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皇宋锦绣 > 第四百二十五章 跟我来看

第四百二十五章 跟我来看

作者:十年残梦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207/12087221.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韩琦突然拿出了一封信,其中的目的当然的明确,是拦下了八百里加急,一个枢密?#31508;梗?#22235;路大总管,如果真的想要阻拦的话,还是可以的,这也是他的责任。

    可是摆在桌子上,拿着开封的信口对着他们,这让保守派官员目瞪口呆,他们无论如?#25105;?#27809;有想到的,韩琦会这么做的。

    八百里加急,是一个很独特的系统,看起来,很多人都可以管到他,甚至在平时的时候,一个驿站的吏目,都可以把这些信使,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干一些份外的活就不用说了,当家丁和奴隶用,也是很正常的。

    可是一旦,当这个信使拿起了背包,骑上了信马,挂上了属于八百里加急的旗帜的时候,就不一样了。

    阻拦信使,那可是罪加一等的,无论王孙贵族,面对着八百里加急过来,如果不让路,被撞死了,死了就死了,真的,就是这么的肆无忌惮和横冲直撞。

    连阻拦信使,都这么不容易,只有类似韩琦这样,一方大?#20445;?#25165;有这个可能,可是阻拦之下,要有明确的目的,同?#20445;?#20063;不?#24066;?#31169;拆信件。

    可是韩琦居然拆了,保守派为首的那个官?#20445;?#30452;接就想到,或许,可以借助着这一次的机会,再参韩琦一本。

    当然了,到了韩琦这种程度,还有巨大的功劳在身上,要想凭着这一次事情,把韩琦给参倒,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可是能够给他增加一点麻?#24120;?#23601;增加一点,这也是很难得的机会。

    中年官员心思沉重,虽然心中想着无数事情,却没有表现出来,默默的看着韩琦,看韩琦向下表演,其他人,就没有他这么好的涵养,特别是提出了这个办法,自以为立下大功的郭天,他?#34892;?#24853;然的看着韩琦,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居然敢私拆800里加急!”

    慌乱中,他甚至连韩琦的尊称都没有说出来,忽略了彼?#35828;?#23562;卑。

    对于这个,韩琦没有过多的表示,冷眼看了这些人一眼,然后说道:?#20843;?#25286;怎么了,不私拆,你们以为你们要惹多大的麻烦。”

    郭天当场的站出来,大声的说道:“好你个韩琦,被我们抓住把柄了吧,你有本事,把我们全部扣下,把我们信,也全部的扣下,只要我们有一条命在,就不会放过你的,有本事你去当元昊!”

    郭天的话,?#34892;?#35803;心了,就算是韩琦,刚刚立下大功,扣?#24405;?#21313;号,被朝廷派到灵州的官?#20445;?#36825;算什?#35789;?#24773;,这个后果韩琦绝对是承受不了,当元昊,就更加是险恶了,韩琦就跟元昊有什么相比的,难不成扣下他们,杀了祭旗,然后自立为王,成为割据势力。

    这也不可能,韩琦的手下,都是精锐的禁军,北宋对于禁军的控制,将门,还有其他错综复杂的关系,这些军队,就连武将控制都非常的困难,更别说文臣了,那么的郭天的这个说法是有恃无恐了。

    普通人,说?#27426;?#20250;?#36824;?#22825;恶心死,韩琦却平静的说道:“放心,我不会扣住你们,当然也不会扣住你们的信,我这里?#34892;?#19996;西,你们看完了,再决定,要不要送出这封信。”

    郭天显?#30343;?#21548;不进去韩琦的说辞,他更加相信自己看到的,韩琦此时此刻的表现的,?#34892;?#20687;是恼羞成怒的感觉,不然怎么敢于拦住信。

    郭天年轻,其他却有老成谋国之人,韩琦私拆八百里加急,肯定是有问题的,如果他改动一下,或者是默不作声,他们也?#35805;?#27861;,这么明目张胆的,第二天就拿出来了,要么是彻底的刚愎自用,要么,就是有所底气的。

    就连之前想着,趁着这个机会,给韩琦添堵的那个中年官?#20445;?#21519;部的郎中周和菊,他的脸上的表情也?#34892;┑统痢?br />
    作为来的人之中,官职最高,心思也最为沉着的官?#20445;?#22312;来到西北的短短十来天之中,周和菊已经压过了郭天,还有另外一个,出身潘家嫡系,成为了所有保守派的首脑。

    这是一个不小进步,一旦未来,这个目的达成,他可是要被叙功的,可是此时此刻,他看着沉着韩琦,?#34892;?#24515;中没?#20303;?br />
    韩琦到底是哪一?#24092;兀?#33021;够在30多岁的年纪,做到这个地位,在加上他之前的那些表现,绝对是跟刚愎自用没有多少的关系的,那么就是有恃无恐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这么有底气,他怎么想都?#34892;?#24819;?#24187;?#30333;!

    “跟我过来看看就可以了,不想看话,也可以不看。”

    韩琦没有多说,直接开门见山的表示了之后,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的保守派的众人,?#34892;?#38754;面相觑的。

    ?#36824;?#26368;终,还是有十来个跟了上来?#35828;模?#21482;有郭天,还?#34892;?#24868;愤不平,他留下来了,同样的,潘兴也留下来了,还有几个背?#21543;?#21402;的留下来了。

    在他们看来的,有其他人去就可以了,韩琦?#27426;?#26159;恼羞成怒了,这才这样。

    当众人走了之后,帐篷之中,也显得空档了起来,他们相互叙话,可是心中不免的七上八下的,他们哪怕是背?#21543;?#21402;,也相当的年轻,否则,早在汴梁坐镇了,不会被派到这里了。

    有人去,有人没有去,韩琦也不在意,?#34892;?#20107;情,给能够听懂话的,听明白的来讲,几个人之中,有一点点的明白了,就可以了,不必让所有人都听明白,没必要,只要有几个人想明白了,这个事情,也?#32479;?#20102;,不用一一的说明。

    甚至说,如果他们还执迷不悟的话,还是要强行的送出那些信,他也由着他们来送,到时候,就看看这个后果,是他们能够承受的,还是不能承受的。

    一群人跟着韩琦出来,其中有保守派的,也有好奇而跟过来的那些官?#20445;?#37027;些在外面看热闹的,看着双方?#34892;?#38024;尖对麦芒的对抗,最终,还是韩琦微微占据上风,现在,韩琦会让这些人看什么呢?

    一下子,跟来了30多个人,也跟保守派的人员差?#27426;啵?#38889;琦?#24613;?#30340;马车是够的,稍稍招呼人上车人,然后韩琦就跟亲兵一起,前面出发,一路打马狂奔。

    地点距离宿营地并不远,宿营地实际上,已经出了灵州,在原来属于秦凤璐的的一小片地方,这里不但位置很好,可以容纳两个蓄水池和大量的水浇地,在一侧,也是预定的一个牧场。

    哪怕韩琦把心思放在?#35828;?#32789;地上面,为灵州和整个西?#20445;?#24320;垦出了数目庞大的土地,可是牧场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这么一个占地庞大,足足有27平方公里的广阔牧场,将会容纳3万?#25918;?#21644;2万匹马,还有最少30万?#36153;頡?br />
    相对于整个灵州和议,这个数字,真的是很小,微乎其微的,可是在西北的诸多牧场之中,这也算是很大了。

    按照人员的分配,一个人平均300?#25918;?#39532;的前提下,接近的200万,还有200多人是专门伺候羊的,这比起西?#21738;?#27665;来说,效率已经高上了不少。

    来的都是西夏的老牧民,混杂着原来在西北的番户,他们的比例在一比一左右,为了看好他们,差?#27426;?#26377;50人左右禁军,驻扎在这里,起到看管的职责。

    因为水泥,还有资金的投入,整个牧场建设的非常快,现在,绝大部分的?#20004;?#24037;程已经完工,牧民们都住进去?#35828;模?#24222;大的,半?#25318;?#30340;栅栏,再加上的一部分的的水泥村庄,很有一点定居点的味道的。

    韩琦是整个西北的最高军政长官,这些的禁军还有牧民们,当然认识他,看到他,赶快的上来见礼,跪地口头。

    西夏人被俘虏,被押解到了灵州参与工程,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让他们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大的变化,实际上,是懂规矩,没错的,在混乱的牧民生活之中,规矩从来都是不存在,可是在农耕文明,没有一个农?#20445;?#19981;遵守的话,就容易出问题。

    北宋没有打算手把手的来教,在个方便人员都?#30343;?#22826;过足够的前提下,刀剑是最佳的方法的。

    被俘虏之后,有血性的,或者刺头的那些,都被干掉了,剩下的,在北宋占据了绝对的主动,同?#20445;?#20182;们也清楚,西夏已经不复存在了,也就老实了很多。

    一个定居点的工程,速度之快,让他们都没有想到,一个小型的村落的建设,可能对于西夏人而言,要几年的时间,可是对于北宋来说,?#30343;遣牧?#21040;了就好了。

    牧场,这些保守派的官?#20445;?#36824;有那些看热闹的,来了之后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距离他们的宿营地,也就是10来里,无论是骑马,还是做车,都很快的。

    到了这里之后,韩琦似乎忘记了之前他说说的话,他并没有人昂这些官员们看到什么,反倒是如同一个视察下属的上官,一点点的来整理牧场一?#23567;?br />
    这不但让保守派们莫名其妙,连中立派也是如此,难道私拆八百里加急的事情,一个牧场就能够解决么,是什么给韩琦这么大的信心,敢于这样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500足球比分
新吉林十一选五前三走式 体彩陕西11选5开奖 中国福彩网 安徽十一选五推荐号码预测专家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百度乐彩 电脑版诈金花 海南体彩 内蒙古时时彩彩开奖号码 黄大仙香港赛马会论坛 三肖中特吧 超级太乐透中奖规则 浙江6+1开奖结果18138 重庆时时彩彩票店怎么赚钱 免费两码中特 广西11选5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