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有钱人 > 第三六六节 狱神庙

第三六六节 狱神庙

作者:笔讷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164772/46467116.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温体?#39318;?#20026;主审官,如何审法、审与不审都应该是他拿主意。

    而平心而论,今日虽?#24187;?#26377;把袁崇焕一案审结,可审问到现在这个程度也是十分不容易的了——首先是那凭空冒出来的姬庆文没有捣乱,其次是半路杀出来的周延儒也没有过多干涉,更重要的是袁崇焕态?#20161;?#20998;诚恳老实,并没有恃功自傲、对抗审问。

    这样的结果,虽然未尽全功,但也足够温体?#20107;?#24847;的了,是时候将审问暂告?#27426;温?#20102;。

    于是内阁次辅温大人?#36136;?#20986;了自以为高明的所谓“一石二鸟”之计,朝姬庆文拱手道:“也好,既是姬大人求情,那我们今日就审到这里吧。”算是给了姬庆文一个面子。

    他又照例扭头?#25163;?#24310;儒道:“周大人,你意下如?#25991;兀俊?br />
    却见周延儒已经站起身来,一边往刑部大堂外走,一边说道:“温大人你是主审官,这种事情自然是由你做主的。”

    温体仁看周延儒步履极为匆忙,似乎是赶着要去办一件什么要紧事,顿时恍然大悟,追着周延儒的背影问道:“周大人,你是不是要进宫面圣?”

    周延儒嘴角一咧,笑道:“今日内阁里是我值班,我自然是要面圣的。怎么?温大人有意见吗?”

    温体仁当然有意见。

    要是周延儒现在就去觐见崇祯?#23454;郟?#24182;且给自己上一通眼药、说一套坏话,那可就是后患无穷了。

    想到这里,温体仁立即慌了神,赶忙说道:“周大人且慢,我们一起进宫面圣去!”

    周延儒却道:“不必了。温大人审讯袁崇焕要紧,要是有什?#35789;?#24773;,本官可以替温大人向圣上代奏。”他一边说,脚下的步伐却是一刻也没有放慢。

    温体仁见状大惊,赶忙站了起来,要刑部衙役们将袁崇焕好生关押好了,便快步往周延儒身后追去。

    大理寺卿见两位内阁大臣走了,自觉留在刑部大堂之内也?#27426;?#22823;意思,便起身朝众人团团一揖,也走了。

    这样一来,刑部大堂之上原先的三位主审官在转眼之间便已走了个精光,只留下了一个旁听的姬庆文。这让姬庆文忽然发现这是一个单独同袁崇焕说上几句话的好机会。

    于是姬庆文含笑着同大堂之上的衙役说道:“诸位,站了半天了,都累了吧?来,这里是三百两银子,大家拿下去分一分,找个茶馆喝口茶、润润嗓子,下一堂喊起堂威来,中气就更足了。”

    说着,姬庆文便?#26377;?#20013;取出一百两一张的三张银票,按在刑部大堂的几案之上。

    衙役班头见状,赶忙走上前来,口中一连说了好几句感恩的话,这才将三张银票揣在怀里。

    姬庆文见衙役们拿了钱,话自然好说了不少,便开口道:“诸位,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诸位能不能给我行个方便?”

    姬庆文本人在官场之内还是颇有一些名气的,都知道他有钱得紧,帮他做些事情,说不?#21152;?#26377;赏赐。

    因此那衙役班头赶忙答应下来:“爵爷?#25512;?#20102;,太?#25512;?#20102;!能帮爵爷办事,那是小人们的福分,爵爷有什么话,就尽管说罢。”

    姬庆文含笑点?#36820;潰骸?#22909;说。这个……袁崇焕督师与我同拜在孙承宗老师门下,我们许久没有见面,有几句贴心的话要讲……那个……诸位能不能行个方便,让我同袁崇焕单独说上几句话?”

    那衙役面露难色道:“姬爵爷,不是小人不给您老面子。袁督师是何等样人,天底下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万一出了什么纰漏,小人肩膀上这颗脑袋,可就保不住了啊!”

    ?#29677;耍 ?#23020;庆文道,“你想哪里去了?我不过是想要在狱神庙里同袁崇焕说几句话罢了,你找几个衙役?#20540;埽?#27515;死把守住门口,?#19968;?#33021;杀散众人,把袁崇焕强行劫走吗?你当我是武林高手啊?”

    那衙役一拍大腿,道:“哟,?#19968;?#20197;为是爵爷要把袁督师带出去说话呢!原来就在狱神庙啊!那行,这事我就能做得了主。不过这里是刑部衙门,还请爵爷长话短说,不要让小人难做。”

    于是这衙役班头,找了几个平时关系好、口风紧的弟兄,先将袁崇焕领进入了刑部大堂侧后的狱神庙,又护送这姬庆文进了这令人望而生畏的小屋,还不忘多说一句:“姬爵爷,这里是暂时留置候审罪犯的地方,阴?#24403;?#20164;得很,委屈爵爷了。”

    姬庆文抬头环视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见此处肃穆僻静,没有其他闲杂人等,正合自己的心意,便答道:“不打紧的,你安排得不错,我进去同袁督师说几句话就出来,快的很。”

    说罢,姬庆文又取出一张五十两银子的银票,塞到了班头的手里。

    班?#36820;?#20102;银票,自然是心花怒放,亲自给姬庆文推开了狱神庙的大门,请这位财大气粗的?#26696;?#31108;伯?#26412;?#29239;进屋,自己则极为识相地候在门外,没有进去。

    方才的审问,就?#36335;?#19968;场生死攸关的大战,似乎抽走了袁崇焕浑身上下的精力,让他也不管这狱神庙里多年无人打扫,已是脏得无人下得去脚,一屁股就坐在庙里一口大缸的边缘,用力呼吸着室内浑浊压抑的空气。

    姬庆文见状,又忽然想起不到一年之前,袁崇焕还是个意气风发的蓟辽督师,现在却沦落到这样一副田地,打心眼里有些难受和惋惜,低声打了句招呼:“袁督师……”

    狱神庙内光线昏暗,袁崇焕一开始并没有看见姬庆文进来,因此听了他的话,不免有些惊讶,问道:“姬……姬爵爷,你怎么来了?”

    姬庆文勉强挤出微笑:“怎……怎么?你不欢迎我么?”

    袁崇焕苦笑道:“?#19978;?#34945;某自己也不过是暂时委身于此而已,谈不上什么欢迎不欢迎的,姬爵爷请便吧……”

    姬庆文叹息道:“袁督师,看来,这大牢里的日子并不好过吧……”

    袁崇焕听姬庆文话语之中似乎带着几分揶揄的意味,刚要动怒,却忽又想起姬庆文之前对自己多有关照,似乎不是来为难自己的,便赶忙将怒火强压下去,说道:“也没什么好过不好过的,?#20570;?#38632;露、俱是天恩,好受、不好受,也只能就这样受着……”

    姬庆文点点头:“袁督师有这样的想法……很好。刑部大牢里头,我已经?#20185;?#19979;下使透了银子了,里头自然有人会照顾督师。督师要是想起来有什么话要对我说,那请好言同牢头商量几句,让他帮忙带话,想必那牢头也不会拒绝督师的。”

    袁崇焕先是一脸严肃地点?#35828;?#22836;,随即自失地晃了?#25991;?#34955;,笑道:“没想到我袁崇焕竟落到这个地步……有句话想要同你姬爵爷讲,居然还要向一个牢头求情请?#23567;?#36825;人呐……从何说起呢?”

    姬庆文忙道:“督师可不能这么想。人在矮檐下,不能不低头。改日督师翻手过来,自然别有?#24179;希?#21448;何必执着于一时?”

    袁崇焕叹息道:“唉!都怪我之前为国效力,得罪的人太多,闹到现在个样子,竟没人替我求一句情、说一句话……其实我在辽东打了那么多年的仗,花钱好比长江流水,在我手下发了财的人不知有多少,这里头也没有一个知道感恩的。还得仰赖老弟你帮忙照应……”

    能让心高气傲的袁崇焕称呼姬庆文一句“老弟?#20445;?#36825;也已是很不容易的了。

    因此姬庆文感慨道:“三十年风水轮流转,袁督师一?#31508;?#21380;,其实也没什么大不?#35828;摹?#20808;摒住这口气,将来定然会有东山再起之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500足球比分
八八彩票 pk10和值稳赚法 乐透线上娱乐城 台湾时时彩开奖记录 幸运农场规则五个复号 河南快三计划软件 全年平码特码 上海快三走势图快三走势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50 福建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彩票客户端 双色球预测专家最准确 福彩15选5开奖结果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开奖 河内5分彩3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