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皇宋锦绣 > 第三百零四章 悬旨匾后

第三百零四章 悬旨匾后

作者:十年残梦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207/153208.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大殿之上,?#39318;?#30340;话还在回荡,赵允让已经听不清楚,?#39318;?#21040;底?#27531;?#20160;么了,?#39318;?#20877;也没有看他一眼,偶尔看到他的表情,还?#34892;?#21487;怜。

    无视,恐怕是对他最大的打击,这个继承?#35828;?#35745;划和九龙夺嫡,简?#31508;?#30011;龙点睛,分化瓦解了宗亲们,也让之前的心腹大敌赵允让,再也没有跟他正面对抗的实力,未来他将会成为一个普通的宗正,甚至在?#34892;娜说?#25915;坚之下,连这个位置都待不住。

    就算赵允让还兼着宗正的职务,也?#30343;?#19968;个植物而已,不再拥有强大的权利和影响力。

    接下来一小段时间,几乎成了?#39318;?#30340;一言堂,他平稳的掌控了?#36136;疲?#25226;这个制度给确定下来,趁热打铁这个火候,?#39318;?#36824;是可以掌握。

    执政朝纲20多年的时间,?#39318;?#20063;从一介少年,进入到了壮年的时代,无论是对于朝堂的控制,还是对于规则的把握,都是炉火纯青的。

    之前,或许因为规则的限制,?#39318;?#19981;愿意破坏规则,也不愿意承担规则之后的后果,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赵昕失去身份,可是这样的退一步,却是海阔天空,看着朝堂上的而一切,他真正的有一种,把所有控制到手中感觉。

    北宋分成行政命令,一种是宰抚们签发,经过皇帝同意的政令,一种是皇帝的中旨,两者的效力各不相同。

    现在,在朝堂之上,宰辅们都同意,内阁会直接票拟,加上?#39318;?#30340;皇帝中旨,这是约束力最强,法理性也是最强的旨意,除非是某些特例,或者造成恶劣的后果,不可能被推翻。

    实际上,除了汝南郡王之外,别人还真的就没有反对的理由,因为这对于他们来说没有影响,继承,最少是十几二十年之后的事情,多几个继承人,对于王位的稳定来说,是有非常积极的意义,这一点,是得到了老成之人赞同的。

    其他人没反对,这一次之中,吃亏的,就是汝南郡王一个人了,本以为赵昕死了,哪怕现在不讨论立储的事情,未来也?#27426;?#26159;他儿子的,可是这样一来,8个继承人就十分可怕,10个,还是凭借着实力和能力,就算?#39318;?#19981;偏向的话,也很难入选,更别说,立储的主要意见,还是?#39318;?#20915;定,等于说,?#39318;?#29282;牢的控制了主动权。

    在所有朝臣之中,表情最复杂的,就是翰林学士孙抃和三司转运?#23616;?#23472;,他们两个可以说是这波,汝南郡王旗下的急?#30830;媯?#19968;个提出了立储,另外一个直接举荐了赵宗实,别人,或许都能够找到开脱的方法,可是这两个旗?#21335;?#26126;的人,谁也救不了他们。

    周围官员,看着两个人,都是怜悯,他们越众而出,自我感觉良好,说?#27426;ǎ?#23601;会立下拥立之功,可是现在,一个选择8到10?#35828;?#21150;法,立大量的皇储继承人,不但成功解决了他们的要求,也把汝南郡王的权势给消解的差?#27426;?#20102;。

    赵宗实之所以这么的?#35753;牛?#32972;后汝南郡王府也是权利很大,这一切都是来?#20174;?#21487;能的结果,现在,他的机会?#30343;前?#20998;之一,甚至连八分之?#27426;?#19981;到得,在众多聪明?#35828;?#30524;里,这就是一个陪太子读书的角色,在这种情况之下,那些刚刚投靠的墙头草,早已经是灰飞?#22530;穡?#23601;算是有稳固关系的,?#19981;?#25735;清关系。

    明知道一条船要沉了,还要抱着船一起沉的,那?#30343;侵页希?#37027;是傻。

    本身投奔汝南郡王的,他们的?#26377;?#23601;不良,先不说汝南郡王的儿子还?#30343;?#29579;位继承人,就算是,正统的?#39029;?#20063;是?#39029;先首?#36825;个天下共主,就算是?#39318;?#27515;后,汝南郡王的儿子继位,他也?#30343;?#19968;个汝南郡王,是皇父,而?#30343;?#30343;帝。

    实际上,宋?#39318;?#27515;后,因为皇伯和皇考之争造成的濮议,成为了英宗为数?#27426;?#25191;政时期的?#21310;?#27874;动,足足?#20013;?#20102;18个月,也就是说,在?#39318;?#21435;世,政坛停摆的前提下,又因为这件事情浪费了18个月,说实话,其中的攻歼,对于之后神宗的影响也是极大。

    这就是一个正?#25215;?#30340;问题,北宋在?#39318;?#21518;期,朝政依然的清明,这种很简单的称呼上的问题,就能够展开一个巨大的政治波动,反倒是到了神宗后期,当神宗死后,保守派在高太后的支持下的,开启了反击,那才是真正的因为反对反对,完全没有法理和成俗,这或许就是最终,徽钦二宗悲剧的。

    正值的人全部不存在了,朝堂上都是魑魅魍魉,又怎么会有起伏。

    说这些?#34892;┰读耍首?#30340;旨意被记录下来,在当朝得到了几乎全部参知政事的同意之后,几乎不存在任何的问题,趁热打铁,?#39318;?#36824;想把另外一个?#21310;?#30340;项目给确定下来。

    继续的说道:“好了,就这么决定了,5年的培养期,暂时?#27426;?#20648;,到五年之后,根据学业的考核,大臣的评价,每隔?#27426;?#26102;间,会封存圣旨,进入到大殿的正大光明匾额后面,一旦我不幸身故,就以这个圣旨,由宰抚和领太监共同开启,以作为立储的?#23616;ぃ ?br />
    赵?#20598;?#20046;是全盘的照搬,在跟?#39318;?#30340;书信之中,甚至把康熙最后的立储于鼎后,都拿出来了。

    这件事情,康熙的本意是,避免太子遭受到攻歼的,毕竟,立下的太子,成为所有?#35828;?#20844;敌,哪怕你做的再好,有无数的继位者攻歼,他?#19981;?#20986;问题,而伴随着太子失分,他的心态也就会发生变化,甚至为了皇位,不惜攻击他。

    这件事情,或许会危及到?#39318;?#33258;身的安全,只有悬旨匾后,才是最佳的解决方案。

    这也是?#34892;?#32874;明的,在短时间之中,想到的唯一的漏洞,那就是,只要在教学的进展之下,这些继承人经过了几年的学习,几轮的考核之后,成功的成为了准继承人,为了判定他们是否拥有执政的能力,几乎必然要进入到各个领域之中,以判定谁更加的优秀。

    这同样是以前没有有过的,以前就算有太子,有的继承人,也有一些皇家的课程,那些课程多是一些儒家的,或者是有皇帝传授一些帝王心术。

    以皇家的条件,以遍?#32487;?#19979;的大儒,可是要么培养出来的,是一个不通庶务的书呆子,比如说,比较有代表的,就是建文皇帝朱允炆。

    再或者,就是完全?#20004;?#20110;帝王心术,挑拨离间,?#31383;?#30343;位和天下搞的一团糟。

    这两者都?#30343;?#22823;臣们希望的,大臣们希望的是一个对朝政了解,手腕成熟,推动着整个北宋向前发展的。

    特别是那些参知政事们,他们的地位更高,见识更多,他们也已经从北宋目前的?#32431;?#20043;中,看到弊?#35828;?#23384;在,这也是皇帝推动范仲淹变法的根本原因。

    一些大臣没有加入,就是因为,?#39318;?#23376;嗣不旺,天知道皇帝还能够执政多久,20年已经在皇帝之中,算是很多的了,万一,那么争夺和波折就不可避免。

    5年的时间不立储,?#30343;?#22521;养继承人,这一点,没有人反?#25285;?#20063;没有办法反驳。

    ?#39318;?#25226;立储放在了5年之后,可是现在?#39318;?#25165;34岁,5年之后,也?#36824;?#26159;39岁,正?#24213;?#24180;,而且?#39318;?#30340;身体也米有什么问题,就算出问题了,以前是没有选择,现在有8个选择,大家推举就是了。

    比起之前,只有赵昕一个,还体弱多病,经常传出不健康的皇子来说,这些从数百,甚至是上千宗室之中挑选出来,他们的身体是肯定没有问题,到时候选择一个最聪明的,健康的就可以了。

    哪怕汝南郡王再怎么的不?#24066;模?#22312;所有人都已经同意的前提下,他也翻不出来什么浪花,大势所趋,甚至说,他连阻挡的能力都没?#23567;?br />
    他这才明白,并?#30343;僑首?#22833;心疯了,?#39318;?#38750;常的清楚,他早就打算好了,如果是之前,他提出让苗定的勋爵,甚至后面的侯爵,绝对会提出?#20174;?#30340;,可是现在,军功在身,又有伯的名头,晋升为侯爵,几乎是没有任何问题,已经不需要他的支持了。

    仔细回想起来,真的?#39318;?#19981;跟他?#28784;祝?#20182;能够阻止么?

    汝南郡王希望是,可是翻过头想了之后,最终的结果却是?#30343;牽?#27809;错,苗定这个身份,直接封伯,甚至是封侯,这?#34892;?#19968;步登天,没有他汝南郡王的支?#37073;?#23454;现的可能性不大。

    可是这对于接下来的事情有影响么??#39318;誆还?#26159;趁着这个,算计他了一笔而已。

    苗定苗家嗣子的身份,又是贵妃的娘家,封个男,甚至是子有什么难度,保州兵变,他算是知情人,没有苗家庄,早就成功了,又何来这么一场风波,团练虽?#30343;?#26222;通部队,可也算是正统的身份,团练使也是进入到文官武将序列,他们立下了斩首大功,升一两个级别,完全没问题。

    汝南郡王哪怕事先知道,?#39318;?#25226;一切的计划摆在他的面前,最多,也就是让苗定从保州候变成保州伯,区别大么?不大,可是他能够改变么?

    大势所趋,以往根本没有可能?#23616;?#30343;位的人,现在有了可能,别说八分之一,哪怕是万一的可能,他们都会倾尽全力,实际上,这就是可怕的阳?#20445;?#20174;想到这个计策起,就无法改变,他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500足球比分
十一选五任三单注投注技巧 高频彩提升中奖率 江苏两元刮刮乐大奖 ag真人就是骗局 河北快3选号技巧 中彩网开奖数据双色球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组120怎么打 华东15选5分析专家 青海快3历史开奖结果走势图 2019年最新极速飞艇彩票 宝藏图杀三肖中特 湖南彩票一等奖 江苏11选5开奖走势 吉林快三全天精准追号计划 安徽新11选5走势图