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有钱人 > 第二六〇节 聋子加瞎子

第二六〇节 聋子加瞎子

作者:笔讷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164772/37850996.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果不其然,姬庆文在苏州城里还?#36824;?#19978;几天安生日子,沈良佐便派人过来请他到松江府码头上去。沈良佐是松江市舶司提举,叫副提举的姬庆文过去用了一个极?#25512;?#30340;“请”字而不是“传”字,这叫姬庆文无法拒绝。

    而姬庆文其实已多少猜出了沈良佐的用意,因此也并不着急出发,而是叫?#20384;?#23721;和李元胤两人,到第二天中午才姗姗离苏,赶往松江府的淀山港。

    淀山港码头名义上已经被沈良佐带来的京营军士接管了,可码头?#20185;?#19979;下依旧都是姬庆文的人,因此他们一行三人毫不费力便穿过围堰,来到码头那座高楼门前。

    高楼之下,沈良佐早就听到姬庆文到达的消息,已在门外等候,见他过来,远远便迎了上来,颇同姬庆文寒暄了几句,才将姬庆文等人迎上高楼。

    待几人坐下喝了一会儿茶,还是沈良佐先沉不住气,说道:“姬大人,这座码头你经营许久,虽然从三天前已经把上下事务交托给我,可账册等物却都没有移交,让杂家想要经营也无从下手啊!”

    姬庆文办事算?#36136;?#30340;,可有一个聪明绝伦的李岩、一个细致谨慎的李元胤?#20248;?#21327;助,又怎能将账册这种重要的东西给忘了?

    他当然是故意没有将账册移交给沈良佐了。

    因此姬庆文?#39318;?#33258;责的样子,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说道:“那是我的?#27426;浴?#27784;公公,账册倒也不在我的身上,全?#21152;?#19968;个叫汤若望的传教士代为记账。”

    “哦?是吗?”沈良佐?#23454;潰?#37027;这个汤若望现在在哪里?也在苏州吗?”

    姬庆文听?#33487;?#35805;,已然知道沈良佐这几天来,其实对淀山港的情况没有半点了解,他这个市舶司的正提举做得同一个瞎子、聋子没有什么两样——毕竟汤若望一个金发碧眼的德国传教士,在淀山港中十分扎眼,只要耳目略微清明一些、头脑略微灵活一些,就应该将汤若望的底细打听了个底掉。

    想到这里,姬庆文便偷眼朝李岩使了个眼色,见他也正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自己,顿觉心中有底,便对沈良佐说道:“不,沈公公,汤若望神父就在淀山港里,你不知道吗?”

    沈良佐脸上一红,说道:“不?#24405;?#22823;人笑话,杂?#39029;?#26469;乍到,港口里的路还没走熟呢,还真没接触过这个洋人传教士。”

    姬庆文笑道:“不打紧的,汤若望应该就在隔壁那座教堂里头,要是沈公公不认识他,就由在下派人去请他过来好了。”

    “好,好!”沈良佐立即同意了姬庆文的意见,又补充了一句,“记得让他把账册也都捧了来。”

    姬庆文闻言轻轻点?#35828;?#22836;,便让李元胤去请汤若望上楼,脸?#30606;?#30528;的尽是胸有成竹的微笑。

    原来因去年姬庆文去京师勤王,码头无人管辖,只能暂时交由汤若望打理;后来姬庆文虽然回到了江南,可由忙着过年和应付沈良佐的到来,因此便也没有功夫重新将码头管理起来。于是在这小半年时间之内,淀山港实际上是由汤若望全权管理的,而德国人汤若望记账,自然用的也是德语了。

    十七世纪的德语,就连姬庆文这个学过现代英语的人都看不明白,又更何况是沈良佐一个汉字都认不全的死太监了。

    果然不出姬庆文之所料,汤若望搬过来的厚厚一本账册里头,写得都是拉丁字母和阿拉伯数字,记述得虽然详细完成,可奈何沈良佐一个字都认不得。

    无奈之下,沈良佐只能求助于姬庆文,?#23454;潰骸?#23020;大人,这个洋人都写了些什?#31383;。?#22823;人你认得吗?”

    姬庆文含笑答道:“公公这样的饱学之士都不认识,我又怎么会认识呢?”

    沈良佐吃了个软钉子,只得如实答道:“杂家确实不认识。可姬大人管辖码头已久,如果不认识这洋人记的账,又怎么来管理码头事务呢?”

    姬庆文笑道:“在下管理起来粗陋得很,每年只问两遍码头总的收入和支出也就是了,谁还去管什么明细账呢?”

    沈良佐明知姬庆文所言不实,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去询问汤若望这几个月码头的总收支情况如何。

    却不料因过年之前,汤若望自作主张从一艘从德国过来的商船?#30606;?#20080;了一大队德国制造的工业产品——姬庆文手里那两支救过他性命的火枪,便是那时候购买的——这次大采购,再加?#30606;?#24180;时候发放的银两,淀山港码头一两银子没赚,反而净赔了三十万两白银。

    当然,这样的亏损,都是姬庆文事先安排下来的。

    沈良佐不通经济,当然也就猜不透这其中的蹊跷之处,只能?#23454;潰骸?#23020;大人,都说你这淀山港里的银子就如江河湖海一般,怎么可能不赚钱,反而还往里头赔钱呢?”

    姬庆文叹息道:“唉,这正是在下辛苦的?#32996;健?#26082;要面子、又要里子,这日子可就不好过了。不瞒公公说,为了维持淀山港的运营我每年还要从织造衙门的账上搭银子进去呢!”

    沈良佐?#20037;?#36947;:“那怎么可能?姬大人的苏州织造衙门就那么有钱吗?除了每年向皇上进贡大量绸?#23567;?#29616;银,竟然还要出钱补贴给码头?”

    姬庆文得意地一笑:“那是自然,否则皇上怎么肯将苏州织造衙门让我来经营呢?”

    虽然不是沈良佐直接管辖的事务,可司礼监毕竟还管着织造衙门,一个衙门能赚多少钱,沈良佐多少还是有些?#25293;?#30340;,便听他说道:“姬大人,在南京时候,杂家也曾传见过江宁织造、杭州织造两位提督公公。他们手下的织造府没有那?#31895;?#30340;进贡的任务,可日子却也都过得苦巴巴的,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啊!”

    姬庆文听?#33487;?#35805;,笑着递上了?#24187;?#36719;钉子,说道:“沈公公,你是钦点的市舶司提举,淀山港码头固然应该是由你主持没错,可我苏州织造衙门里能赚多少钱的事,恐怕还轮不到沈公公你过问吧?我又不是太监,你说对?#27426;裕俊?br />
    这话立即将沈良佐堵了个哑口无言——各织造衙门都是替?#23454;?#36186;钱的?#32996;劍?#22320;位不高、作用?#35789;种?#35201;,织造提?#25945;?#30417;都是直接隶属于?#23454;郟?#20960;乎可以同司礼监掌印太监、司礼监秉笔太监之外的其他太监平起平坐。

    因此凭借沈良佐松江市舶司提举的身份,固?#24187;?#26377;权限去干涉织造衙门的事情?#27426;?#20973;他司礼监提?#25945;?#30417;的官威,也确实只能?#38469;?#19968;下太监宦官。

    不过姬庆文?#27492;?#21363;答道:“这件事情,同沈公公讲讲也并无不可。要是问在下的织造府为什么能赚这么多钱,在下的答案不过是‘开源节流’四个字而已。至于江宁、杭州两处织造衙门为什么赚不?#33487;?#20040;多钱,那就请恕下官不知道了。”

    沈良佐吃了个瘪,?#20174;?#19981;敢当面发火,只能威胁道:“姬大人,这新设的市舶司,你也是副提举,要是搞砸了,恐怕皇上那边不太好交差……”

    姬庆文立即针锋相对?#32996;?#39539;道:“沈公公这话就错了。自公公进驻码头之后,码头的防务、人员、日常管理,已经第一时间全部移交给公公你了,公公还想怎么样?要把经营码头比作一份大生意的话,那在下我现在就是一个甩手掌柜、而?#19968;?#26159;副的那种。现在码头就在公公你的脚下,要怎样经营,还请沈公公一手定夺,逼问在下,是问不出什么花头来的!”

    说罢,他见听沈良佐良久都无言?#36828;裕?#20415;又复得意地一笑,说?#26494;案?#36766;”,便领着李岩、李元胤和汤若望等人下了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500足球比分
福建十一选五论坛 凤凰时时彩平台 福彩东方6十1开奖结果 管家婆一肖平特 德甲赛程表 从结果开始 幸运99彩票网 七星彩今晚开奖结果查询 双色最新选号技巧 大乐透的中奖号码多少 能赚真钱的游戏 彩吧图库体彩p3 生肖时时彩中奖金额 北京pk10开奖直播 贵州快3电脑版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