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皇宋锦绣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后悔和愤怒

第二百三十六章 后悔和愤怒

作者:十年残梦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207/152994.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这个时代,北宋是最擅长攻城的,不但有出色的攻城器材,攻城的体系也相当的完善,可是大部分的攻击方的,都会采用弓箭覆盖的方式,用时间差,把云梯架上去,然后派?#37319;?#20307;出众的,冒着危险进行登城,只要人上了城头,就有可能扩大优势,越来越多的?#35828;?#19978;去。

    在这种情况下,城墙上,推到云梯,需要冒着枪林弹雨,还有周围的有可能的攻击,甚至冒着被射成刺猬的危险,可是这里,就躲在房间之中,里面攻击不过来,外面也打不到里面,甚至10个力量不错的平民,都能够做到这一切,就算是没办法推到,拿着一把长矛,乱刺,?#26448;?#22815;起到效果。

    而相应,攻城这没办法攻击到这些人,一方面,这些气孔相当的小,弓箭一类的远程武器,哪怕在孙吉这样的可怕射手的手中,也很难射中,更别说透过两三米长的城墙,击中内部的人。

    这就天然立于不败之地,至于云梯上,那就更加不可以了,上云梯,不可能携带长兵器,这个成千高的厚度,起码也在两米,只有特制的木叉,才能够探出去,攻击到云梯。

    江湖一点诀,点破了,就简单,赵信这么?#24180;?#24320;的来讲,一下子让孙吉明白了这些洞的可怕之处,简?#31508;?#30340;轻而易举,却又防御非凡的布置。

    就这么简单的布置,为什么之前,整个北宋的军方,都没有想到呢?

    想象力是一个方面,北宋的军方较为固化,对于新的军?#24405;?#26415;使用的?#27426;啵?#21487;是更多的原因,还是要放在建筑材?#20185;?#38754;。

    在以往的建筑模式下的,,稍稍宽大一点的城墙,就?#34892;?#38382;题,太高太大,容易坍塌,这种情况下,勉强建立起高大的城墙,就已经不错了,怎么敢给城墙上掏洞的,这些洞,或许就会成为整个城墙的的薄弱环节,?#27426;?#26041;利用,或许用檑木冲击,或许用别的其他的办法。

    水泥和砖头,这不一样,完全不一样,他可?#36234;?#30340;很高,可以跟石头一样坚固,在石头上,打一个洞,跟在砖墙上也懂,着完全不一样,强度上面,就不会有较大幅度的降低,这也是这个办法的的初衷。

    也只有水泥和砖头的结合,40多米,也?#30343;?#27700;泥和砖头的极限,这种情况下,才有余量,构筑这么独特的设计。

    难怪赵信一点都不担?#27169;?#23545;方使用云梯,这个比起普通的云梯,高出了很高的云梯,本身的重量很大,不容易被推动,可是釜底抽薪之下,更容易受到损失。

    这种梯子,可以帮助攻城的军队,迅速的越过他们之间几十米的距离,攀登到城投上面去。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比起普通的云梯,最少是高了30米高的云梯,上面会有多少士兵,按照每一个相隔3米,就是十来个,更多的士兵,让城头上,推动他们就变得?#26519;兀?#35201;知道,差?#27426;?#35201;有千斤之力,才能够推动这个云梯。

    可是从中间,甚至是底部,不用把他们彻底的推开,只要的让他们是去平衡,最终就能够破坏掉。

    要知道,这可是在40米高的地方,六七米高的地方,摔下来,?#35828;?#22810;点,可是超过20米之后,真的能够摔死?#35828;模?#22914;果下面,在坑坑洼洼的,凹凸不平的话,就更加是如此了,简?#31508;?#32477;地啊,掉下来的人,或许?#30343;?#25684;,都摔死了。

    孙吉看完之后,就不再说话了,说实话,他也没有想到,这个的棱堡居然会布置了这么多的杀机,可以说,?#27492;?#24179;常的外墙上面,全部都是坑,哪怕不用退提起,用锯条之类的,把云梯给锯断了都足够可怕,更别说是退走。

    此时此刻,韦贵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将会遭遇到社么样的攻击,他们还在制作工程器材,主要是以打盹为主,长弓的船头能力有限,脸步人甲都不能够射穿,用蒙了铁皮和牛皮的打盹,差?#27426;?#23601;是4寸厚,足以抵挡住长弓的攻击,厚度在?#27426;?#31243;度上面,也是防护能力的一种,而云梯的制作是最多的,既然,确认对方的防守能力有限,最少说,是捉襟见肘的,那么,从四个方面,饱和的攻击,才是拿下这个城防的最佳的作法,就一如之前他们做的那样,

    差?#27426;?00多米周长,最终会准备70架云梯,?#30343;?#23376;啊做云梯的时候,他?#36963;?#21457;现,要做这么高,真的很困难,之前按照之前的经验做出来的云梯,太脆弱了,很容易在假设云梯的时候,云梯本身就承受不了,在经过了几次的失败之后,最终的云梯,远比之前的厚重的多的多。

    战场上面,陷入了平静之中,谁都知道,这是暴风雨到来之前最后的平静,一旦平静被打破,接下来的,就是疾风骤雨一样的攻击。

    能不能抵挡这个攻击,孙吉一点都不担?#27169;?#21487;是这个棱堡的防御强度到底有多少,那就需要考验了。

    相对于外面的平静,棱堡的内部一点都不平静,之前,?#30343;?#21487;能性,让一万多人,集中在这个狭小的地方,可是现在的,叛军真的来了,军队的数量,远比他们的总人数要多,这?#36136;抵市?#30340;威胁,带来的压力,着实让人难以承受。

    引发了一系列的波动,人心是最难以把握的东西,特别是在绝地之中的人?#27169;?#22914;果?#30343;?#33495;?#26131;?#36807;去的威名,还有赵信的名声,说?#27426;ǎ?#33258;己就崩了。

    好在,团练们轻松的挡住了第一波的攻击,当参战的团练,把战争的经过,给?#30528;?#22909;友说了之后,并且在棱堡之中传播开来,算是稳定了?#36136;疲?#21542;则,仅仅是内部,就足以让他?#22681;?#22836;烂额。

    这点也给了孙吉?#27426;?#30340;感触,棱堡是专业的军事堡垒,不能牵扯到民事,放在北方,可以用其他的一些城市,代替作用,可是单纯棱堡本身,还是军事作?#26790;?#20027;。

    这一点,在西北没关系,西北地广人稀,强行军民两种,也?#30343;?#21512;,反倒是单纯军事作用的棱堡,更容易布置,不但防御力强横,1000人和1万人,所需要的后勤补给,也是完全不一样的数量级。

    几天的时间,就这么缓缓过去了,韦贵甚至连挑衅都没有,平静的不能在平静,可是在外界,却是一点都不平静的。

    保州兵变的消息,还是传播出去了,毕竟,一个府城的兵变,为祸十万?#35828;?#20853;变,哪怕是韦贵刻意的控制,哪怕是王家潜在的影响,都不可能全部断绝,这是震动整个北方的大事,更别说,王家既然策动了这一切,在明面上的,必须要想尽千方百计,撇清关系。

    可是当一个个的消息传播出去的时候,整个北方震动,这可是保州,跟辽宋边境非常接近的北方军州,同时,也是?#39318;?#33510;?#26408;?#33829;的,这里出现兵变,简?#31508;?#19968;个石破天惊的大事。

    本身,应该第?#30343;?#38388;,调动兵力,前去平叛的边关,第?#30343;?#38388;考虑的,却是辽国的阴?#34180;?br />
    没错,辽宋之间,虽然长时间没有战事,可是双方的争?#20961;?#27809;有停歇,秘密?#36739;?#19978;面的,不知道有多少刀光剑影,而双方陈兵百万,也真的?#30343;前?#20986;来看的,一旦双方有任何的弱点,被把握到,另外一方,就会长驱直入。

    阴谋一说,让首先要守卫的,就是边?#24120;?#32780;其?#21361;?#25165;是保州的兵变。

    保州,充其量也就是边塞的二流军州,充其量也就是?#30422;?#20891;队,在重兵遍布的中国北方,这?#30422;?#20853;力办不成什么大事,只要边境不出现漏洞就好了。

    另外一方面,分成了几条路,关于保州兵变的消息,迅速的通过运河和易道,疯狂的向京师进发,终于在保州兵变之后,送到了枢密院,进而整个北宋政坛都震惊了。

    这恐怕是北宋成立之后,最为严重的兵变,一个州府的禁军,全部动乱了,而且之前没有任何的风声和动向传来。

    早朝的时间快要到了,几乎的所有的高层,都拿到了关于兵变的消息,谁都知道,这一个早朝之上,重点就是这个兵变,他们都需要调整奏章,随机应变。

    深宫之中,?#39318;?#21364;是枯坐床头,今天凌晨,秘密渠道直接传送入宫,保州兵变的消息,呈送到了他的面前,同当朝诸公不一样,他从兵变之上,看到的,却是深深的阴?#34180;?br />
    送赵信出宫,是不得已的选择,哪怕是贵为皇帝,他也不可能为所欲为,更别说如同筛子一样的宫廷,他的安全是可以保证,其他人,他总不能把赵信放在他的眼皮底下。

    老虎都有打盹的时候,更别说日理万机的皇帝,他也不知道如何照顾一个智龄小儿。

    自以为安全的保州,却?#27426;?#26041;用掀桌子的方法,熟知大宋情报体系的他,很清楚的,这已经是兵变之后的两三天了,对方处心积?#29301;?#29978;至连兵变都弄出来了,想来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恐怕,赵信是凶多吉少了。

    一丝悔恨的眼泪,从眼睛里面滴落,只有在一个?#35828;?#26102;间,他才会显露出如此软弱之态,可是很快,?#39318;?#35843;整了心态,双手?#25112;簦?#38738;筋暴突,愤怒充斥在他的心中,而窗外传来内待催促的声音,早朝时间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500足球比分
南国七星彩 走势图投注 河南十一选五中奖奖金领取 北京赛车pk10开户 安徽11选5和值走势图 六合扒手 陕西11选5任选走势图 辽宁快乐12玩法查询 北京快三走势图基本走势图牛 北京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广东26选5中奖详情 福彩3d画谜 新快3如何提高中奖率 二个半波单双中特 云南快乐十分任伍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