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有钱人 > 第〇六五节 我被拉黑了

第〇六五节 我被拉黑了

作者:笔讷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164772/37850577.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这几口琼浆玉液下肚,姬庆文顿觉神清气爽,刚要开口说话,却又被钱谦益抢在前头。

    只听他说道:“姬大人是皇上钦差,那自然是圣上心腹之人。?#19978;?#38065;某天启朝?#35789;苧说?#36843;害,几年来一直在闲居这穷乡僻壤,竟无缘?#27426;?#19975;岁天颜,却不知当今圣上是何等样的英明之主?还请姬大人能?#30343;?#19979;。”

    姬庆文道:“圣上我见得也?#27426;唷?#19981;过皇上年纪虽然不大,却是极为英明睿智,而且做事雷厉风行,绝不拖泥带水,是一位少见的少年圣主。”

    姬庆文这几句话说得虽然有些夸张,却是他发自肺腑的真心话。

    有了同崇祯皇帝那天的一夜长谈,又通过孙承宗的?#31508;笔?#20449;往来,知道这位皇帝做事虽然急躁一些,但从内心里,却是真心想做事情、真心想把事情做好的一位皇帝。

    光凭这两点,纵观整个中国历史,崇祯就已是一位难得的好皇帝了。

    也因此,姬庆文已然下定决心,要尽自己的能力,帮助崇祯皇帝避免重演“并非亡国之君的亡国悲剧”——当然了,前提是要姬庆文自己有钱人的舒坦日子能够继续过下去。

    那边钱谦益听了姬庆文这几句话,也是不住地点头,说道:“钱某在朝中的几位同学、门生也是这个看法。皇上登极大宝之后,即能取缔?#35828;场?#26292;尸魏奸。之后便大举启用袁崇焕,意图收回关外失地,重振数十年颓废之风。这样的消息,传到钱某这穷庐陋室,钱某也是欢欣鼓舞呢!”

    姬庆文赶紧抓住话头,说道:“就是这个?#35272;懟?#30343;上此次派我到江南来担任苏州织造,就是为了筹集银两供应辽东战事的。皇上的意思,是将每年的苏州上贡的绸缎数额减半,多出来的拿到市场上出售,这样得来的钱,便能供应袁督师收?#35789;?#22320;了。”

    钱谦益一边听,一边想,直到姬庆文把话说完,这才说道:“圣上能有这样的决断,乃是江山社稷之福啊!”

    姬庆文尚未?#20174;?#36807;来,李岩却赶紧抓住话头,说道:“此次我们姬大人专程登门拜访,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姬庆文也赶忙附和道:“对,就是为了织造衙门所生产的绸缎打不开销路,因此才来求见钱先生的。”

    钱谦益脸色顿时大变,问道:“这话怎讲?”

    于是姬庆文便将织造衙门现在陷入的销路紧缩的困境,同钱谦益?#36214;?#35828;了。

    钱谦益一边饮茶,一边听姬庆文讲话,待他说完才答话道:“这件事情确?#30340;?#21150;,可钱某一个赋闲在家之人,又有什么法子呢?当然了,我也颇有一些浮财,姬大人让我出个几千一万两银子,收购一些绸缎,那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只是这并非长久之计吧?”

    姬庆文忙道:“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是想让钱先生出面,疏通一下苏州商会的关?#25285;?#22909;让他们来采购我们生产的绸?#23567;!?br />
    此话一出,钱谦益脸上顿时笼罩上了一层乌云,问道:“我哪有这个本事?不知这话姬大人是听谁说的?”

    于是姬庆文便又将柳如是同自己说的那些话,添油加醋地说给了钱谦益听。

    这回钱谦益听完却没有立即答话,左右盘算了一下,说道:“苏州商会里,确实是有钱某的几个朋友。不过我们都是君?#21448;?#20132;,一向都没有什么利益交葛。让钱某出去说话,似乎有些不妥吧?”

    姬庆文忙道:“柳如是已经同在下说过了。说钱先生乃是东林领袖,而苏州商会一向支持东林党人。这件事情只要钱先生金面一露,他们必然是会马首是瞻的。”

    钱谦益又叹气道:“这件事情不是钱某不肯帮忙。只是以钱某现在的身份,恐怕名不正、言不?#22330;?#23020;大人知道,我现在是个闲居的草民,头上不过有个名不?#31508;?#30340;东林党魁的虚号罢了。”

    “对啊,在下就是看中钱先生这党魁的身份嘛!”姬庆文插话道。

    钱谦益尴尬地笑笑:“姬大人知道,现在这位当今,最厌恶的就是官员结党营私。若是以东林党的身份,就算是将这件事情办成了,皇上也未必会高?#35828;摹!?br />
    钱谦益这几句话还真有几分?#35272;恚?#35828;得姬庆文一时语讷。

    李岩却道:“那也是有折衷的方案的。不如这样,姬大人过两天摆几桌席面,宴请苏州商会之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到时候也请钱先生一同?#25226;紜?#24109;间姬大人自会提出自己的主张,到时候请钱先生随声附和几句也就行了。”

    钱谦益却道:“这个怕有所不妥吧?钱某?#30343;?#37202;力,也从来不去吃人家的酒席……”

    “要么?#22836;?#38065;先生动动笔,写张纸条也好?总不能让我白跑一趟吧?”姬庆文又道。

    “钱某许久不曾动笔了,最近也没有什么文思,恕难?#29992;?#20102;啊!”钱谦益的话说得虽然?#25512;?#24577;度却依旧极为坚定。

    姬庆文还要再说,却不?#20185;?#26049;的李岩用力拉了拉他的袖子,说道:“姬兄,我们还是走吧,在这里多留没用。”

    姬庆文却不愿起身:“李兄你在说什么呢?我们事情还?#35805;?#22949;,怎么能半途而废?”

    李岩更加用力地拉了一把姬庆文,道:“他不愿帮忙,我们再多求他,也不过是自取其辱,还有什么好多说的?”

    姬庆文听了,虽不同意李岩的说法,却也拗不过他,只得起身,向钱谦益作揖道:“钱先生,在下求你办的这件事情,并不是在下的私事,往小了说关系到朝廷收入,往大了说有可能拖延前线战事。我们今日算是先见过面了,望钱先生再考虑考虑,我们过两天再?#31383;?#35775;。”

    钱谦益赶忙起身,十分郑荣地还了个礼,说道:“钱某腿脚不便,就不远送了。”

    “腿脚不便?你刚才走路不是挺利索的吗?”姬庆文问道。

    钱谦益一脸的尴尬,又说道:“还有,钱某过几日就要奉旨进京去了,两位先生就请不要过来了,免得白跑一趟。”

    这几句一说,姬庆文已是明白了钱谦益的心思——原来自己竟然已经被这位党魁给“拉黑”了!

    他心中顿?#34987;?#27668;,只说了?#26696;?#36766;”两个?#37073;?#20415;转身离开了。

    门外那黄衣女子见状,赶紧迎了上来,十分?#25512;?#22320;说道:“两位先生要回去了啊?来,我给两位引路。”

    姬庆文在钱谦益那边受了气,便也忘了自己“怜香惜玉”的本性,立即斥道:“要你在这里做什么好人?我们不是瞎子,也不是傻子,认识回去的路!”

    说罢,便同李?#20063;?#32937;往前方赶去。

    那黄衣女毕竟还是个小姑娘,被姬庆文这样没头没?#32536;匾欢傺党猓?#31435;即呆在原地,两眼已是泪水婆娑。

    姬庆文和李?#24050;?#21407;路退出钱谦益宅邸的内院,推开?#22909;?#21364;见多九公和黄得功已候在门外。

    只听多九公乐乐呵呵说道:“少爷,东西已经送进去了。这位钱先生既然已收了我们的礼,那事情也该办成了吧?”

    “办成了?办成了屁!还敢收礼?走,我们去把绸缎讨回来。”姬庆文怒气冲冲地说道。

    多九公却犯了难:“东西?#38409;?#20986;手了,又怎么有往回讨的规矩?#21487;?#29239;不是在开玩笑吧?”

    “开什么玩笑?不能讨回来,那我抢也要抢回来。”姬庆文一指黄得功道,“得功,是你办事的时候了,走,跟本少爷一起去这姓钱的库房,把咱们家的东西给拿回来。”

    黄得功虽然勇力过人,却是天生长了个小胆子,听了姬庆文这话,不由得犹豫起来:“东家,抢人家东西,总不太好吧?万一人家报官了,那可怎?#31383;歟俊?/div>
500足球比分
天中图库好运彩339 广州体育彩票官网 特码计算公式 海南体彩官方网下载 2019第91期码报 香港赛马会论坛网站 彩票平台刷流水骗局 双色球开奖结果地区分布图 河南快三投注 两码中特永久免费公开 黑龙江十一选五结果 福彩快乐十分 2019九龙心水网高手论坛 云南高频彩11选5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