话头向众人自我介绍了,又问道:“这位……这位前辈吧。看你也是老织工了,不知如何称呼?”

    那人作揖道:“草民葛胜,寻常织工而已。”

    一旁的宋应星却道:“这位葛胜兄的父亲可了不得。记得是万历二十九年吧,那时候宫里的太监到苏州城里来催税,乱设关卡,弄得人心惶惶。还是这位葛兄的父亲葛成,蕉叶扇一挥,挑动全城百姓起义,吓得这死太监卷铺盖就走,可谓是?#27426;?#20339;话了。”

    姬庆文听了不住点头,却问:“可太监势力不小,又大多心胸狭隘,葛老先生怕是要受阉人?#32676;?#20102;吧?”

    宋应星答道:“姬大人所料不错。不过三天,官府就派兵过来搜索起义民众,葛老先生唯恐无辜百姓受到牵连,干脆挺身自首,这样的风?#29301;?#20174;古至今又有几人能有?”

    “唉!”姬庆文叹息道,“?#19978;?#36825;样一位义士,被太监拿住,恐怕是要?#20197;?#27602;手了……”

    宋应星笑呵呵说道:“姬大人且慢感慨。我苏州百姓?#24515;?#33883;老先生忠义,左右打点,将?#20185;?#19979;下能走通的门路全都走了一遍。因此葛老先生至今还在监狱之中待审,一日三?#36884;?#26377;人伺候,只是不得自由罢了。”

    姬庆文听了灵机?#27426;?#35828;道:“想来葛老先生大概也有六十多了吧?总待在监狱里不是个事。这样,今日我们散会之后,我就写封书信到京师里去,保管葛老先生没几天就能出狱。”

    葛胜听了这话,一双绿豆大的眼睛瞪得好像蚕豆,问道:“真的?姬大人可别骗我啊!”

    宋应星笑道:“葛成啊,这位姬大人是老督师孙承宗大人的高徒,当今天子跟前说得上话的人,你父?#23376;?#26159;遭阉人陷害入狱的。现在皇上圣明,只要姬大人陈明原委,圣上必然准奏,那苏州知府凭什?#24202;?#25918;人?”

    宋应星话未说完,葛胜竟已是满脸泪光,“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朝姬庆文磕了三个头:“没想到姬大人有这样的来历、这样的本事。刚才草民无礼了,还请大人恕罪、还请大人恕罪……”

    姬庆文赶紧附身将葛胜扶起,又听李岩在他耳边说道:“姬兄,你这人心收买得高明,还不赶紧乘?#21364;?#38081;?”

    姬庆文大受启发,说道:“葛前辈何须如何?本官既然做了这么个官职,那同各位一样,也都是织造衙门的人,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说这样的两?#19968;埃俊?br />
    他这话说得又通?#23376;?#35802;恳,让在场的织工无不默默点头。

    于是姬庆文便将话题引入正题,轻咳了两声,说道:“这次皇上派我过来,是有一项重大任务托我来做。”

    说到这里,他故意停了停,让众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自己身上,这才接着说道:“当今圣上仁义,情愿减去苏州织造一半的进攻织品,用来筹措每年二十万两白银充?#20498;?#24211;。昨天本官同宋孝廉算了一下,若一半的进贡锦缎,大约能赚十六万两银子。这里还差着四万两的缺口,因此……”

    葛胜接话道:“因此姬大人是要我们多织些锦缎,好放到外面市场上出售吗?”

    姬庆文没想到这个葛胜倒是个直肠子,不过这样说话倒也爽快,便点?#36820;潰骸?#27809;错,就是这样,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困难?”

    葛胜眉头拧得好像一卷麻绳,说道:“姬大人对我有恩,可有些话我也得实话实说。我们这些织工,每年能完成朝廷的定额,已经很不容易了,若再往上增加产量,怕是很困难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500足球比分
双色球141期历史号码查询 11选5害死人的真实 福彩深圳风采走势图大星 湖南幸运赛车综合走势图 3d5码复式什么意思 宁夏十一选五任选三 陕西11选五任六遗漏 12月12日双色球开奖号码 贵卅快三走势图表今天 购彩网 福利彩票25选7中奖号码 天津11选5规则 北京时时彩(3gcp彩票很赞) 福利彩票走势图 双色球投注技巧---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