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有钱人 > 第三四〇节 大饥饥荒

第三四〇节 大饥饥荒

作者:笔讷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164772/50006877.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在满洲皇太极的眼里,关宁防线还是那条关宁防线,用两年前的办法一样能?#36824;?#30772;。于是他便点起满洲八旗精锐,便向新修的大凌河城猛攻过去。

    这座大凌河城原本在历史上,要等到十年以后才能修建完成,而主持修建的,已成?#35828;?#24180;在京师城下临阵脱逃的祖大寿。

    ?#19978;?#22312;,有了姬庆文在江南赚来的银子的支持,大凌河工程的“包工头”又成了老督师孙承宗,这座城池的质量自然是大不相同。

    皇太极匆匆而来,还没击破外围大凌河城防的外围工事,便遇到了明军的顽强抵抗,八旗精锐虽?#24187;?#26377;损兵折将,?#21254;?#38590;以前进一步,远远望着这座城池竟是一筹莫展。

    要是放在皇太极的老爸努尔哈赤时候,?#27426;?#20250;挥动三军全力攻击,一波不行就来第二波,第二波不行就上第三波,?#27426;?#35201;将城池攻陷不可。这样的不要命的战法,在久疏战阵的明军面前异常奏效,往往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战果,而自身的损失也并没有料想之中的大。

    因此努尔哈赤对此总是屡试不爽,一直到锦州城下,努尔哈赤依旧使用这样的战法,最终败在袁崇焕、孙元化的火炮之下,自己也被炮火所伤,最后弄得伤口感染而死。

    而努尔哈赤的儿子皇太极,作战远不如其父那么蛮横顽强,可论狡诈多谋?#35789;?#36807;努尔哈赤。

    他领军走东路攻打大凌河,原来只是佯攻而已——能打下固然最好,?#33618;?#25171;下也无所谓——反正他自己?#38405;?#27491;面攻破城防体系完整的大凌河城其实也并不抱多大信心。

    而此次攻击,一来是皇太极想要试探一下明军在东北的战斗力,二来则是向大明朝廷示意:我满洲皇太极,要攻打关宁防线了。

    在放了这么大一个烟花之后,皇太极却并不继续攻打大凌河,却立即挥师向西,绕过整个辽东,又从因?#25991;?#36867;荒走得空空荡荡的蒙古兀良哈部南下,打算经喜峰口进关劫掠。

    这样的路线,两年前皇太极已经用过一次了。

    可皇太极自以为聪明,孙承宗?#21254;?#19981;是笨人。

    孙承宗崇祯五年正好七十岁,他这七十年的寿命可并没有活到阴沟里,而是在同国内国外无数敌人对手的角逐过程之中渡过的。在这七十年里,?#35828;?#27809;了、东林党没了、努尔哈赤没了、就连袁崇焕都没了(不是真的没了),区区一个皇太极又怎能瞒得过孙承宗的眼睛?

    皇太极领着穿越了上千里?#20800;?#30130;惫不堪的八旗精兵,来到喜峰口一看,见到的却是盔明甲亮的无数明军,这些明军严阵以待,似乎在这里等候了皇太极许久了。

    原来,皇太极在大凌河城遇到的,?#36824;?#26159;辽东精兵的一部分而已——?#36824;?#22823;凌河城修得太好了,让原本十个人的力量发挥出了二十个人、三十个人的水平,从而让皇太极产生了误判,以为明军主力全部聚集在东线,西线的喜峰口又会异常空虚,重蹈两年前的覆辙。

    他这样的判断并不是没有依据的。

    皇太极这人功过是非且不去谈他,却是可以说是明末各方势力之中最为雄才伟略的一个,比起轻率?#30528;?#30340;崇祯皇帝不知要高到哪里去了。

    他早就算定明廷在北方一共就只有这?#29238;?#20853;,现在陕西山西一带又有农民起事,需要明廷分兵镇压。这样算下来,喜峰口得不到西北明军的支援、得不到辽东精兵的驰援,这一带必然又是势单力薄,可以仍由来去如风的满洲八旗精兵侵略。

    因此,皇太极看到喜峰口防线出现的这么许多明廷军士,顿时吓?#27809;?#36523;战栗,同明军略一接触,赢下了个不大不小的胜利,便调转马头,重新向东边退却了。

    其实皇太极要是像他老爸努尔哈赤一样,下死命令要求手下八旗精锐猛烈进攻的话,一样可以将镇守喜峰口的这些明军杀退。可他并没有努尔哈赤的魄力,更何况在他身边还有一个被姬庆文打成半残废的大哥代善。一旦自己战事不利、损兵折将,代善便会乘机发动其他弟兄,将自己这个得位并?#30343;?#20998;可靠的满洲大汗轰下台去。

    那时候,皇太极想要求个善终都未必可得了。

    因此,皇太极望着喜峰口的大批明军,只骂了一句脏话,便又领着全部八旗精锐三万多人,沿着来时的路重新东返而去。

    而明军自知自己战斗力羸弱,固守关隘尚且有些不足,要是出城同八旗野战,必然是九死一生,故而也不敢尾随追击,仍由八旗军队从容退去。

    退去固然是退去了,可粮食危机?#21254;?#26087;没有解决,反而经过这场长途奔波,又将年前抢劫、积累的粮?#25215;?#32791;掉不少。

    正在皇太极一筹莫展之际,他的?#31508;?#33539;文程出了个狠主意:既然中原一时难以入侵,那不如入侵朝鲜!

    朝鲜素来是明朝第一属国,政治制度全都仿照明朝。因?#35828;?#20102;崇祯年间的明朝有多疲弱、有多腐败、有多混乱,朝鲜就有十倍的疲弱、十倍的腐败、十倍的混乱。因此不论是同朝鲜接壤不接壤,只要是能够得着朝?#20351;?#22303;的,都想要侵略一下、占些便宜。

    万历年间,日本丰臣秀吉就跨海来攻,闹得朝鲜几乎亡国,全靠明朝发兵支援,才让朝鲜免于覆灭。

    如今,满洲皇太极又要来了。

    ?#27426;?#29616;在崇祯年间的明朝,已经不是万历年间的明朝了。

    当年张居正老相公变法积攒下来的钱?#30130;?#26089;已被万历、天启等?#29238;?#26127;君挥霍得一干二净,兵力也在满洲八旗和西北民变的双重打击下变得捉襟见肘,根本无暇分兵保护朝鲜。

    更可恶的是,日本毕竟同朝鲜隔?#35828;?#27874;涛汹涌的海峡,而满洲则同朝鲜接壤,不用造船跨海,只要挥动马鞭就能毫无阻碍地侵入朝鲜领土。

    满洲八旗可谓是这个时代最精锐的骑兵,或许没有之一。真的发了狠劲全力攻击,就连辽东铁骑都很难抵挡,又更何况是区区一个朝鲜了。

    ?#36824;?#21322;个月功夫,朝鲜平壤、开城、汉城等重要据点全部沦陷,要不是靠着朝?#26102;?#26041;山路崎岖的地利之便,朝?#20351;?#29579;李倧就要被赶下海去了。

    消息传到明朝,自然又是一片朝野震惊。

    留在明朝的朝鲜使?#21363;?#26377;海更是想出了个刁钻的办法,每天什么正事都不干,就跪在皇宫之外,央求明廷派兵救援。偏偏崔有海跪的时候并没有穿着官袍,而是披麻戴孝,说是为死难的朝鲜百姓哀悼,跪得累了?#30343;?#36824;?#38752;?#20960;声,?#29467;?#20154;看了,还以为是崇祯皇帝驾崩了。

    要是放到别人,做出这样不吉利的事情,崇祯帝早就命令锦衣卫用廷杖把他打出去了。偏偏崔有海这厮并不算是崇祯皇帝的臣子,要是打了这个朝鲜使臣,可是会造成“国际影响”的。

    无奈之下,崇祯皇帝?#33618;?#19968;连几天召集朝会,专门讨论支援朝鲜的事宜。

    意见很快分成了两派——文官之中占大多数的,都主张无论如何困难,都要增援朝鲜,要是失去了这个第一属国,就实在太伤面子了?#27426;?#21478;一边,则是在辽东督军的老督师孙承宗,他认为眼下大明国内兵员尚且不足,根本没有余力出兵朝鲜,要是贸然出征,反而会导致中原空虚,难保狡诈多谋的皇太极不会调转枪头,重新攻击中原。

    两派意见争执不下,最后还是把问题推到了崇祯皇帝面前。崇祯也是左右为难,?#33618;?#21435;征求新任的内阁首辅温体仁的意见。

    温体仁本来就是个没有意见的,是出兵增援还是坐视不理,在温体仁看来本就没有什么区别,可既然崇祯皇帝问了,他?#21254;膊荒?#27809;有个意见。

    思前想后,温体仁还是决定揣摩皇帝的心意,顺着崇祯皇帝的意思说话。

    要说温体仁百无一用,唯有对崇祯皇帝的心思了若指?#30130;?#30693;道这?#33618;?#36731;的皇帝是个极重面子的主,天朝上国的身份和地?#35805;?#22312;这里,让崇祯帝打心眼里是准备帮朝鲜这个小弟弟一把的。

    于是温体仁下定决心,上书进言:中国之所以为中国,乃是因为有无数下国小邦的朝?#20445;?#33509;是就连朝鲜这样的属国之首都无力增援,那其他国家便更会轻视天朝上国,大明便也因此国将?#36824;?br />
    这番话果真说到了崇祯皇帝的心里,立即将内阁首辅大加赞赏一番,随即决定出兵朝鲜。

    可作出决定固然方便,执行起来却是困难重重。

    其中千难万难,汇聚成一句话:没兵、没钱!

    如今朝廷既要平息民变、又要抵御满洲,现在手里掌握的兵力都指望着一个当两个用,又哪能分兵赴朝作战?#20800;?#20917;且如今侵略朝鲜的,乃是最精锐的满洲八旗兵丁,兵派的少了、派的弱了,根本没用,与给皇太极送人头没有多大区别。

    算来算去,崇祯皇帝?#33618;?#20915;定:动用姬庆文的明武军。

    虽然明武军兵力?#36824;?#20004;千人,又在江南同朝鲜远隔千山万水,可眼下明武军却是大明朝廷之内唯一的可以随时调动的机动力量,不用它就等于无兵可用了。这还是第一层原因,还有一层?#33618;?#26126;言的原因,就是姬庆文这厮有钱的紧,派明武军出征,朝廷只需要象征性地付一些军饷,其余缺口和亏空姬庆文自然有办法解决。

    当然了,只派两千人的明武军兵力肯定是?#36824;?#30340;,朝廷又从各地卫所调集了两万来人,陆陆续续赶往朝鲜会同作战。

    其实崇祯帝还打算征调四川?#20102;?#31206;?#21152;?#23478;的白杆兵的,只是因为四川路途遥远,又有蜀道阻隔,往返一趟?#36797;?#38656;要大半年时间,远水解不了近渴,便索性作罢了。

    一道调兵的圣?#21363;?#26469;,放在姬庆文的桌案之上,姬庆文却没有丝毫惊讶,因为这个消息,他早就已经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500足球比分
今天广西双彩开奖结果 22选5最大中奖金额 湖北11选5历史开奖记录 黑龙江p62彩票开奖 极速快3计划全天在线 平特二连尾赔多少 江苏时时彩开奖走势图表 今晚福建22选5开奖结果 两码中特期期准免2码中特永久公开 幸运赛车开奖直播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 中国足彩网猜猜论坛 北京28 贵州快3彩票开奖 江苏快三怎么买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