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有钱人 > 第〇一三节 张献忠,你还认得我吗?

第〇一三节 张献忠,你还认得我吗?

作者:笔讷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164772/37850680.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见到这样的场面,张献忠忍不住向榆中县城看去,想要求助于高迎祥和李自成,希望他们能领手下精兵从对手侧方插入,试试看能否扭转战局。

    却没料到方才还蜷缩在城一角的两人,竟不知什?#35789;?#20505;已然溜了个无影无踪!

    张献忠顿时产生了一种被出卖?#35828;?#24863;觉,骑在马上对自己仅剩下的骑兵怒不可遏地大喊道:“孩儿们,跟朝廷的走狗们拼了,跟?#29486;?#19978;啊!”

    说罢他便要一马当先,纵马向姬庆文方向猛冲过去。

    却不料孙可望从一旁将他坐骑的缰绳紧紧拉住,劝道:“八大王,眼前的官军不好对付,我们的骑兵杀上去,就是能赢,?#19981;?#25439;失惨重。大王,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

    这一句话,立即?#29467;?#33041;发热的张献?#19968;?#22797;了理智,咬牙切齿了好一阵,终于还是将马死?#35272;?#22312;原地,没有向前发动攻击。

    旁边一个骑兵听张献忠命令下得明确,却迟迟没有行动,忍不住上前半步,问道:“大王,我们还打不打了?”

    这一句话问到张献忠心中痛处,张手就是一个耳光狠狠打在那骑兵的脸上,骂道:“打,打个屁!打得过吗就打?”

    那骑兵忍住痛、捂住脸,又问道:“那不如先行撤退?”

    却不料张献忠?#35789;?#21448;是一个耳光,骂道:“撤退?不就是?#20248;?#20040;??#29486;?#20002;不起这个人!”

    那骑兵平白无?#26102;?#24352;献忠扇了两个耳光,眼中泪水顿时淌了出来。

    张献忠扭头见他满脸的委屈表情,又想起这位骑兵跟他出生入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顿时又有些于心不忍,说了句:“是?#29486;?#38169;了,?#29486;?#21507;了败仗,心情不顺,不该拿你出气。等回去,?#29486;?#36175;你几两金子就是了。”

    孙可望见张献忠气消了,才敢上前问道:“八大王,我看前头?#20999;?#27493;卒是撤不出来了,还?#20040;?#29579;的心腹弟兄都是骑兵,没有折在阵中,不如今日认个怂,先撤退了再说,如何?”

    张献忠脸上肌肉拧成一团,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29486;?#32456;究还是不能服气,倒要看看对面官军是哪个混蛋的军马,将来也好找他报仇!”

    说着,张献忠便驱马往姬庆文左翼疾驰而去。

    孙可望见了,忙招呼骑兵们紧紧跟上。

    转眼之间张献忠便已来到阵前,见自己派出去的步卒已被杀伤了一小半,其余之人犹在同官军殊死搏斗。

    他又抬眼见官军厮杀到现在,阵型没有半点紊乱,所用的武功招式虽然简单却极有效,手中所持的兵刃也极精锐锋利——别说是自己手下这临时拼凑起来的三千步卒了,就是再来三千,也未必使他们的对手。

    想到这里,张献忠已是输得心服口服,又抬头见官军阵中飘扬着四面战旗,分别写?#25319;?#22823;明”、“朱”、“姬”、“戚”几个大字。

    其?#23567;?#22823;明”和“朱”字大旗乃是秦王朱存枢的名号,用的都是亲王制式,懂行的人一看就是与众不同。可张献忠却看不出其中门道,只?#31508;?#23547;常官军使用的寻常之物,却对“姬”字和“戚”字两面旗帜产生了兴趣。

    ?#27426;?#20182;并不?#29486;鄭?#21482;好问身边的孙可望:“这两个什么字?”

    孙可望如实回答,又补充道:“大概是领军的将领的旗号吧,不知是姓姬?还是姓戚?”

    张献忠点点头,扯着嗓子喊道:“哪位是姬将军?哪位又是戚将军?”

    这一仗虽然是以少克多,打得却是十?#26234;?#26494;,姬庆文尚有闲暇东张西望,也看见了张献忠的行动、听清了张献忠的问话,便高声回答道:“张献忠,还认得我吗?”

    张献忠注目望去,大喝一声:“原来是你!当年在山西碛口,?#29486;?#23601;因为你吃了亏、送了命,没想到冤家路窄,今日又在这里相逢,看?#29486;?#19981;跟你杀个你死?#19968;睿 ?br />
    说着说着,张献忠又丧失了理智,纵马就要冲入战阵之内。

    还是孙可望将张献忠拦住,劝解道:“八大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看来姓姬这小子天生是大王的仇家,这笔账,我们将来有的是时候好好算算!”

    姬庆文这边也没闲着,伸手拍了拍身前两个兵士的肩膀,令他们这就收回手中倭刀,重新举起火枪,就要向张献忠射击。

    孙可望见了,忙道:“大王,官军火枪厉害得很,我们还是快走吧!”

    张献忠虽然粗鲁狂躁,性情却是极为狡猾,做不出那种莽撞送死的行为,听孙可望讲得颇有几分?#35272;恚?#21482;得带着几分怨恨,拨转马头悻悻而退。

    等姬庆文这边两个火枪手装?#27809;?#33647;、子弹准?#35813;?#20934;射击之时,张献忠已带着?#20889;?#30340;亲信骑兵,在一片扬起的黄?#33080;?#22467;的掩护之下,跑到西北不知何处去了。

    姬庆文见自己这一场大战,既没有抓住高迎祥、李自成,又跑了张献忠、孙可望,顿?#26412;?#24471;了无意思,拍拍身边的陈文昭道:“陈将军,首恶元凶都跑了,再多杀也没有什么意?#32908;?#20320;试?#38405;?#19981;能叫眼前这些民军投?#34507;桑俊?br />
    陈文昭也觉多杀无益,便对左右两个嗓门最大的团练兵士吩咐了两句,那两个兵士便放开嗓门大声吼道:

    “大人恩德,有意宽恕,放下武器,饶尔不死!”

    “大人恩德,有意宽恕,放下武器,饶尔不死!”

    这几句极简单的话喊了?#36824;?#19977;五遍,便将民军最后一点锐气喊得烟消云散,他们不由自主地放下了手中?#20999;?#21193;强可以称作“兵器”的农具,呆呆站在原地,似乎刚才所做的事情,同现在的他们没有半点关系。

    姬庆文抬眼望去,见三千民军步卒,已在自己手下两百团练兵士和秦王朱存枢麾下一千王府护卫的斩杀之下,只剩下一千两三百人而已,其余一千七八百人死的死、?#35828;?#20260;,都倒在地上,用犹自发热的新鲜血液灌溉着干枯龟裂的黄土地。

    姬庆文是头回见识这样大规模的厮杀,眼前断裂的肢体、?#24378;?#20013;弥漫的血腥、耳中响起的哀嚎,无不剧烈地冲击着他那略显敏感的神经,让他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剧烈的、想要呕吐的冲动。

    而今日这一场为时?#36824;?#19968;个多时辰的战斗,对姬庆文?#24515;?#30340;这两百名乡勇团练而言,比起之前近百天的训练,显得更加重要。他们双手沾染上了鲜血,从此再不是为了一年一百两银子的军饷的平民百姓,而成了真正懂得厮?#31508;?#24590;么一回事的战士。

    领军带队的陈文昭也是许久没有闻到沙场之上这呛人的血腥气?#35835;耍?#38271;舒了一口气,问姬庆文道:“大人,我们已经赢了,应当如何善后,还请大人示下……”

    这种事情,姬庆文怎么会懂,随意地摆摆手道:“该怎么做,就请陈将军怎么做好了。”

    他又吩?#35272;?#20803;?#36820;潰骸?#38472;文昭将军指挥作战甚是辛苦,李指挥也去帮帮他好了。”

    于是陈、李二人互相配?#24076;?#23558;投降的民军解除武?#21834;?#38598;中在一起,派专人进行看管,又派人将敌我双方的伤亡情况进行了清点——此役姬庆文所部团?#20998;?#26377;五人身负轻伤,无一人阵亡;秦王府护卫阵亡六十二人,受轻重伤者有两三百人?#27426;?#27665;军被杀死八百余人,被俘?#35282;?#20004;百余人,俘虏之中受?#35828;?#20063;有一千四百余人……

    仅从战果而言,可谓是完胜了……

    ?#27426;?#38754;对这样大胜的局面,姬庆文却提不起半点兴趣,意?#27515;?#29642;地问道:“这么许多俘虏——还有受?#35828;摹?#24212;当如何处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500足球比分
经典一尾中特 海南七星彩论坛 排球比分直播捷报 竞彩足球胜平负澳客 中国福利彩票2019010期开奖号码 l辽宁11选5 [排列三走势图表] 国际斯诺克台球游戏 双色球17046期中奖号码 足彩胜负彩18012期 038免费一肖中特 黑龙江时时彩乐乐 加拿大快乐8最快开奖 时时彩9码漏洞 6623777一码三中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