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有钱人 > 第四三〇节 名士

第四三〇节 名士

作者:笔讷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164772/49240479.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这老鸨子还算通情达理,当然了,多一半也是看在陈圆圆这个聚宝盆的面子上,柔声柔气地说道:“女儿啊,你的心事我知道。妈妈我也是过来人,当年有个举人老爷也同我私定过终生,可后来呢……也?#36824;?#22914;此罢了。有些事情,还是得看开一些才好。”

    姬庆文听了个大概,便问:“想必是圆圆姑娘有心上人了吧?不知是哪位才子,若真是有意,我愿意在当中做个中介。那人不答应便罢,要是答应了还想做负心汉,我第一个饶?#36824;?#20182;。”

    陈圆圆虽是个女流,可在风流场里混得多了,却也知道面前这位新晋的福禄伯姬庆文爵爷是在江南说一?#27426;?#30340;人物,他既肯答应帮忙,总比一个人自怜自艾的强。

    于是陈圆圆低着头说道:“也不是旁人,姬爵爷应该也认识,他就是……就是……就是……”

    “就是谁,你倒是说啊!”

    “就是山海关的吴三桂将军……”陈圆圆的声音越说越轻。

    姬庆文失声笑道:“我?#31508;?#35841;呢,原来是吴三桂啊!唉!这么说起来,圆圆姑娘还真是好眼光。吴三桂少年英雄,远非那些?#22312;?#39118;流的腐儒可以相提并论。更何况……嘿嘿,吴三桂对圆圆姑娘也是心有所属,是绝?#22278;?#20250;有什么二心的……”

    说起吴三桂的“二心?#20445;?#23020;庆文禁不住皱了皱眉头,赶紧接着往下说:“这件事,圆圆姑娘尽管放心好了。”

    ?#32610;?#30340;?”

    “当然是真的,我向……我向银子保证,吴三桂只要答应了圆圆姑娘,就绝不会辜负姑娘的。”姬庆文拍着胸脯说道。

    对于这点,姬庆文自然是有百分之一百二十的信心的——毕竟在人人皆知的历史之中,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20445;?#21487;以说时候明末这处悲喜剧中最为著名的一幕了。

    因此来说,?#36824;?#21556;三桂在历史上的大义如何评价,至少对陈圆圆是一片真心的。

    有了姬庆文这样的保证,陈圆圆终于心?#26159;?#24895;地收拾起行囊,往淀山镇而去,一半是休养、一半是帮着姬庆文做一点事情。?#20449;?#22993;娘陈圆圆走了,老鸨子李红娥在秦淮?#20248;?#20063;待不下去了,便收拾起店里的金银细软,雇了一艘大船,从南京燕子矶码头出发,经由海路在淀山港码头靠了岸。

    除了李红娥手下的陈圆圆之外,原来照管着柳如是的老鸨子马湘兰也召集起手下的姑娘们,跑去淀山镇开店。只是马湘兰手底下没了柳如是这块金?#32456;信疲?#21517;声早已是大不如前,从秦淮?#20248;?#30340;老大一坠变成了老幺,这次去淀山镇算是换个环?#22330;?#25442;条生路。

    其实打心眼里,姬庆文是瞧不起这种皮肉生意的,倒不是嫌这些生意不赚钱、赚钱少,而是这样的行当有着先天的劣势,靠的是出卖尊严和荣誉换取钱财,和姬庆文心?#24656;小罢?#30528;赚钱”的宗旨背道而驰。

    ?#19978;?#22312;是?#38382;?#27604;人要强,打不开局面的情况下,便也只能做到“从权”两个字,先把势头带起来再说。

    ?#27426;?#21183;头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带出来的。

    姬庆文虽然违心地在淀山港内开了两座行?#28023;?#21487;客人?#36824;?#26159;追着陈圆圆的名气慕名而来而已。而姬庆文心里清楚,陈圆圆迟早是吴三桂的人,而吴三桂则是自己要极力拉拢的人。因此陈圆圆心情好了,可以出来给客人们弹几支曲、唱两首歌,心情不好了,也没法用鞭子赶着她出来卖笑。

    因此,虽有陈圆圆的名号在此,却并没有让淀山镇的生意有多少起色,偶尔来上三五个客官,看陈圆圆出来说上几句话便回去了,也立即变得兴?#35835;?#28982;,喝杯小酒、吃几样小菜,便回去了。

    看着冷清的生意,姬庆文终于开始有些担心了,要知道,在建设这座小镇时候,姬庆文可是动用了金融手段才筹集起那么多资金。要是?#27426;?#26102;间内没有赚取足够的银两,将之前通过超发银票预支的钱款的漏洞补上,那就会导?#24405;?#27663;银票的大规模贬?#25285;?#39034;带着也会将姬庆文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信用瞬间破产。

    因此可以说,现在的姬庆文已到了生?#26469;?#20129;的关键时刻,比起在战场之上同敌军生?#32769;?#25615;丝毫没有区别。

    而在战场上,本方陷入僵局甚至是陷入劣势的时候,军师和?#25991;?#30340;意见对于主帅而言就十分重要了。

    姬庆文的军师是李岩。

    “我说李兄,自从你投在我手下之后,我是从来没有拿你当寻常师爷幕僚来看,?#38405;?#30340;话更是言听计从,从来就没有亏待你是吧?”姬庆文这样问道。

    李岩是个聪明人,当然知道姬庆文话里有话,摇着折扇答道:“这?#21482;埃?#23020;兄不说,你我也是心知肚明,又何必多言?姬兄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好了。”

    姬庆文皱着眉?#36820;潰骸?#37027;我就直说了。淀山镇的生意不好,李兄也是知道的。可我按照李兄出的主意,虽?#24187;?#25226;什么‘秦?#31383;搜蕖?#37117;请来,至少也请了陈圆圆过?#31383;桑?#24590;么生意还是不见起色?莫非李兄还有什么主意藏着掖着没告诉我?”

    李岩一脸无奈,道:“姬兄的心情,我是理解的,可这事确实不能怪我。原料想那些?#22312;?#39118;流的名士们都会趋之如骛的,却不料他们竟一个都不来。姬兄,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名士?什么名士?”姬庆文反问道。

    “不就是那些读书人、有钱人嘛。姬兄这么聪明的人,还跟我?#21543;担俊?br />
    姬庆文冷笑一声:“怕是李兄才在跟我?#21543;?#21543;?那些名士,就是读书人、有钱人,?#27426;?#34987;我得罪光了吗?要说读书人——就是那堆东?#20540;?#20154;,从钱谦益开始,都被我得罪到了?#26469;Γ?#33021;过来给我捧场吗?#24656;?#20110;那些商人,我的生意做得大,就差把他们赶出苏州城了,这?#23567;?#21516;行是冤?#25671;?#25105;在他们心里,就跟杀父仇人一样,还过来让我赚钱?这不是开玩笑吗?”

    李岩道:“姬兄这话说得透彻。所以这事才?#23547;?#22043;,姬兄可怪不到我的头上。?#36824;?#35828;起来,就算是东?#20540;常?#37027;也不是铁板一块,钱谦益?#22278;?#24517;去说他。其实东?#20540;?#37324;还有不少开明之士,比如黄宗羲、?#25628;?#27494;,还有替姬?#20013;礎?#20116;?#22235;?#30865;记》的那个张溥。我在苏州时候同他们也颇有一些接触,论品行可要比钱谦益高多了,民声也好,似乎可以拉拢拉拢。”

    张溥,姬庆文是认识的,才学品行尚好。黄宗羲、?#25628;?#27494;也是明末清初有名的人物,而且思想可比寻常腐儒要开明得多,因此也不是完全不能够笼络的。

    并且对于姬庆文来说,光凭他一个人在远隔千山万水的江南打拼,朝廷中枢只有一个年逾?#30036;?#30340;徐光启替自己说话,也实在是太不保险了,需要有一批忠于自己或者同自己志同道合的官员——尽可能是年轻的,有潜力的——作为自己在朝廷里的代言人。

    而好比张溥、黄宗羲、?#25628;?#27494;这样的人,便是其中最好的人选。事实上,像这样的有识之士,在明朝末年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能够出仕做官,替朝廷做事,也是一大憾事。

    ?#36824;?#22240;为有钱谦益的关系在,姬庆文同他们素来没有太多的?#32454;穡?#23601;连张溥也?#36824;?#26159;?#24187;?#20043;缘而已,能不能拉拢这些人,姬庆文自己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36824;?#22825;无绝人之路,姬庆文刚在纠结之?#20445;?#32473;他拉人的人就就这么来了!

    只听门外传来黄得功的声音:?#23736;?#23478;,来客了,是一个?#36763;?#33509;宰的人,我就记得东家在京师里见过他的……”

    姬庆文听了一惊,随即答道:“刘若宰?刘若?#33258;?#20040;来了?#38752;?#35831;!快请!”

    听到这个消息,姬庆文还有些不可?#23478;椋上亂幻耄?#25512;开屋门进来的,果然就是崇祯元年科举头名的状元公刘若?#20303;?#38543;他同来的,还有苏州知府寇慎。

    刘若宰同姬庆文可是莫逆之交,他突然出现在松江府淀山港之中,实在是出乎姬庆文的意料之外,让他立即起身将刘若宰迎了进来,询问道:“刘兄在翰林院当编修,正是前途无量的时候,是哪阵风把你吹到我这穷乡僻壤来了?”

    别人是假才子,刘若宰却是真名士。

    他虽是一副不修边幅的模样,可举手投足之间,却尽显一?#21464;?#27922;倜傥的模样,用手中折?#35748;?#36523;旁的寇慎一?#31119;骸?#36824;不是因为寇大人的关?#24471;矗俊?br />
    寇慎虽然也是正经进士出身,却没有刘若宰的这份洒脱,忙道:“状元公这就是瞎说了。状元公是皇上跟前的红人,到苏州这膏腴之地来当父?#31119;?#27491;是圣上重用之心。我?#36824;?#26159;在给状元公腾位置而已。”

    刘若宰却道:“寇大人这是什么话?皇上不也有旨意,调寇大人去做户部侍郎嘛,正四品变正三品,算是超迁了,真是?#19978;?#21487;贺啊!有朝一日寇大人入阁拜相,还请记得多关照关照晚辈哟。”

    寇慎却是一脸便秘的表情:“状元公说笑了。我都是知天命的人了,满打算在江南鱼米之乡退休致?#35828;模?#21364;不料皇上还是不肯放过我这身老骨头。唉,?#26412;?#23454;在是太冷了,这一去,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回来了……”

    姬庆文只知道寇慎是舍不得江南,还跟着?#21442;?#20102;几句。

    李岩却对寇慎的花花肠?#29992;?#24471;透透的,在一?#22278;?#22068;道:“寇大人何须如此??#26412;?#34429;是国都,气候也的确寒冷,前年又刚经过满洲鞑子的蹂躏。寇大人现在北上为国效力,确实是为难大人了。”

    李岩故意顿了顿,看了一眼寇慎略带期待的眼神,又接着说道:“这其中的辛苦,我们姬爵爷当然知道。因此么——每年冬天的炭敬、夏天的冰敬,是不会少了寇大人的。大人还请放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500足球比分
年玄机是特码资料 itf网球比分 苹果北京pk10开奖直播 快乐8下载安装 新31选7中奖规则 北京快三合值走势图 二八杠牌技手法教学 中彩网擂台赛最佳成绩 快三三不同选号技巧 体彩20选5玩法 最新公式规律做特码 1969期七星彩规律图 西甲比赛直播 2011七星彩走势图带 时时彩0369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